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5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哈佛校长谈女性能力引发争议


有关性别和种族的问题在美国都是很敏感的议题。最近哈佛大学校长萨默斯的一番有关女性和男性可能先天是不是有区别、在科学和工程方面男性是不是比女性强的言论在美国引起很大争论,激发了不少抗议,促使萨默斯道歉,但是有关争议也促使人们对这个问题展开进一步讨论。

根据萨默斯的说法,男性在科学和数学测验的成绩通常都是在最高分、要不就是最低分的范畴,而女性则往往得到中间的分数。这位哈佛大学校长认为,两性中存在的这种差异或许可以用来解释为什么在科学和数学领域有杰出表现的女性要比男性还少。

*女教授生气萨默斯言论*

在现场听演讲的生物学家霍普金斯简直不敢相信她的耳朵。她说:“一开始我很惊讶,不确定我是不是听错了。但是等我听明白、也知道我没有听错时,我非常生气也非常担心,因为我们有这么多研究显示,这样的观点并没有科学根据。”

这位哈佛大学的毕业生可以说是女性能够在科学领域中成功的一个活生生例子。霍普金斯现在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她说,她之所以选择生物专业是因为她对生物科学的着迷:“我是在哈佛大学念本科时,在一堂生物课上得到启发。我的教授当中,有一位是吉姆·瓦特森教授,他就是发现脱氧核醣核酸、也就是DNA架构的科学家。我从此爱上了分子生物学,也希望成为生物科学的一份子,所以我在当本科生时就在瓦特森教授的实验室工作,他告诉我,我完全有能力成为一名科学家。”

*从事科学工作女性大增*

自从霍普金斯在40年前大学毕业后,女性科学家的人数已经持续增加。现在全美国从事科学和机械方面工作的人有四分之一是女性,比过去几十年来要增长了3倍。她们当中许多人是妇女科学协会的成员。

协会主席伊莉莎伯·艾维同样也是哈佛大学毕业生。她回想起1957年当她在哈佛大学念书时整个物理系研究所只有3个女学生。她说:“人们对我们完全视而不见。我的意思是,我找教授问问题的时候,他们很坦白地告诉我,你是个女的,而且我注意到你已经结婚了,所以你不可能在这行一直干下去,我也不能在你身上花太多时间。”

大学毕业后,艾维的确有了家庭,开始养儿育女的工作。但是15年后,她重新回到工作岗位,继续她的物理学研究。今天许多年轻女性努力在科学事业与家庭间找到平衡。33岁的克莱蒙斯承认,她们需要丈夫的帮助:“我必须得让我丈夫帮忙,照顾我们的女儿。我得在各种日程之间来回穿梭。女性如果要有所作为,男性就必须学会能屈能伸。”

*决心才是成功关键*

克莱蒙斯是美国加州大学圣迭哥分校第一位获得生物工程学博士学位的黑人女性。她说,对于理工科领域的妇女来说,或许有很多挑战,但是决心才是成功的关键,而不是性别:“很多男的并不喜欢数学,不喜欢理工科。对任何人来说,要取得成功首先就必须得喜欢自己的领域。所谓的各种限制都是自己给自己的。如果你给自己设限,你也就只能止步不前。”

麻省理工学院生物学家霍普金斯也同意这个观点。她担心类似萨默斯的言论是暗示女性无法从事科学领域里的工作,会使得许多很有天份的女学生对理工科望而怯步:“有很多年轻女性,我们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和我一样对科学、数学和工程学很有热情。所以我们不想给她们泼冷水。我们的担心是,如果我们用陈旧的、传统的眼光来把人定型,我们真的会把天才的年轻妇女从这些领域逼走。”

霍普金斯教授说,她很高兴萨默斯为他的言论道歉。但是她说,她更高兴的是,萨默斯的言论激起了一连串的讨论,可以使人们关注到女性在科技领域上已经有的成就、以及她们在未来可能取得的更大成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