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13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法律窗口:教育修正案第九条和体育运动 Title IX and Sports


今天介绍一起发生在美国南部阿拉巴马州伯明翰市的案子。这个案子说的是,阿拉巴马州一位高中体育老师把他所在学区的教育委员会告上了联邦法院,因为这位体育老师曾经向上级主管申诉了学校女子篮球队受到性别歧视的问题,可是因此而被校方解雇。这位体育老师提出,美国国会通过的教育修正案第九条禁止接受联邦经费的教育机构有性别歧视行为,同时保护人们不会因为举报有关问题而受到报复。但是,联邦下级法院对教育修正案第九条却做出了不同的解释。下面请这位体育老师谈谈他打这场官司的经过,同时请有关专家介绍教育修正案第九条的内容。

*杰克逊起诉伯明翰的来历*

1999年,罗德里克·杰克逊被任命为伯明翰市恩斯莱高中的体育老师和女子篮球队教练。他上任后发现,无论是在设施方面,还是在经费方面,女子篮球队的待遇都要比男子篮球队差。据他本人描述,学校女子篮球队使用的是一个破旧的体育场,篮板是木制的,篮圈是弯曲的,体育场里没有暖气。杰克逊向他的上级领导汇报了这些情况。杰克逊说:“我发现女孩子的待遇比男孩子的待遇差, 于是我就向学校体育部主任以及校长反映了这个问题,本以为这个问题在学校内部就可以得到解决。但是,谁知道事情越闹越大,最后上报到学区高中部主任和教育局副局长那里,但是都无济于事。之后,学校给我工作表现不好的评价,并且在2001年5月解除了我的教练职务。”

被解除教练职务后,杰克逊依然担任学校的体育老师。2001年7月,他把伯明翰教育委员会告上了联邦法院。杰克逊谈了他打这场官司的目的。他说:“我们就是要同等的待遇,不管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是黑人,还是白人。所以,我代表这些女孩子,也为自己向上级举报性别歧视问题而受到报复提出了诉讼。”

*诉讼的基础和经过*

代表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教育委员会的律师肯尼斯·托马斯说,杰克逊提出的受到报复的指控没有任何根据。他说:“教育修正案第九条涉及女性体育运动,它的目的是为女运动员争取和男运动员同等的待遇。国会明确规定,这些女运动员是教育修正案第九条的主要受益人,因此只有她们才有权对任何与教育修正案第九条相违背的行为提出申诉和诉讼。但是,这个条款不适用于杰克逊。”

美国全国妇女法律中心的律师迪娜·拉索在这个案子中担任杰克逊的律师。她介绍了联邦下级法院对杰克逊一案的判决。她说:“杰克逊根据教育修正案第九条把伯明翰教育委员会告上阿拉巴马州联邦地区法院。1972年通过的教育修正案第九条规定,接受联邦经费的任何教育机构都不能有性别歧视行为,这包括几乎所有的公立学校和大学。杰克逊说,他是因为举报学校性别歧视问题而受到报复并被解除教练职务的。但是,联邦地区法院判决说,他没有诉讼理由,因为教育修正案第九条不包括因举报受到报复而提出的诉讼。”

杰克逊对这一判决不服,继续上诉到联邦巡回上诉法院,这一回他把原来聘请的律师辞退了,由自己到法庭申辩。但是,上诉法院同样做出不利于他的判决。判决说,即使可以因举报歧视问题受到报复而提出诉讼,也应该是由直接受到歧视的女子篮球队队员,而不是由作为男性教练的杰克逊提出诉讼。但是,各联邦上诉法院之间对这类诉讼的判决也不一致。另一个联邦上诉法院曾经在一起类似的案子中,对举报人做出了有利判决。在那起案子中,维吉尼亚一所学校的一位行政人员指称,学校的黑人学生受到种族歧视,因为他们被排除在某些教育计划之外。之后,这位行政人员被校方解雇,于是她把所在学区告上了联邦法院,法院判决说她有权提出诉讼。由于不同的联邦上诉法院在类似的问题上各有不同判决,谁是谁非最后只好由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来裁决。

杰克逊在上诉法院败诉后,迪娜·拉索律师打电话给他,表示愿意代表他打这场官司,杰克逊欣然接受。2003年5月,杰克逊上诉到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联邦最高法院同意在2004年秋季审理这个案子。联邦最高法院在这个案子中要解决的问题有两个。第一个问题是教育修正案第九条除了禁止性别歧视以外,是否还禁止对举报性别歧视问题的人进行报复。第二个问题是,举报人,而不是直接受害人,是否有权提出诉讼并要求得到赔偿。

迪娜·拉索认为,教育修正案第九条不仅保护受到歧视的人,也保护那些敢于揭露歧视问题的人。她说:“我们的论据非常简单。免受歧视的权利也包括人们不应该因为举报歧视问题而受到报复的权利。既然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承认人们可以根据教育修正案第九条提出反歧视诉讼,那么也应该允许人们因为受到报复而提出诉讼。”

预计,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将在2005年6月对这个案子做出最后判决,判决不仅可以解决联邦下级法院在这个问题上的分歧,还有可能影响教育修正案第九条在全美教育机构中的实施。

*教育修正案第九条的内容*

上面介绍了杰克逊起诉伯明翰教育局一案的起因和诉讼经过。起诉方和被起诉方在这个案子中围绕的主要法律问题是教育修正案第九条。那么,教育修正案第九条究竟是在什么背景下产生的呢?它的主要内容有哪些呢?

20世纪60年代末和70年代初,美国民权和妇女民权运动势如破竹。1972年,为了改变女性在教育方面受到不平等待遇的局面,美国国会通过教育修正案第九条,经尼克松总统签署成为法律。在这条法律通过之前,美国的教育体制偏袒男性,有的时候甚至公开歧视女性。那时,学校可以限制女性的招生人数,很多高中课堂甚至男女分班。教育修正案第九条规定,任何人都不应该因为性别的原因,被排除在由联邦资助的教育和活动计划之外以及被剥夺这个计划和活动提供的待遇、或者因为性别原因受到这个计划和活动的歧视。简而言之,这个条款禁止接受联邦经费的教育机构有任何性别歧视行为,它适用于由联邦资助的教育机构的任何教育计划,包括入学、招生、课程设置、职业教育、体育教育等各个方面。无论是幼稚园,还是大学,无论是公立学校,还是私立学校,只要接受了联邦资助,就受到这个条款的约束。如果某个教育机构被发现违反了教育修正案第九条,那么它的联邦经费就将取消。

维吉尼亚大学健康和体育学教授琳达·邦克指出,教育修正案第九条所涉及的范围很广。她说:“教育修正案第九条说,男女学生不仅在体育,而且在数学、科学或其它任何领域都享受同等的机会非常重要。这个法律不允许有性别歧视行为,例如如果允许男生有足球队,也应该允许女生有足球队,如果允许男生上高等微积分课,也应该允许女生上高等微积分课。”

虽然教育修正案第九条没有说明什么样的行为构成非法歧视,也没有列举什么类别的歧视受到这条法律约束,但是,美国法庭把破坏平等的体育运动机会、性骚扰以及对孕妇的歧视等,都包括在第九条的范畴之内。教育修正案第九条通过后,由美国教育部民权办公室负责实施。琳达·邦克教授指出,就体育运动而言,这个条款要求教育机构从参与、待遇和体育奖学金三方面,向所有学生提供平等的体育运动机会。她说:“学校可以通过三方面表明它的做法是平等的。首先,它要证明,学校为男女生提供了同等的机会,例如,如果男生占学生总人数的百分之五十二,女学生占百分之四十八,那么,就要把百分之五十二的机会给男生,把百分之四十八的机会给女生。第二,学校要证明,在大学奖学金方面为男女学生提供了平等的机会。第三,学校要证明,它在体育设施、设备以及训练时间的安排等方面给予男女学生平等的待遇。”

邦克教授说,要求男女学生在购买体育设备方面花钱要一样多是不恰当的,但是要求他们在体育设备方面质量要一样好是可以的。邦克教授以美式橄榄球为例指出,美式橄榄球运动在美国非常流行,但是橄榄球设备非常昂贵,因此,不能要求女子网球队和男子橄榄球队的经费要一样多,但是如果男子橄榄球队得到了最先进的设备,就可以要求女子网球队也同样得到最先进的设备。

美国教育部民权办公室也是根据上面这三个因素,评估教育机构是否提供了平等的体育机会。首先,参与体育运动的男女学生人数是否和这个教育机构男女招生人数成比例;其次,如果教育机构没有满足上面的比例要求,它是否一直在为减少性别方面的歧视而努力;再者,教育机构是否为满足女性的利益和提高她们的能力提供了足够的体育运动机会。在确定受到的待遇是否公平方面,教育部民权办公室要把诸如设施、设备、比赛、训练时间以及旅行补助等方面的因素考虑在内。这个条款虽然不要求教育机构为男女学生体育运动计划提供同等的经费,但是,如果经费差异导致了机会的不平等,就有可能触犯教育修正案第九条。

*教育修正案的争议*

第九条的通过和实施给美国社会带来巨大的影响,根据有关专家估计,1972年女运动员只能得到体育运作经费的百分之二,而且几乎拿不到任何体育奖学金,担任体育教练和在大学体育系担任行政职务的女性寥寥无几。参加大学正式体育队的妇女也不到三万人,如今已经超过十五万人。参与体育运动的高中女生当时不到三十万人,如今已有三百多万人。一些人士认为,美国女性在2004年夏季奥运会上表现杰出,要归功于为美国女性提供了和男性同等竞争机会的教育修正案第九条。

但是,教育修正案第九条自从1972年通过以来并不是一帆风顺的。支持教育修正案第九条的人士指出,这条法律在推动女性更多地参与体育运动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是,批评人士说,教育修正案第九条产生了一个配额制,导致一些大学为了满足配额,不得不削减一些男性在摔跤、游泳、体操这类被看作是非主流的体育项目。芝加哥大学摔跤队主教练利奥·科克就持这种观点。他说:“首先,目前女生占美国大学人数的百分之五十六,男生占百分之四十四。如果要求男女运动员的人数和男女入学人数比例相称,那么,参加正式体育项目的男生人数就只能是百分之四十四。其次,男女学生的兴趣很不一样。美国大学舞蹈队中,女生占百分之八十五,在学习护士专业的学生当中,女生占百分之九十五,而在学习工程专业的学生当中,男生则占大多数。在这些学术方面,我们并没有什么比例要求。但是,在校际体育运动方面,我们却为了满足配额,导致男运动员人数大量减少。”

琳达·邦克教授不同意这种观点。她说:“教育修正案第九条实行的不是配额制。它说的是,男女应该享受同等的教育机会,也就是说,如果你给男子体育运动拨款五十万美元,那么给女子体育运动的拨款也应该与其相当,因为这样做才公平。这就好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如果你把儿子和女儿都送去野令营,你不会把一个孩子送到要价高一倍的野令营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