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18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军人之子出书纪念硫磺岛之战


美国各地的退伍军人组织开始纪念硫磺岛之战。美国军队1945年2月19号登陆这座日本岛屿,发起了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最艰苦也是最具决定性意义的战役之一。1945年2月23号这天,一名摄影师拍下了6名美军士兵在硫磺岛插上美国国旗的画面。这幅经典动人的照片就是现在华盛顿郊外美国海军陆战队纪念园雕塑的原型。

几年前,当年升起美国国旗的6名士兵之一的儿子詹姆斯·布拉德利和朗·帕沃思一起写了一本书,向世人讲述了那张照片背后的故事。这本书的书名叫做<<父亲们的旗帜:硫磺岛英雄>>。这本书近年来成为美国最畅销的书籍之一。

*老兵不提征战经历*

詹姆斯·布拉德利说,他的父亲从来没有讲过自己在硫磺岛的经历。布拉德利家里甚至也没有摆放这张对全世界很多人来说都非常熟悉的照片。在他的父亲70岁去世之后,家人才在一个壁橱里发现,那里静静存放着好几盒子的信件以及其它二战文件:

布拉德利说:“在其中一个盒子的下面有一封已经发皱的信。那是当年我的父亲从硫磺岛的折钵山写给他父母的家信。写信的时间是在他们插上那面国旗的三天之后。他在信中把在硫磺岛插上美国国旗那件事称作是他一生中最快乐的事。”

布拉德利说,读这封信的时候他流下了热泪,他在想,在那最快乐幸福的时刻和长达半个世纪的沉默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从此开始进行调查,希望得到1945年2月23号升起美国国旗的那个人是谁,他的5个战友又是谁。

在经过多年的调查并进行了600多次探访之后,布拉德利了解到,那几位士兵就是上个世纪40年代美国的一个缩影。他们当中包括来自亚利桑那州印第安人保留地的一名皮马部落印第安人、宾夕法尼亚州一名从捷克斯洛伐克移民美国的矿工的儿子、来自德克萨斯州的一名高中橄榄球队员以及一个老肯塔基州农民的后代。他们多年踊跃参军,但是并没有想到他们会被派往前线,参加二战期间最艰苦、最惨烈的一场硬仗。

*日军地下堡垒坚固*

东京以南大约1200公里的硫磺岛,对于当年盟军在太平洋战场取得胜利来说至关重要。布拉德利说:“日本人在硫磺岛修建了一座地下城市,驻守有2万2千名士兵和25公里长的隧道。当美国人踏上硫磺岛的时候,他们看不见一个敌人。但是这却是人类战争史上最坚固的堡垒。地下的2万2千名日本士兵能够清清楚楚地看见美国人,可是美国人却找不到射击的目标。”

激战5天之后,战斗暂时平息了下来,海军陆战队在折钵山顶举行了一个正式仪式,升起了一面美国国旗。一名上校下令把那面旗收藏起来,作为历史见证,派包括詹姆斯·布拉德利的父亲在内的另外几个人,在同一个地方树起一面更大的国旗。

布拉德利说:“他们在狂风中奋力升旗,当时美联社的一名摄影记者乔·罗森塔尔碰巧来到山顶,想拍下这一情景。当时旗升得很快,他甚至都来不及从取景镜里看一眼,就赶快把相机对准升旗的地方按下了快门。然而,匆忙中镜头的这一闪动,后来竟变成了摄影史上被翻印最多的一张摄影作品。你知道当时乔·罗森塔尔是怎么想的吗,他心说,哎呀,‘我错过了这个镜头’。”

这张照片令那些渴望看到胜利场面的美国人激动不已。但是实际上,这仅仅是征服硫磺岛战役的开始。战斗又进行了一个月之久。这场血腥的战役令几乎所有坚守这个岛的日本人阵亡,将近7千名美国人丧生,其中包括3名升旗的士兵。

*战争英雄各有归途*

3名幸存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员回国后受到了热烈欢迎,他们应邀参加庆祝仪式、游行、做报告。但是名人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尤其是印第安人艾拉·哈耶斯。虽然他在当兵之前就有酗酒的问题,但是布拉德利认为艾拉在硫磺岛的经历使他酗酒更加严重:“如果你能够看到艾拉在40年代末、50年代初亲口所述,就能理解这一点了。他描述了不断浮现在他脑海中的那些恐怖场面。当有人问他在白宫椭圆办公室和杜鲁门见面的感受时,伊拉说,‘我和250名战友冲上海滩,可是只有27个人活着离开那里,想到这些,我又怎么可能感觉自己象个英雄呢?”

艾拉32岁的时候,在一整夜的酗酒之后丧生。另一名升旗的士兵,勒内·加尼翁在50多岁的时候去世,从未享受到战后名人地位带给他的名望和财富。布拉德利的父亲 - 约翰·布拉德利在他的家乡威斯康星州安静地渡过了余生,他一直坚持说,真正的英雄是那些再也没有回来的人。

布拉德利认为他的父亲是一位英雄,但并不是因为他升起了那面国旗。他说:“有一个小伙子是硫磺岛上的一名实习医生。大概有两、三百名还不到20岁的年青人在他的怀抱中尖叫着死去。这是美国海军陆战队有史以来最为惨烈的一次战役。他们树起了一面旗帜,碰巧又被拍了下来,但是,这却并不是硫磺岛上数以百万计的英雄事迹之一。”

在他的父亲去世之后,詹姆斯·布拉德利和他的全家来到硫磺岛,在折钵山顶安放了一个纪念匾,以表达对硫磺岛上战役英雄亡灵的敬意。他后来又写了一本名叫《飞行员》的书,也是一本写二战的畅销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