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3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联邦政府筑路资金分配费思量


美国是个汽车国家,开车的人越来越多,修多少路都不够。一般来说,筑路费由联邦政府出,主要来源是汽油税。而汽油税是由各州政府负责征收的,现在美国有十多个州抗议联邦政府筑路经费分配不公。

在有关交通运输的辩论中, 常会听到“捐助州”这个说法,意思是他们上交给联邦政府的汽油税中,只有一小部分用在了本州的高速公路建设上,大部份都等于捐献给其他州了。不论对联邦政府来说,还是对州政府来说,汽油税都是筑路的主要经费来源。

*小州参议员能争取大钱*

产生这种不平衡现像的原因是每一个州都有两名参议员,而代表小州的参议员能挫败不给予他们足够筑路经费的提案。当然有些参议员影响力大一些,有的小一些。例如代表阿拉斯加州的参议员是参议院拨款委员会主席特德·史蒂文斯,于是阿拉斯加州尽管人口较少,得到的经费却比较多,比阿拉斯加州交的汽油税多。

德克萨斯州的埃迪·伯尼斯·约翰逊说:“在不知道是否有足够资金能完成工程的情况下,各州政府无法进行规划、也无法着手开展筑路项目。时间拖得越久,费用就越高。”

德克萨斯州是个所谓的捐助州,德州交通部是名为“分享同盟”组织的成员,这个组织包括上交多、回收少的十多个州。德州交通部立法专家托尼娅·拉米雷斯说,美国国会似乎偏向那些公交系统发达的州:“美国东北部公共交通设施陈旧,得花很多资金去更新和维修。我们的公交系统相对比较新,但是我们地方大,设施多。作为捐助州我们的观点是:我们目前在提供资金,而我们也有我们的需求,如果能比较公平地多分到一些资金,我们也就能更好地满足我们自己的需求。”

*资金有限不能满足各地需要*

但是联邦政府的“高速公路基金”资金有限,不可能满足全国各地筑路工程的需要。罗恩·厄特是设在华盛顿市的一个智囊机构传统基金会的资深研究员,他说,联邦政府内没有多少人支持增加“联邦高速公路基金”:“修筑高速公路项目是从联邦燃料税自行筹集资金的,人们非常不愿意提高燃料税率,不论是开车人、还是必须表决有关决定的政界人士,都不愿意。”

德克萨斯的一些政界人士曾经努力使用他们的表决权来改变现行政策。但是另一方面,这不是国会议员们希望染指的问题。投票赞成增加税收从来就不是什么得人心的事情。

*征收过路费难得人心*

政界人士支持的增加筑路经费的另一个想法,是在某些高速公路上征收过路费。在奥斯丁市,某些领导人,例如市长威尔·温和市政委员会委员布鲁斯特·麦克拉肯投票赞成设立收费站,他们正面临选民的反对,有些选民甚至想要罢免他俩的公职。

德州交通部的托尼娅·拉米雷斯说,这其实并不是个馊主意:“那个问题当然会引发激烈的争议,因为卡车司机不希望州际公路收费,许多走高速公路的人也不希望看到公路收费。但是我们认为,在决定怎么解决交通问题时,这个建议是为州政府和本地居民提供的又一种选择。”

拉米雷斯说,她希望下届国会中的德州议员能努力为德州争取到更多的高速公路经费、并在使用这些经费方面赢得更大的灵活性,可以让德州不必经过国会批准就可以在州际公路上征收过路费。

全国各地的人都希望道路畅通、多修路,但是又不希望一出家门政府就会找他们收过路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