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7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华人医生被停业引发小镇居民不满


在北达科他州,有一位美籍华裔医生因为没有把一位脑死亡病人转到大医院,导致自己的医生执照被吊销。当地居民为此发动了签名联署和募捐活动,希望为他争取恢复执照。

对北达科他州埃尔金镇的600多位居民来说,徐医生是镇上很有名的一个家庭医生,他已经在当地行医30年了。当他走在街上,随时都有居民和他打招呼或亲热地拥抱他,即便他现在已经失去了医生执照,大家还是习惯叫他“徐医生”。

距离徐医生最后一次在自己诊所里看病人已经是1年前的事了。去年3月,“北达科他州医疗审查委员会”提出10个病例,指控徐医生对病人延误治疗和医疗不当,中止了他的执照,然后在11月吊销执照。其中一个案例是有关1名因为中暑而脑死的病患。

*不愿病人家属多花冤枉钱*

徐医生说:“我告诉病人的母亲,我已经无能为力,其他医生也不能挽回她儿子的生命。不管我们把他转送到大医院还是留在这里,结果都是一样的,他还是会去世。这位母亲也同意我的看法。对我来说,把这个病人转送大医院是不明智的,因为唯一得利的是医院,他们可以赚到上万美元的医疗费。”

徐医生说,他从小家境不好,了解付不出医药费的痛苦,他试图降低病人和家属的花费,是为病人争取利益,而不是为自己的诊所或大医院牟利。

北达科他州医疗审查委员会批评徐医生拒绝改变他的医疗方式,不让病人接受新的医疗技术。对此,徐医生回答说:“大多数医生讨厌替病人担心花费的问题。像我这样为病人考虑的医生在他们看来是疯了。举例来说,有一种医疗技术可以达到99%的成功率,花费是500美元,但是另一种新技术成功率可以达到99.5%,但花费要2万美元。没有一个病人会认为这个新技术是上算的,但是就医生的角度,可以减少失败的机率,避免挨病人的告,这个昂贵的新技术就成为医疗的标准。”

*居民站在徐医生一边*

埃尔金镇的许多居民也不同意这样的医疗标准,他们大多站在徐医生这一边。小镇里绝大多数的居民都是农民,生活条件并不富裕。在徐医生向法院提出上诉,希望恢复医生执照后,镇上居民组织了一个后援会,为徐医生募集了几千块钱,作为法律诉讼费用。

当地的“锡安路德福音教会”的牧师杰瑞.李说,乡下地方医生不多,大家都已经习惯让熟悉的徐医生看病,不能想像这个社区没有他会是什么样子。“我们社区里有许多人都去探望徐医生,告诉他,我们支持他。据我了解,也有许多人主动提出愿意帮助他支付法律费用。”

尽管有这么多病人和居民的支持,徐医生要恢复执照的希望恐怕还是很渺茫。在过去22年里,从来没有法官驳回北达科他州医疗审查委员会的决定。代表审查委员会的律师约翰·奥尔森拒绝透露有关徐医生案子的细节,但表示吊销徐医生的执照是必须的,徐医生必须离开医疗领域。

奥尔森说:“徐医生违反了北达科他州的‘医疗失误法案’,特别是他提供给病人的医疗服务有许多不恰当的地方,另外他在过去也几次违反审查委员会的纪律。所以我们才会决定完全吊销他的医生执照。”

*网上讨论徐医生故事*

徐医生的故事也在网路上掀起一番讨论。在一个名为“医生日志”的讨论区里,一个自称也是医生的同业认为,北达科他州医疗审查委员会的处分太过严厉,让他怀疑是否与当地大医院为了竞争、要排挤徐医生,或者与徐医生是华裔的种族背景有关。

对于这样的质疑,审查委员会的奥尔森律师驳斥为无稽之谈。他说:“那是完全不正确的。我们吊销徐医生的执照完全是依照法律规定,还有我们搜集到的事实证据所做的决定,与种族或同业竞争没有关系,那从来不是我们做决定的标准。”

62岁的徐乔治医生出生于中国,6岁时就移居到美国,他拥有军事和医学背景,曾经在越战中服役。在海湾战争时,他在伊拉克担任部队医生,他的妻子是军中护士,和他一起在伊拉克服役。他们有9个子女,大多已经成年,只有4个孩子还住在家里。

徐医生说,几年前西维吉尼亚州的一所医院想聘请他,他们提供的年薪是他现在的4倍多,工作时间也比现在少,可以说是个“钱多事少”的好工作。但是在消息传出后,埃尔金镇的居民不断挽留他,甚至召开镇民大会讨论。最后徐医生放弃了那个工作机会。他笑着说,他是个天生的农夫,平常就喜欢养牛种田。北达科他州是最适合他的地方。

*淡泊名利喜爱乡间生活*

徐医生说:“我喜欢乡间生活,我在这里过得很舒服,而且你知道,这也可能和我的中国背景有关,中国人好像都看不起赚大钱这档事。我父亲是个学者,我们有时候聊起美国人崇拜的富豪,像是洛克菲勒和川普,他都会说,这些人有什么了不起,不过就是会赚钱,没有值得骄傲的地方。所以我可能也是受了我父亲的影响。”

尽管被吊销执照,无法再行医工作,徐医生在接受本台采访时,仍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在得知这篇报导将在中国播放后,还幽默地说了一句他唯一会说的中文:“我要吃饭(笑)。”

当地的教会牧师杰瑞·李说,徐医生的开朗乐观影响了许多人。他也热心公益,积极参与社区服务。徐医生的家里设有免费电话,不分日夜经常到病人家里看诊,从接生到操作农业机械意外伤害都看。

李牧师说:“他很诚实,也很喜欢开自己的玩笑,我想很多人心里都在想,徐医生到底是如何保持这么快乐的。我认为他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只要他认为某件事是错误的,是不应该的,他会觉得自己有责任,要想办法去改变这件事。”

在徐医生被吊销执照后,他的诊所已经雇用了一位半职的医生来帮忙,但是对埃尔金镇的居民来说,他们最热切盼望的,还是这位已经在这里30年的徐医生重新披上医生白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