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35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2004年度各国人权报告·导言》


《2004年度各国人权报告·导言》


美国国务院民主、人权和劳工事务局发布
2005年2月28日

2002年9月17日,基于提倡政治和经济自由以及尊重人类尊严将使世界更安全、更美好的信念,布什总统提出了新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它为指导和加强全国为展开反恐之战的努力而阐明了一系列基本任务,将倡导人权理念及建设民主作为对我国政府的一项要求。布什总统在2005年1月20日发表第二次就职演说时进一步阐明了这一原则:"自由在我国的生存日益依赖于自由在其他国家的成功。实现世界和平的最佳希望在于自由在整个世界传播。"

美国及其国际夥伴在2004年同许多国家共同努力推广自由,帮助保护这些国家公民的政治权利和促进这些社会的法治。在有些地方,人民选择自己政府的权利所引起的关注,吸引了全世界对他们的斗争和所取得的历史性成果的注意。

自三年前塔利班政权被推翻以来,阿富汗人民一直在努力铲除恐怖主义并加强安全;消除由来以久的种族、宗教和部落之间的隔阂;起草一部符合他们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的新宪法;让妇女和少数族裔获得基本权利;让他们的社会享有前所未有的政治竞争和言论自由。国际社会对这一努力予以响应,帮助居住分散、多为文盲的选民进行登记;向阿富汗选举工作人员和参选的政界人士传授选举和竞选知识;同阿富汗军队一道在筹备选举期间和投票期间保障安全。在10月举行的总统选举中,有18名候选人进行角逐;在阿富汗1000万名登记选民中,女性选民占40%以上。尽管在投票前发生了种种威胁及袭击事件,并出现了严重的技术性困难,仍有800多万名阿富汗人──其中有320多万名妇女──在有史以来的首次名副其实的民主选举中投票,哈米德·卡尔扎伊(Hamid Karzai)总统在多数选民的支持下当选。

在乌克兰,竞选总统的活动因政府向反对派领导人施加压力以及投票期间普遍出现的违规和舞弊现象而受到影响。库奇马(Kuchma)政府在10月31日和11月21日举行的总统大选第一轮和第二轮决选投票中有舞弊和操纵选民的行径。政府通过对媒体和新闻工作者实行审查而左右新闻报导,从而引发了拒绝服从政府指示的"记者造反"。11月21日的选举有失公正,官方公布的选举结果最终引发了群众抗议,并逐渐发展成一场"橙色革命"("Orange Revolution")。橙色是反对派领导人维克托·尤先科(Viktor Yushchenko)竞选时的标志色,人们普遍认为他在选举中获胜。

乌克兰的人权状况在12月3日出现决定性的积极转变。乌克兰最高法院于当天裁定第二轮决选存在舞弊现象,选举结果无效,从而证实了多位监督选举的乌克兰国内及国际人士观察到的情况,即有多种违反选举程序、骚扰反对派候选人的事件,政府控制的媒体报导极不公正,以及投票及计票过程中广泛存在舞弊。法院裁定于12月26日重新举行选举,乌克兰人民在这次选举中选出了新总统,尤先科当选。国际观察人士认为在这次选举中,媒体报导趋于公正,投票程序的透明度有所增加,政府为支持特定候选人而施加的压力有所减小,对投票的干扰减少。新当选的总统表示坚定地致力于民主、法治和捍卫人权。

在伊拉克,人民在为推选自己的领导人而筹备民主选举的过程中面临着一系列艰巨的任务,严重、频繁的恐怖袭击使他们面临的挑战更加严峻。首先,伊拉克管理委员会(Iraqi Governing Council)达成共识,确立了一个在法治保障下将主权移交给伊拉克政府的框架,并明确地规定了伊拉克公民选举自己的政府和确立宪法秩序的程序。《过渡行政法》(Transitional Administrative Law)于三月份获得批准,实现了上述目标并为第二步程序铺平了道路,即联盟临时管理当局(Coalition Provisional Authority)于6月28日向伊拉克临时政府(Iraqi Interim Government)移交主权。

伊拉克临时政府在联合国及其他国际顾问人士的帮助下成立了伊拉克独立选举委员会(Independent Electoral Commission of Iraq)。这个负责选举的独立机构确定了伊拉克人及定居在其他14个国家的海外伊拉克人士进行登记及投票的程序。8月15日至18日举行了全国大会(National Conference),选出了由100名成员组成的临时全国委员会(Interim National Council)。过渡国民议会(Transitional National Assembly)的选举定于2005年1月30日举行,这是伊拉克的立法机构,此次选举是组建伊拉克过渡政府(Iraqi Transitional Government)的第一步。根据《过渡行政法》的规定,过渡政府将起草一份永久性宪法,有待2005年8月审议通过。成立正式政府的新一轮选举将根据这部宪法最迟于2005年12月举行。

我们相信,这类选举活动将增加实现和平的希望,为这些国家成立自治政府打下坚实的基础,并有助于创造改善这些国家人权状况的势头。但朝着这个方向推进不会是轻而易举、一蹴而就的,至少在初期不会是这样,就像这份涵盖196个国家的内容详尽的报告所充分显示的。这份报告中的有些情况显示,在符合国际标准的选举举行之后人权状况实际上可能出现了倒退。例如,委内瑞拉在去年举行投票选举后,司法领域及媒体的人权状况在某些方面有所退步。

由于认识到促进人权使命的复杂和艰巨,国会于1977年立法要求国务院起草《各国人权报告》。我们希望通过这份人权状况实录,将有助于指明今后的任务及为实现《世界人权宣言》(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的远大目标而加强合作的前景。

一年回顾:民主、人权和劳工状况

在下列关于196个国家人权状况详情的报告中,某些国家的发展和经历尤其突出。这不仅是由于人权问题的严重,而且也表现为我们与受害者及其政府的接触。

苏丹政府的人权记录依然极其恶劣,它继续限制言论自由、新闻自由、集会自由、结社自由和迁移自由。它逮捕和骚扰行使这些权利的人。

年底时,在苏丹达尔富尔省,国内流离失所者(Internally Displaced Persons)达150万以上,另有20万平民逃往乍得。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公署(U.N. High Commissioner for Refugees)在乍得协调大规模的难民救援工作。据报导,约有70000人由于暴力和被迫逃难而死亡。

尽管苏丹政府一再作出承诺,不在达尔富尔地区进一步施行暴力,但暴行继续发生。政府军和政府支持的"贾贾威德"(Jinjaweed)民兵组织经常攻击平民村庄。"贾贾威德"民兵武装通常与政府正规军协调行动,在空中军事支援下发动袭击。9月,国务卿科林·鲍威尔(Colin Powell)在仔细研究由独立专家对1100多名难民的遭遇所作的调查后得出结论:达尔富尔人民遭受了种族灭绝大屠杀。他说,"达尔富尔发生了种族灭绝大屠杀,苏丹政府和贾贾威德民兵组织要为此承担责任,这种大屠杀可能仍在进行。"

那个地区的政府军队经常杀伤平民,使他们流离失所,在攻击行动中蓄意摧毁诊所和住宅。有经过证实的报告说,政府支持的民兵组织还蓄意袭击平民,抢劫他们的财物,摧毁他们的村庄。

同时,与南北冲突相关的谈判在年底出现的发展为苏丹其他地区的和平和人权状况的改善带来了希望。年底时,国务院看到苏丹政府与苏丹人民解放运动(Sudan People's Liberation Movement)的军队在经过21年的磨擦后,在达成初步协议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

针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北韩)继续残暴地对待和压制本国人民的情况,美国国会通过了《2004年北韩人权法案》(North Korean Human Rights Act of 2004)。该项法案寻求处理北韩严重的人权情况,并促使北韩难民问题得到持久解决,加强提供人道援助的透明度,促进信息的自由流通和朝鲜半岛的和平统一。

在白俄罗斯,继续存在警察滥用权力和时而对囚犯和在押人员施行酷刑的情况。安全部队因政治原因任意逮捕和扣押公民;此外,一些人因所谓"诽谤"国家官员等政治罪名被起诉和判刑,而对官员的政策提出批评也往往被解释为诽谤。白俄罗斯政府始终否认有关政府官员介入一名新闻记者和一些著名反对派政治人物长期失踪事件的可信报导,未能对这些失踪事件进行充分、透明的调查。相反,政府任命被欧洲理事会一份报告中的可信证据证明与这些失踪事件有关的维克多·谢曼(Victor Sheiman)为总统行政事务负责人,造成侵权而不受罚的气氛。

在缅甸,军人政权靠政令实施统治,毫不受到任何保障人权的宪法条款的约束。安全部队从事法外杀人。此外,失踪事件继续发生,安全部队对囚犯和在押者施以强暴、酷刑、殴打和其他侵权行为。频繁施行任意逮捕和单独拘留。安全部队还经常侵犯公民的隐私,强迫迁移人口,征募儿童兵。

伊朗政府对这一年所发生的大量谋杀事件负有责任,包括不经正当程序审判而执行处决。有大量关于安全部队对囚犯和在押者施行酷刑的报导。此外,还有任意逮捕、长期单独监禁、监狱条件恶劣拥挤、犯人无法得到律师辩护、以鞭打惩处囚犯和侵犯个人隐私等侵权状况。

中国2004年度在人权问题上的合作和进展令人失望。中国未能履行在2002年美中人权对话中所作的很多承诺。不过,年底时,曾一度因美国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U.N. Commission for Human Rights)支持一项关于中国人权状况的决议而被中止的有关人权问题的工作级讨论得到恢复。在2004年度,政府继续逮捕和拘留活动人士,如在互联网上讨论问题的人、代表异议人士和丧失基本生活权利的人的辩护律师、在艾滋病病毒/艾滋病问题上仗义执言的人士、报导非典(SARS)的新闻记者、表达政治观点的知识分子、参加家庭教会的人士和为自己的权利抗争的工人。中国监狱里的侵权事件继续发生。政府继续镇压法轮功,成千上万名法轮功修炼者仍被关在监狱、司法程序之外的劳教所、以及精神病院。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对宪法进行了修改,写入保护人权的条款,然而不清楚政府准备以何种程度予以实施。

在沙特阿拉伯,有些领域有了一些积极的发展,包括政府举办了有关妇女权利与义务的会议以及允许国内建立第一个正式的人权组织。10月,政府发布了允许长期居民申请国籍的行政细则。到本年度底,预定2005年2月举行的市级选举的选民和候选人登记工作已取得了长足进展,尽管只有男性拥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然而,沙特阿拉伯侵犯人权的记录仍远远超过其取得的进步。有可信报告说,安全部队对囚犯施行酷刑和虐待、任意逮捕和单独监禁。宗教警察继续恐吓、虐待和扣押本国公民和外国人。大部分审判都不公开进行,被告出庭时一般都没有律师。安全部队逮捕和拘押改革派人士。政府继续限制言论和新闻自由、集会自由、结社自由和迁移自由,有报告说,政府侵犯个人的隐私权。对妇女的暴力和歧视、对儿童的暴力、对少数民族和宗教少数派的歧视以及严格限制劳工权利的状况继续存在。

与一些国家加强公民对政府当局的直接控制形成对比的是,在俄罗斯,议会选举法被修改,地方领导人改为任命而非选举产生,从而进一步加强了行政部门的权力。对媒体实行更严厉的限制、唯命是从的杜马(即议会)、不久前全国选举的缺陷、执法部门的腐败和对司法部门施加的政治压力──这一切也引起了人们对政府问责制遭到破坏的担忧。种族原因的暴力和歧视加剧,尽管在法律上对此严加禁止。当局未能对反少数民族的行为进行调查,同时却对少数民族进行更频繁的证件核查、将他们驱离城市中心地区、施以超常规的罚款和更加频繁的拘留。以保护人权为目的设置的政府机构相对薄弱。

津巴布韦政府开展步调一致的暴力、镇压和恐吓运动,全然不顾人权、法治和津巴布韦公民的福祉。采用种种手段对政治反对派人士和人权倡导者施以酷刑。战争退役军人、青年队和警察持续以残暴手段对待政敌。穆加贝(Mugabe)政权还对政府其他部门采取行动,包括司法部门和警方。采用骚扰手段迫使一些法官屈服或辞职,由穆加贝的亲信取而代之。新闻媒体受到限制和压制,对敢越雷池的记者横加逮捕和殴打。强占土地继续被用作政治和社会压迫的手段,反对这些破坏性政策的人遭到暴力报复。

在委内瑞拉,尽管政府在8月举行的有关罢免查韦斯总统(Chavez)的全民公决中获得胜利,但2004年度的人权状况仍然恶劣。反对派指责这一程序中有舞弊情况,但美洲国家组织(Organization of American States)以及卡特中心(Carter Center)的观察人士得出的结论是,全民公决的正式结果"代表了选民的意志"。本年度,政府自始至终在加强对司法系统的控制和司法工作的干预。非政府组织受到政府支持者的威胁和恐吓。12月,立法机构通过了削弱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法律,使批评政府实际上成为一种犯罪行为。美国政府针对委内瑞拉政府仍未有效打击人口贩运活动而实行了制裁。

菲德尔·卡斯特罗(Fidel Castro)作为当今世界执政时间最长的独裁者的记录又延长一年。古巴政府仍顽固拒绝任何民主进程,继续骚扰和恐吓民主活动人士、异议人士、新闻记者及其他从业人员和那些进行非国家控制的经济活动的人员。在2003年被判长期徒刑的75名异议人士中的大多数人仍被关在监狱,当局还逮捕了22名人权活动人士,并以"蔑视当局"等为由将他们判刑。美国将继续视解决古巴践踏人权的问题为美国作为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成员的重点目标。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在2004年年会上正式通过一项由美国发起的关于古巴的决议案,并连续第二年通过了有关土库曼斯坦、北韩及白俄罗斯等国的决议案。有关缅甸的决议案获得一致通过。由于有未能保护本国公民权利的津巴布韦、古巴、苏丹、中国等成员国,联合国人权委员会2004年会议在几个领域未能取得进展。委员会未能通过有关中国、津巴布韦和车臣的人权状况的决议案。美国继续强调有必要改善委员会的作用,特别是支持将更多有正面人权记录的国家吸收进来。

美国认为,民选政府更可能尊重本国公民的人权。基于这一原因,美国与由民主国家组成的"民主国家共同体"(Community of Democracies)中的其他成员合作,促进、巩固和发展世界各地的民主事业。2004年,美国与其他民主共同体国家共同推动发起民主核心小组,使一些志同道合的国家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和联合国其他机构的背景下进行更密切的协调,以推进符合民主价值观的目标。美国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与秘鲁、罗马尼亚及东帝汶一道提出并成功通过一项提高联合国促进民主作用的决议案。其中一项建议是,要求在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公署内建立一种"焦点(Focal Point)"机制,帮助新生和新兴民主政体利用联合国所具有的能够为它们服务的资源。

除了支持建立联合国民主核心小组之外,民主国家共同体谋求通过连接不同国家的项目来支持发展民主机制和建立民主价值观。它向东帝汶派遣了一个由从事民主事业的人员组成的多国代表团,向东帝汶官员介绍民主的最佳经验。一个由伊拉克民选官员组成的小组前往立陶宛观察了解选举程序。使民主声音一致地谴责侵犯基本人权,即《世界人权宣言》中所规定的权利以及民主共同体《华沙宣言》 (Warsaw Declaration)和《汉城行动计划》(Seoul Plan of Action)所重申的权利,是对那些剥夺和践踏本国公民权利的政府保持压力的重要途径。

体制变化

在卡塔尔,随着埃米尔批准了选民在2003年以压倒多数通过的新宪法草案,国家的修宪程序在继续。尽管埃米尔家族将保持世袭统治,但预计将在2005年6月正式颁布的新宪法中包含一些人权条款。

在巴基斯坦,穆沙拉夫总统(Musharraf)继续担任陆军参谋长,尽管他已承诺在年底之前卸任此职。

在非洲,中非共和国颁布了新宪法,并采取了一些其他措施,在于2003年3月政变中上台的博齐泽总统(Bozize)的领导下,推进已公布的向民主化的过渡。在几内亚比绍,2003年9月发生军事政变后,军方设立了文职政府。在这两个国家中,随着政变后局势得到稳定,有关违背人权情况的报告也减少。

土耳其政府为满足《欧盟哥本哈根标准》(EU Copenhagen Criteria)以开始入盟程序,通过了一系列重大改革计划,其中包括一部相对宽容的刑法以及数项打击"名誉处决"(honor killing)和酷刑的宪法修正案,扩大宗教自由、言论自由及结社自由,减少军方在政府中的作用。然而,实施这些改革的步伐缓慢。安全部队继续大量践踏人权,包括酷刑、拷打、任意逮捕和拘留,尽管观察人士注意到这些做法在减少,而且欧洲防止酷刑委员会(European Committee for the Prevention of Torture)的报告指出,地方当局正努力遵守政府对酷刑的"零忍耐"政策。名誉处决仍在发生。政府放松了对使用库尔德等语言的某些限制,但对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的限制依然如故。

本年度中,一些国家政府增加了打击腐败的力度。哥斯达黎加的举动最大,围绕盗用资金、收取回扣、非法合同交易等问题对三位前总统分别展开了调查。在非洲,反贪污行动重点打击官员在财政和人权方面滥用职权的行为。冈比亚总统贾梅(Jammeh)致力于遏制官员腐败以恢复国际声誉;调查委员会的工作导致一些高层官员被解职和对经济犯罪的起诉。肯尼亚设立了反贪总监一职,政府还对有关未经法律程序处决的控诉展开了调查。在赞比亚,2003年成立的"警察渎职投诉局"(Police Complaints Authority)继续对关于警察不法行为的投诉进行调查。

政治权利

令人遗憾的是,除了格鲁吉亚和乌克兰之外,欧亚地区的政治动态仍令人严重关注。其进展仍然主要表现在公民社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非政府组织、反对党及公民愿意组织起来,要求政府对其行为负责。在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反对党不能登记注册。同时,这一地区国家的政府没有正确效仿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的经历,试图通过官僚体制障碍和特殊的法律手段骚扰致力民主的非政府组织,窒息公民社会。

在格鲁吉亚,国际观察人士注意到的2004年1月总统大选所取得的进展,为3月份"格鲁吉亚历史上最民主"的议会投票奠定了基础。这个地区其他国家的政府起草了新的选举法,在改进选举程序上取得一些有限的进展。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等国推行的新选举法在某些领域有改进,但所有这三个国家的法律都没有达到国际标准。同样,2004年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的选举比往年有了有限改进,但是国内外观察人士提出了有关舞弊、虐待或骚扰反对派候选人、不给予平等接触媒体的机会等问题。

在白俄罗斯,政府继续剥夺公民通过民主政治程序改变政府的权利。10月17日进行的存在严重问题的全民公决取消了宪法对总统任期的限制。在这次全民公决以及同时进行的同样存在严重问题的议会选举之前,政府将独立报纸停刊,取消了许多议会候选人的资格。政府动用过度武力,并在有些情况下殴打和逮捕那些和平抗议选举舞弊行为的政治领袖以及采访示威游行的新闻记者。本年度,政府还取缔了一些倡导政治权益的、已经登记在册的主要非政府组织,国家安全部门越来越多地骚扰那些仍在运作的组织。

10月份,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纳举行了自《戴顿和平协议》(Dayton Peace Accords)签署以来自行主持的首次市政选举。选举被视为符合国际民主标准。

在印度尼西亚,连续三次高投票率的选举使民选反对派领袖当政,同时标志着竞选议会席位的军方和警方候选人的失败。

非洲值得提到的选举包括,加纳和莫桑比克执政党在被视为基本自由和公正的选举中连续当政。塞拉利昂举行了32年来的首次地方政府选举,但是一些地区存在投票舞弊行为。

在布隆迪,选举和民主过渡的延迟令人关注。过渡政府未能按《阿鲁沙和平与和解协议》(Arusha Peace and Reconciliaton Agreement)的规定举行地方和全国选举,政府还在年底无限期地推迟了就宪法草案举行公民投票。尼泊尔毛派反政府活动及尼泊尔政党之间的僵局使尼泊尔未能够在本年度举行选举,从而加剧了政治危机。

在卢旺达,本已遭到很大限制的政治权利受到进一步压缩,主要人权组织不是被取缔就是实际被解散。政府在一项指控人权组织、新闻记者、教师及教会鼓吹"种族灭绝意识形态"的报告中,称政府的行动是打击"分离主义"运动的一部分。

伊朗政府尊重公民自由和政治参与的情况继续恶化。2月份举行的角逐伊朗伊斯兰议会(Majlis)290个席位的选举被普遍认为既不自由、也不公正。由保守的在神职人员控制的 "监护委员会"(Guardian Council)实际排除了所有改革派候选人,包括85名现任议员;提出的理由包括对现行政府体制没有表示"明显的服从"。由于选举中的严重问题,改革派变成议会中的微弱少数派。同时,保守派在继续反击改革潮流和政党。

国内冲突及其他冲突

塞拉利昂的真相与和解委员会(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结束了约有10000名公民参加的申冤或坦白内战罪行的公开听证会。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建议政府进行法制、政治和行政改革。政府也遣返了曾当过儿童兵的无数儿童。至年底为止,联合国驻塞拉利昂使团(UNAMSIL)已经把在全国范围内承担的责任移交给塞拉利昂军队和塞拉利昂警察当局,并为按照安理会指令于2005年6月前撤离进行准备。

危地马拉总统奥斯卡·伯格(Oscar Berger)在经过2003年年底的决选当选后,重新将1996年达成的《和平协议》(Peace Accord)作为政府议程,并象征性地代表政府就长期内战期间侵犯人权的行为向国人道歉。政府还裁减了军队的规模,取消一些主要指挥部和编制,削减军队的预算。军队在8月份公布一项新的原则声明,其中包括一些说明保护人权的重要性的条款。

经过一年的谈判,哥伦比亚政府于11月和12月解散了准军事组织"哥伦比亚联合自卫力量"(United Self-Defense Forces of Colombia)的约3000名成员。此外,政府在国内每个市区中心建立了常设警察力量,数以百计的市级官员返回他们的城镇。谋杀、绑架及其他暴力罪行因此而减少。

在海地,国内冲突在本年度内始终不断。政治僵局以及支持与反对阿里斯蒂德(Aristide)两派间不断升级的暴力在2月29日,即阿里斯蒂德总统提出辞呈并离开海地之时,达到高潮。虽然有联合国维和部队存在,但按宪法成立的过渡政府仍然软弱。阿里斯蒂德的支持者于9月在太子港发动了被称为"巴格达行动"(Operation Baghdad)的制造动荡与暴力的运动,其中包括绑架、斩首、烧死警察和平民,滥射以及捣毁和焚烧公共和私有财产。暴力活动使太子港的学校、公共市场、海港和法制系统数星期无法正常运作。

南亚继续受到一系列冲突的干扰。在查谟和克什米尔以及印度东北的几个邦,继续出现暴力,安全部队滥用武力不受惩罚,不仅打死武装作战人员,而且打死平民。在斯里兰卡,政府与恐怖主义组织──泰米尔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违反停火。在尼泊尔,被拘留人员失踪仍然是非常严重的问题,政府安全部队继续享有广泛的权力逮捕和拘留被怀疑是同情毛派武装分子的人。安全部队还任意使用非法的杀伤性武力。在毛派反政府活动中,武装分子对平民施以酷刑,政府官员则强征儿童入伍并进行造成平民死亡的轰炸。

包括刚果民主共和国、卢旺达、布隆迪和乌干达在内的中部非洲大湖区,由于国家间流动武装集团和民兵的继续存在,十多年来一直处于内战、大规模种族冲突、以及随之而来的大量侵犯人权行径的肆虐中。这些武装组织彼此争夺战略和自然资源,当地的联盟关系变化多端。在刚果东部,最令人担忧的是,在卢旺达1994年大屠杀后将那里作为生存地的团体。这一团体继续反对卢旺达政府,发动跨边境的武装行动,并且袭击刚果民主共和国的百姓,犯下多种其他恶行。在这个地区还有一些反对乌干达与布隆迪政府和平进程的武装团体。

虽然在大湖区有实现和平的希望,但侵犯人权的行为几乎司空见惯。儿童是主要的受害者,他们被强征、绑架、充军──尽管有些政府在遣散儿童兵方面作出了成绩。有些民兵团体主要由儿童组成。妇女和女童特别容易遭受伤害,因为强奸行为越来越成为战争的武器。在全世界2500万在国内流离失所的人口中,这个地区约占500万,并且有大量难民。美国积极地寻求刚果民主共和国、乌干达和卢旺达之间进行会谈。我们通过监督武装集团构成威胁的方式,继续观察这个地区所有国家内的形势。

在科特迪瓦,11月份对反政府势力据点的一次袭击及对法国维和部队的空袭打破了政府与反叛势力一年半来的脆弱停火。政府不顾禁运和制裁的可能,威胁要寻求以军事手段解决冲突。布什政府决定,根据《非洲增长与机会法》(Africa Growth and Opportunity Act)曾经是美国在该地区最大的贸易夥伴之一的科特迪瓦,今年不再有资格享受这一法案给予的待遇,原因在于那里的安全局势令人担忧,以及由于法治倒退而使那里成为与外国投资敌对的地方。

在俄罗斯,9月份对北奥塞梯地区别斯兰一所学校的袭击以及被安全部队拘留的公民不断失踪表明,在冲突不断扩大的北高加索地区,双方继续无视人权的程度。有可信的报告记录政府和车臣反叛分子严重侵犯人权的事例,包括政治原因造成的失踪和非法杀人。追究这些侵犯人权行为的个人也继续成为攻击目标;车臣反叛分子继续袭击俄罗斯平民,包括在莫斯科地铁站制造一起爆炸事件。

尊重人格

经过多年的争论,智利最高法院维持上诉法庭的判决:剥夺前总统奥格斯托·皮诺切特(Augusto Pinochet)的法律免诉权。12月13日一名检察法官对皮诺切特就1970年代"秃鹰行动(Operation Condor)"中的罪行提出起诉。

在中非共和国,随着继续向文职政府的过渡, 政府解散了安全调查处──一个曾被控在2003年犯下酷刑、强奸和敲榨勒索等无数侵犯人权罪行的军事情报单位。2003年12月, 经过八年中断以后, 博齐泽(Bozize)总统重新启用常设军事法庭。法庭审理了各种有关侵犯人权申诉的案例,包括非法杀人、强奸和武装抢劫。

北韩继续是世界上镇压最严重和最残暴的政权之一。据信约有15万至20万政治犯被关在偏远地区的拘留营。据叛逃者报告,许多犯人死于酷刑、饥饿、疾病、环境或兼而有之的原因。北韩政权还使公民在生活许多方面受到严格控制。

在埃及,于2003年2月被再次延长三年的1981年紧急法,限制了许多基本权利。安全部队继续对犯人施行虐待和酷刑,据报导在本年度内至少导致10人在警察局和监狱内丧生。任意逮捕和拘留及审前长期关押仍然是严重问题。监狱条件仍然十分恶劣。

叙利亚政府广泛使用酷刑导致至少8人在本年度死亡。任意逮捕和拘留、不予审判地长期关押、根本不公正的安全法庭内的审判、以及不断恶化的监狱环境都继续存在。在本年度,安全部门一直在哈塞克省,阿勒颇省、大马士革及其他地区大肆逮捕库尔德人。3月12日在哈塞克省东北部的卡米什利,安全部队在阿拉伯和库尔德球迷爆发冲突时,向观看足球赛的人群开枪。在随后历时几天的暴乱中,有几十人被杀,多达2000名库尔德人被拘留,年终时仍有近300名库尔德人继续遭到拘留,等待接受国家安全法庭和军事法庭的审判。政府还继续拒绝提供关于被单独监禁多年的人的情况和下落。

在乌兹别克斯坦,酷刑在监狱、审前拘留所、地方警察和保安部门分管区内司空见惯,对有案在查的虐待行为应予负责的安全部队极少受到惩处。但政府采取了一些值得注意的步骤来解决酷刑问题并建立警察问责制。它在内政部的几个处内创立了调查和惩戒官员侵犯人权行为的初步程序,容许非政府组织进入监狱,并向监狱看守人员进行人权行为教育。政府还与国际法医专家合作,参与针对拘留期内遭受酷刑死亡的指控所展开的调查。

新闻自由

在伊朗,民主诉求所引起的保守派的反击不限于明显的有关政治权利的问题上,而是触及了很多领域。例如,对2003年一名伊朗裔加拿大摄影师在伊朗监狱中受伤后发生脑溢血死亡的调查在2004年停滞不前。伊朗政府还逐步对国内所有独立媒体采取压制手段,逮捕和恐吓这些媒体的记者,迫使其保持沉默。2004年,政府对仅存的自由讨论形式博客网施加压力,开始逮捕网站制作人,并强迫他们在假供词上签字。

在俄罗斯,政府继续对媒体增加压力和加强控制,以削弱言论自由和媒体的独立性。对新闻界加强控制和骚扰的趋势也出现在一些欧亚地区国家,特别是在白俄罗斯和一些中亚国家。俄罗斯采取的手段主要是控制广播电视媒体的所有权,限制有关像车臣这样的敏感信息。由于政府的压力,新闻记者也加强了自我审查。

在多哥,政府同欧洲联盟进行正式政治协商后采用了新的新闻准则,结果好坏参半。该项法律取消了针对新闻犯罪的大多数监狱徒刑,但将它们继续用于惩罚煽动种族仇恨、煽动违法以及用假名发表文章等行为。该法还规定了新闻记者的职业标准,要求独立报纸确保至少三分之一的工作人员符合政府的标准。

阿尔及利亚在2004年进行了第一次民主竞选选举,布特弗利卡(Bouteflika)当选为总统,但政府采取行动加强了对媒体的限制。诽谤法的使用和政府对媒体的骚扰都大量增加,导致数名新闻记者入狱,刑期从两个月到两年不等,另外,有两家报纸被查封或暂时停业,致使媒体加强了自我审查。

在委内瑞拉,国际组织和国内的新闻记者指责政府鼓励形成对独立媒体的敌对气氛。行政措施和12月通过的一项新法律构成对独立媒体持敌对态度的环境,使其越来越容易受到起诉。

宗教自由

这些问题在2004年9月公布的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 (Annual Report on 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中有深入的叙述,人权报告则进一步突出和反映了新出现的主要动向。

《国际宗教自由法》规定,将特别严重的践踏宗教自由的国家确定为"特别关注国"(Countries of Particular Concern)。2004年9月,国务卿再次把缅甸、中国、伊朗、北韩和苏丹确定为特别关注国,并第一次将厄立特里亚、沙特阿拉伯和越南定为特别关注国。

在结束了萨达姆·侯赛因统治时期政府支持的对宗教自由的践踏之后,国务卿2004年6月作出决定,不再将伊拉克列为"特别关注国"。自盟军解放伊拉克以来,没有出现过政府遏制宗教自由的情况。《过渡行政法》规定"思想自由、良心自由、宗教信仰和活动自由"。

沙特阿拉伯政府在宗教自由方面的行动令人失望。在2004年,美国高级官员一直大力同沙特当局就宗教活动问题进行讨论,9月,国务卿因沙特阿拉伯特别严重侵犯人权而根据《国际宗教自由法》确定其为"特别关注国"。沙特政府实行严格的宗教单一化,非瓦哈比逊尼派穆斯林同什叶派及苏非派穆斯林都面临歧视,他们的宗教信仰活动有时受到严重限制。这些教派的一些领袖被逮捕和受到监禁。政府禁止非穆斯林进行公开的宗教活动。非穆斯林信徒的宗教活动若引起官方注意,他们将面临被逮捕、监禁、虐待或驱逐。从政府获得薪金的清真寺教士经常以暴力语言反对非逊尼派穆斯林和其他宗教。

越南继续限制宗教自由和未经国家批准的宗教组织的活动。政府未能向全国颁布不得强迫放弃信仰的政令,没有制止对宗教信徒的人身虐待,继续监禁大批的宗教犯。虽然政府允许重新开放2001年在中央高地被查封的一些教会,但它拒绝让其他数百个教会重新运作和登记。不过,越南在被确定为"特别关注国"以后,宗教自由情况出现好转。一些宗教领袖对政府11月颁布的新的《宗教条例》(Ordinance on Religion)表示谨慎的乐观,12月,越南福音教会北方分会(Evangelical Church of Vietnam North)举行了20年来的首次全国大会并任命了一个新的独立领导委员会。

年度人权报告提到的宗教自由方面的成就包括,亚美尼亚的耶和华见证人教会(Jehovah Witnesses)的登记申请在多次被政府拒绝后,10月份得到批准。在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纳,议会两院通过了新的全国性宗教自由法律。法律保障各宗教组织的全面权利,并给予它们过去从未有过的法律地位。在格鲁吉亚,有关针对少数派宗教组织的暴力事件的报导今年有所减少。

少数民族、妇女和儿童的待遇

12月30日,国务院完成了《全球反犹太主义报告》(Report on Global Anti-Semitism),涵盖期为2003年7月1日至2004年12月15日。这份报告是根据另一立法规定而作出,其资料来源于我国驻各国使馆、非政府组织和为年度人权报告收集的情况。

在捷克共和国和斯洛伐克共和国,虽然政府采取了修改法律和招聘吉普赛人(Roma)担任社区与警方的联系人或卫生保健助手等措施,但是对吉普赛人的歧视继续存在。

在克罗地亚,归还多属塞尔维亚族难民的财产的工作取得显著进展,但仍然存在当地阻挠少数民族人口返回家园的问题。在科索沃,在三月份连续两天爆发的一系列暴乱中,发生了针对科索沃塞尔维亚少数民族和其他非塞尔维亚少数民族的暴力行动,表明那里少数民族仍缺少权利。

在泰国,政府的人权记录因安全部队虐待泰国南部持不同政见的穆斯林而蒙上阴影。4月28日,警察和军队在反击也拉、北大年和那拉提瓦等省的穆斯林分离主义者的袭击时,有100多人被杀害。10月25日,78名被拘押的穆斯林由于被警察和军方塞进过于拥挤的卡车在被运往一军营的途中窒息死亡。

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妇女在投票、担任公职和作为候选人参加选举的政治权利中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进步。在教育和其他领域,妇女在取得基本权利方面日益取得进步。巴基斯坦在出现了有关妇女在被拘押期间受到侮辱的指控以后,建立了完全由妇女组成的女子警察所。此外,虽然巴基斯坦仍继续存在名誉处决事件,但新的立法加强了对这一做法的惩罚,并修改有关亵渎法和名誉罪(Hudood)法规的刑事程序,以减少滥用。

在一些国家,与虐待妇女和儿童相关的最严重的问题之一是,政府未能大力打击导致妇女和儿童遭到贩运的条件。

在缅甸,农村妇女和少女被贩运到卡车站、渔村、边疆城镇、矿区和军营等地区从事卖淫。缅甸男子、妇女和儿童也被贩运到其他国家。政府对经济的管理不善和实行的强迫劳动政策使这种情况更加恶化。

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妇女和女童被用于充当妓女和家庭佣工,男童被用于充当骆驼手。最近一部关于骆驼手的记录片提到,儿童在很小年纪就可能遭到虐待,恶劣的生活环境使他们可能遭受重伤或丧生,而且营养不良,会受到雇主的肢体和性虐待等。政府保证并且采取了一些效力有限的减少这种做法的措施。

在古巴,政府提倡的旅游业推动了色情旅游和以卖淫为目的的对未成年少女的性剥削。

赤道几内亚兴旺的石油业使它进一步成为以卖淫为目的的贩运妇女的中转站和目的地。

被贩运从事强迫劳动和色情业的印度人估计有数百万,此外还有数以千计的尼泊尔人和孟加拉国人被贩运到印度沦为性奴工。人口贩运是印度一个严重问题,一些政府官员参与这种活动并为其提供方便。虽然印度仍没有一项全国性的打击人口贩运问题的法律政策,但在一些邦出现了进展,而且国家政府最近表示致力于制定并施行一项全国性的打击贩运政策。

在坦桑尼亚,对弱势群体的暴力和歧视问题仍然存在。8月,半自治的桑给巴尔岛把同性恋定为非法,并在自治岛区制定了严厉的惩罚措施。在坦桑尼亚本土,400万妇女和少女遭受生殖器切割。尽管法律将这种做法在部份程度上定为非法,但警方很少予以贯彻,而且为了不被发现,受到这种待遇的女性年龄降低。

劳工权利

在伊拉克,主要由于暴力活动、失业和不适应现实的劳工结构和法律,劳工权利有限,但在国际协助下,年底出现了一些进展。据设在布鲁塞尔的国际自由劳工联盟(International Confederation of Free Trade Unions)提供的消息,劳工报告说他们在工作场所组织起曾遭到前政权法律禁止的工会,并重新调动起过去被复兴社会党控制的工会组织。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r Organization)在过去一年提供了技术性协助,帮助使伊拉克的劳工法同国际劳工标准接轨,对劳工和社会事务部进行能力建设,建立紧急就业服务,开办技能培训和其他项目。

4月,根据国际劳工组织章程(ILO Constitution)第26条委任的调查委员会前往白俄罗斯调查一项申诉,申诉指控政府有计划地违背根据国际劳工组织关于自由结社和保护组织和集体谈判权利的基本公约白俄罗斯所承担的义务;白俄罗斯是公约的成员国。调查委员会10月公布的调查报告结论说,白俄罗斯的工会活动遭到政府极大的干涉。委员会建议政府采取一切必要措施让独立工会进行登记,修改限制自由结社的法律和法令、保护独立工会不受反工会的歧视,并宣传委员会的结论和建议。委员会的报告指出,至迟应在2005年6月以前落实大多数建议。

在布什总统的领导下,美国和盟国共同重申了我们对人权和民主的承诺。我们信奉这一原则:自由的人民所管理的国家将是建立世界和平的基石。行使民主职责有赖于民主倡导者的决心和热情。希望人权报告既说明已经取得的进步,也成为迎接未来挑战的指南。

(导言完)

美国国务院
国际信息局
http://usinfo.state.gov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