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10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助理国务卿克雷默在北京外交学院发表人权讲话


美国国务院负责民主、人权和劳工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克雷默

在北京外交学院发表讲话

2008年5月25日星期日

中国北京

助理国务卿克雷默:非常感谢你所作的热情洋溢的介绍,感谢你们所有人抽出星期天的时间来到这里,谢谢你们的掌声──甚至在我开口讲话之前就鼓掌,对此我非常感激。

我非常珍惜能有这样一个机会来向你们介绍我国政府对人权和民主的看法,以及这些问题在美国总体对外政策中的作用和在我国对华关系方针中的作用。我希望在我们今天的讨论结束时,能让你们了解美国在这些重要问题上的一些考量。我还期待在我的讲话结束后,如你们所说,进行讨论和对话,问答,或发表你们想要发表的任何评论,我确实欢迎今天这个在这里同大家交换意见的机会。

首先,请允许我代表美国代表团、美国政府和美国人民向在座各位和全体中国人民就四川遭受严重地震灾害表达我们的诚挚慰唁。我们对极其惨重的伤亡损失深感悲痛,但也为参加救援和救灾行动的所有人员所表现出的巨大关爱和勇气而深深感动。

面对这场灾难,中国政府、国际非政府组织、公民社会团体以及中国各地公民个人的反应确实令人赞叹不已。这种时候让人认识到我们共通的人性──生命是宝贵的,即使当悲痛以如此巨大的规模袭来时,触及的也是每一个社区,每一个家庭和每一颗痛苦的心。我国政府和美国人民仍渴望尽我们的一切所能提供帮助,就像在2005年"卡特里娜"飓风(Katrina)给新奥尔良造成洪灾后,中国慷慨地向美国伸出援手一样。正是本着这种友爱互助的精神,美国为紧急援助这次巨大灾难受害者提供的民间和公共捐赠已达到7000万美元以上。

我和代表团其他成员昨天抵达北京后便前往美国大使馆,将一批送给灾区人民的救援品装箱。这是我们能向损失惨重的灾区人民略表的一点心意。

女士们、先生们,我率领的这个代表团今后几天要在北京同中国官员展开人权对话。今年二月,赖斯国务卿和杨洁篪部长就恢复这个中断六年的对话达成共识。我们认为这项计划是我们两国就人权问题进行有建设性的、相互尊重的磋商的一个重要途径。我想借此机会说明我们未来的想法。

美国在全球努力增进对人权和民主的尊重是围绕这样一个信念,即人人都有内在固有和平等的价值,自由地生活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权利。布什总统指出,自由是每一位男女老少无可争辩的权利,自由是我们这个世界通向持久和平的途径。

美国支持增进人权和民主自由,这体现出美国人民的核心价值观,是这些价值观将我们凝聚成一个国家。虽然我们的个人背景就像这个星球上的各种文化一样多种多样,但我们坚信,我们在最忠实于这些价值观的时候有最好的表现。

我们在全世界促进人权和民主原则的外交努力得到了美国国会的广泛支持,不论是民主党执政还是共和党执政,美国历届政府一贯推行积极的人权和民主政策。在明年一月新一届政府就职后,这一政策会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继续下去。

在座各位中一直跟踪研究美国对外事务各种学说的人,肯定熟知我们在海外促进人权和民主的做法在我们国内不时引起的种种争议。几十年来,人们争论的问题并不是是否应力争实现人权和民主的目标,而是怎样最有效地实现这些目标。事实上,人权和民主问题已经成为我国对外政策以及我国同世界各国的双边关系的一个有机部分。

然而,我们谋求促进的人权和民主原则并非仅属于美国的价值观,甚至不仅属于所谓的西方价值观。它们是包含在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 (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中的深刻的人类价值观,而中国在谈判起草该文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这些普世价值观得到不同国家和文化、不同背景和信仰的人的认同。

我们看到,世界对人权和民主的呼声日益高涨,我们认为,这一呼声来自各地人民要求有尊严和自由地生活这一人类的基本愿望。我们相信,人们无论生活在哪里,都希望自由地按自己的良心行事,按自己的文化习惯生活,按自己的愿望从事或不从事宗教敬拜,毫无畏惧地畅所欲言,选择政府,向领导人问责,获得司法公正。

我们还注意到,对人权标准和民主原则的支持正在越来越多地体现在区域性机构的工作中。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Organization for Security and Cooperation in Europe)、非洲联盟(African Union)、美洲国家组织(Organization of American States)及东盟(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等已建立或正在建立有关人权和民主的标准、机构和机制。

我们相信,民主已被证明是能够捍卫和保护人权及基本自由的政府形式。我们也相信,民主是最能长期满足公民日常需求的政府形式。

尽管如此,我们充分认识到,不存在绝对完美的政府形式。民主是一种建立在人类有决定自身命运的天赋权利这一原则上的民有、民治和民享的政府体制。然而,我们人类非完美生灵,我们建立的任何制度必定会有缺陷。因此,为了保护个体公民,我们认为必须有内在纠正机制以及对国家──即使是民主国家──权力的制衡。这些纠正机制和制衡包括:强有力的公民社会,活跃独立的新闻媒体,独立于行政权力的立法和司法,以及健全的法治。

让我简要谈谈美国的有关做法。如同其他所有民主国家一样,美国并非完美无缺。然而,令我国公民感到自豪的是,自从我国建国以来,即使在我们努力纠正偏颇和迎战每个新时代的挑战的时候,每一代人都在为使民主原则与实践更好地结合而不懈奋斗。美国民主仍在发展。为实现让我国所有人享有自由与正义的道路是漫长的、艰巨的,而且远未终止。然而,我们的三权分立,我们的新闻自由,我们对世界的开放,最重要的是,热切的美国爱国人士的公民勇气──例如马丁·路德 ·金(Martin Luther King)和罗莎·帕克斯(Rosa Parks)等,他们勇于在他们认为必要的时刻站出来捍卫自己的信念,批评我们的政府,即美国政府──这一切促使我们始终保持我们的建国理想以及我们的国际人权义务。

美国政府十分严肃地对待自己所作的人权承诺,我们在为履行这些承诺作出真诚努力的过程中,非常重视公民社会和独立媒体发挥的极其重要的作用,即使当我们政府受到批评时也是如此。实际上,联合国的《世界人权宣言》要求每一个个人和每一个社会组织促进对人权和自由的尊重,并通过国内和国际的进步措施,确保人权与自由得到普遍和有效的承认与维护。

就美国政府来说,我们将继续听取并直截了当地回应他人对我们自身做法的关注,包括我们为防御全球恐怖主义对我国的威胁而采取的行动。美国代表团完全预期会听到我们的中国同事在今后几天即将举行的人权对话中可能会提出的各种关切和不同观点,并会予以回应。我们不认为国际社会中有人对我们的表现发表看法是干涉我国内政,我们同样认为其他国家的政府也不应把我们对他们的表现发表看法看作是对其内政的干涉。这些是正当的国内和国际辩论议题,在这些问题上,我国在国会和行政部门之间,在法院体系中以及通过媒体,都有十分热烈的争论。这种情况是健康的,能够在可能出现问题时起到纠正作用。

同样,我国代表团也会向贵国代表团提出一些问题,例如我们关注人权卫士被当成我们所说的良心犯、西藏局势、对宗教自由的限制、以及对新闻和互联网的限制等。

认真对话的一个特点,就是能对双方有歧见的问题进行应有而坦率的讨论。我们将尊重彼此的坦诚。

现在,让我来排除一些我在世界各地遇到的有关我国人权和民主政策这样或那样的常见误解。

首先,我国政府促进人权和民主原则并非天真的理想主义。我们的努力不仅反映美国人民的核心价值观,而且也促进我们的核心利益。帮助扩大稳定的和良治的社会──这些社会尊重基于法治的自由,尊重本国人民的权利,满足人民的需要,并且在国际体系中采取负责行动──从根本上符合美国的利益,而且我也可以说,它与全球稳定息息相关。

第二,虽说我们促进人权和民主的努力并非天真的理想主义,但它也不是要将外来价值观强加于其他国家或企图削弱其他国家政府。顾名思义,民主是基于被管理者的意愿。真正的民主不可能强加于人,美国也不可能在其他国家建立民主。民主必须是那些国家人民自己的选择,由他们提出。但是,我们当然可以提供帮助,也确实公开帮助那些努力发展本国民主的人民。诚如布什总统所说:"美国不会把我们自己的治理方式强加到无此意愿的地方。我们的目标是帮助他人找到自己的声音,获得他们自己的自由,走他们自己的路。"

我们认识到,有些国家的政府把我们对世界各地人权和民主的支持视为一种谋求地缘政治影响的无情的零和游戏。我认为,这种看法低估了他们本国公民要求改革的愿望。

是的,我国政府和其他国家的民主政府支持争取和平变革的人民的努力,但我们以透明的方式、以完全符合国际惯例的方式这样做。

第三,我国政府不能、也不是只追求人权政策而置其他重要问题于不顾──如打击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促进不扩散或促进贸易关系等。我们谋求在所有这些重要问题和共同利益上合作。同时,与美国在这些战略领域展开合作并不意味着,如果一个国家不履行对自己人民和国际社会作出的尊重基本权利的承诺,我们会让其放任自流。这对我们来说是原则问题,我们会表明我们的关注。

第四,我们不认为在全球发展生机勃勃、尊重人权、基于法治的民主体制可以一蹴而就。它需要几代人的努力,但是这种努力不容迟缓。我们认为,各国政府不应等到达到某一发展水平后才让本国人民享有基本的信仰、言论、结社和和平集会自由。我们认为,让公民通过行使自己的公民和政治权利而对社会进行最充分的参与,只会更加促进和保持发展。

中国取得了令人刮目的经济成就,赢得了整个国际社会的尊敬。今天,中国人民的生活,他们的私人生活,有了更大的个人空间,仅仅30年前这都是不可想像的。

我这是第一次访问北京。我要告诉你们,就在这极其短暂的时间内──我们昨天才抵达──这座城市的蓬勃生机、繁荣和它的活力令我多么赞叹。我知道,北京不一定代表整个中国,就像到我居住的华盛顿特区参观并不能让人了解美国的全貌一样。但是,我希望在今后的访问中能够看到这个庞大国家的其他地方。

我们知道,贵国政府提出了发展和谐社会的目标,也就是,政府要努力听取和回应公民的关注,例如对腐败的关注,与此同时,政府在努力把中国的新财富进一步扩大到农村地区。尽管如此,我们认为,中国公民在行使国际公认的言论、宗教和集会自由的基本权利方面仍然面临限制。即使是在政策事务上,允许不同观点及其自由表达其实是形成最佳政策的一个途径;让公民抒发不同观点、甚至反对意见,能够使公民有机会发出自己的声音,并且感到他们与国家的前途利益相关。

第五,我们并不是宣称民主必将自然到来,也不是说通向全面民主的道路笔直平坦。但我们确实相信,民主肯定是走向更美好的未来的途径。途中肯定会有障碍和挫折,但前进方向是明确的。赋予公民更大的自由,从而使他们有能力纠正那些妨碍走向更好未来的偏差。

第六,促进人权与民主自由并没有任何秘方。每个国家最终必须找到自己的方式。然而我们认为,一个真正自由的国家具有三个基本而且相互作用的要素,它们是我们公开地在全世界努力帮助促进的具体目标,即自由与公正的选举程序及经竞选产生的各级政府,法治下的各种应责机制,以及一个包括非政府组织和独立媒体在内的强健的公民社会。

一个开放、有活力的公民社会帮助让选举以及当选的正直公民为国家的良好发展发挥作用。同样地,限制非政府组织和新闻媒体的政治空间会给一个社会的政治与经济长期发展造成限制。我们希望,贵国政府在奥运会前宣布的对外国新闻媒体放宽限制的政策,会在奥运会结束后继续下去,并更加放宽。

在今天这样一个日益相互关联和联网的世界里,各国面对的问题十分复杂,即使像中国和美国这样在军事、经济和技术上非常强大的国家,也无法单独处理。

我们在美国取得的经验是:公民社会以及思想与信息的自由交流对解决从贫困到污染、从传染病到自然灾害等一系列问题带来的挑战具有关键作用。非政府组织在我国卡特里娜飓风救灾中发挥了重大作用。我们只需看看中国个体普通公民和非政府组织正在四川省作出的英勇贡献;而大量涌来的自发性援助──例如人们排着长队无偿献血──展示着普通人民的正直与无私以及他们为帮助国家处理因地震造成的国难的坚定决心。中国拥有像你们这样的公民,真是非常幸运。

女士们、先生们,今天我与你们分享的这些对人权与民主问题的想法贯穿在我国政府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关系的处理方式中,它也将贯穿在明天我们与尊敬的中国同行举行的人权对话中。

我们认为,在我们两国之间建立一个互利合作关系,不仅对中美两国人民,而且对全世界都具有重要意义。建立这种关系的基础必须是相互尊重、理解对方的观点──尤其是在我们存在分歧的事务上──以及有愿望找出能够合作的领域。

我希望我今天的讲话以及对话将增进理解,并有助于展现未来共同合作的各种可能。再次感谢你们今天上午来这里听我讲话,谢谢你们的盛情接待,谢谢你们愿意听取我的观点。我们开始对话吧。

(完)

美国国务院国际信息局http://usinfo.state.gov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