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45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法律窗口:美国的贩卖人口案 Human Trafficking in the U.S.


这次节目为您介绍被美国司法部列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一起贩卖人口案。这起案子开始于20世纪90年代后期,被告是一位韩国公司的老板,原告是两百多名从中国和越南招收的劳工,但是案发地却在远离美国本土的美国领地美属萨摩亚岛上。由于案情严重,所以惊动了美国劳工部、司法部以及联邦调查局等政府部门,官司一直从民事法庭打到刑事法庭,到现在仍然没有了结。下面,我们先来讲一讲这起案子的来龙去脉。

*美属萨摩亚和大宇萨服装公司*

萨摩亚群岛位于南太平洋,距离夏威夷大约两千三百英里。萨摩亚群岛从19世纪后半叶开始被一些西方发达国家分割为东西两部份,西萨摩亚先后由德国和新西兰管辖,后来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称为萨摩亚独立国。东萨摩亚由美国管辖,又称美属萨摩亚。从1900年开始,美属萨摩亚一直是美国的领地。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它还是美国的海军基地。美属萨摩亚的面积大约为一百九十九平方公里,人口五万八千多,美属萨摩亚人属于美国国民,但不是美国公民,除了不能投票选举总统之外,他们享受和其它美国人一样的权利。美属萨摩亚有自己的移民法,非美国公民可以移民到这里或在这里工作。过去几十年来,外来移民,特别是外籍劳工的人数迅速递增。

作为美国领地,美属萨摩亚出口到美国的纺织品不象其它许多进口的纺织品那样受到限额和关税的限制。另外,那里的最低工资比美国本土低一半,劳动力价格低廉。那里生产的服装还可以打上“美国制造”的标签,因此,这个地方特别受到服装业的青睐。20世纪90年代,韩国商人李吉洙在岛上开了一家名叫“大宇萨”的服装厂。1998年,他到中国和越南等地为服装厂招收劳工,先后一共有二百七十名工人被他带到这个岛上。

*中国和越南劳工的不幸遭遇*

檀震来自中国辽宁省,他在来美属萨摩亚之前在农村当货车司机。1998年10月,他和十多名中国劳工一起来到美属萨摩亚。李吉洙和这些中国劳工签定了三年的合同,答应每个月给他们七百五十美元的工资,而且吃住免费,四个人住一个房间,房间里还有电视和空调。檀震说,他们到了以后,才发现上当受骗了。他说:“ 我们去了以后发现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十八个人住一个房间,也没有电视,也没有空调。工资也不是他所说的七百五十美金,而是每个小时两块五。一个月下来,如果正常工作,没有加班,也就挣四百多美金。即使是这样,我们也认了,只要天天正常工作就可以,因为出来时,中间人从中盘剥,花了一大笔钱。我是花七万多人民币来的,但是只要有工作可做,可以把债还清, 总有把债还上的这一天。”

这些外国劳工当中,绝大多数是来自越南经济贫穷地区的女工,他们通过越南劳务输出服务公司认识了李吉洙。这些公司到越南乡下,在地方官员和警察的配合下,招收越南人到国外去工作。密米是一个越南女工,她为了能得到这个在她看来到国外工作挣钱的好机会,借了一大笔钱来支付各种费用,而且还要忍受和丈夫女儿分离的痛苦。她没有想到,等待她的却是另一番光景。密米说:“我和这个越南公司签了到美属萨摩亚工作的三年合同。他们答应每个月给我四百八十美元,而且管吃管住。可是,我去工作后,他们没有给我工资。有的时候,他们连续付我三个或四个月工资,然后就停了。我们三十六个人住在一个房间里,而且吃住都要自己掏钱。”

协助美国司法部调查这些越南劳工情况的艾奥华大学法学院教授马克·赛德尔说:“这些女工,有的是年轻姑娘,有的是中年妇女,她们来自越南北部和中部的乡下,那里失业率非常高。因此,对很多越南人来说,能到国外工作挣钱,而且可以把一些钱寄回家,这种机会对她们来说是很难放过的。”

*劳工在民事法庭起诉李吉洙*

中国和越南的一些劳工负债累累,背井离乡,到韩国商人李吉洙在美属萨摩亚开的服装厂工作,他们到了美属萨摩亚后才发现现实和他们想象的完全不同。李吉洙不仅不履行合同中答应给他们提供的劳动报酬和待遇,而且还拖欠他们的工资。问题败露后,美国劳工部先后在1999年和2000年下令“大宇萨”服装厂偿还拖欠工人的工资,并对李吉洙罚款几十万美元。但是,问题始终没有得到解决。于是一些劳工就去找律师帮助。华裔律师林姿秀分别代表中国和越南劳工,1999年和2000年在民事法庭对李吉洙提出起诉。林姿秀律师说:“这个血汗工厂四周有围墙和大门,工人们生活和工作都这里面,出入只有一个门,门口有警卫。案子的起因是,一些工人因为吃不饱饭跳出围墙,找到我的朋友寻求帮助,我的朋友又把他们介绍给和我合作的另外一位律师。我们决定接受这个案子,代表工人提出起诉。”

林姿秀律师介绍了他们打这场官司的法律基础。她说:“我们提出诉讼是基于‘劳工公平标准法’的规定。首先,工人每工作一个小时,就要得到一个小时的劳动报酬,每加班一个小时,也要得到相当于原工资一倍半的加班费,而且雇主必须及时支付工资。但是,李吉珠没有按照法律的要求支付工人工资,我们的工人有时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都领不到工资。其次,合同保证向工人免费提供三餐,实际情况是工人吃饭要自己花钱。另外,工厂没有做到让工人们自由出入这个封闭的社区。”

*民事法庭做出有利于劳工的判决*

美属萨摩亚高等法院对中国和越南劳工提出的民事诉讼进行了十八天的审讯。法院的调查发现,“大宇萨”和几家劳务公司非法向劳工们收取了三千到七千美金的劳务费和手续费,一名越南人为了来美属萨摩亚工作甚至变卖了自己的房产。法庭说,工人们生活和工作都在一个封闭的社区内,生活区由八个房间组成,每个房间可以住三十六人,工人们睡在上下铺的双人床上,一旦床铺紧张,他们就不得不两个人挤在一张床上。每个房间有一个公用的洗浴设施,淋浴和厕所没有经过维修,有的已经长久失修,而且也不提供草纸和热水。厂方规定了宵禁的时间,有些违反规定的工人受到工厂警卫的拳打脚踢。另外,厂方不提供新鲜的蔬菜和水果,每餐只供应一种主食和一种蔬菜,一般是白菜汤,一个星期仅有两到三餐能吃到肉。根据专家的作证,工厂提供的饭食没有达到美国农业部规定的新鲜食物和水果摄取量的要求。法庭还指出,“大宇萨”服装厂给工人发放工资一向不固定,有的时候工人连一分钱都拿不到。当地的最低工资标准本来就很低,只有二点六美金。但是,这些中国和越南劳工每个小时只能拿到二点二五美金到二点三五美金,而且厂方还拖欠工人工资,不给工人发加班费,声称食宿免费可以抵消加班费。对于那些通过律师要求支付工资的工人,厂方以解雇和遣返来威胁,有些劳工甚至被送回国。久而久之,厂方和工人之间的矛盾日益激化。有一次,越南劳工因厂方拖欠他们的工资举行罢工,厂方为强迫工人复工和他们发生冲突,一名越南女工的一只眼睛被打瞎,另一名男子的一只耳朵失去听力。美属萨摩亚高等法院2002年4月20号做出判决,下令“大宇萨”服装厂向中国和越南劳工支付三百五十万美元的赔偿,这相当于每位工人平均拿到一万三千美元。但是,因为各种原因,劳工们至今没有拿到这笔赔偿金。

*美国政府对李吉洙提出刑事起诉*

在法庭对这起民事案件审讯的同时,“大宇萨”服装厂因资金短缺而宣布破产。美国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派人到当地展开调查,之后逮捕了李吉洙,并且以贩卖人口罪的指控在夏威夷联邦法庭对他提出起诉。根据美国法律,贩卖人口是指招收、收容,运送、供应某个人,然后通过武力、欺骗或强制手段对他进行剥削,以达到强制奴役等目的。根据美国司法部的最新统计数据,每年大约有一万七千人被贩卖到美国。这些人受到强制劳役剥削或者用于商业目的的性剥削。需要指出的是,贩卖人口和走私人口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国际正义使命”组织的负责人之一沙伦·科恩解释了这两者之间的区别。他说:“走私人口是指非法把人带出国界。在不通过正常的移民或旅游渠道,也不具备任何法律文件的情况下,把人从一个国家带到另外一个国家,这就可以被看作是人口走私。而贩卖人口不需要跨越国界,这就是说,把人从一个地方带到另外一个地方对他进行剥削。走私和贩卖人口之间的根本区别是,人口走私贩子在走私人口时,不需要通过武力或强制手段来达到目的,被走私的人可能心甘情愿花钱让人口贩子把他从一个地方带到另外一个地方。但是,人口拐卖贩子在贩卖人口时,要用欺骗和强制手段把人从一个地方带到另一个地方进行劳务剥削,或是用于商业目的的性剥削。”

在刑事案件中担任美国司法部顾问的艾奥华大学法学院教授马克·赛德尔说:“需要指出的是,越南劳工最初是自愿来美属萨摩亚的,但是他们得到保证说,他们会受到人道的待遇,并享受一定的报酬和劳动条件。但是,这些允诺都没有兑现,这是使之成为强制劳役和贩卖人口案子的原因。”

*刑事法庭做出有利于劳工的判决*

韩国商人李吉洙先后聘请了两位律师为他辩护。他的第一任律师亚利桑大·西尔维特认为,这只是一起单纯的劳工纠纷案,他不理解美国政府为什么对这起案子要如此兴师动众。他说:“我们的辩护理由是,这起案子大不了是一起劳资双方的纠纷。工人们声称自己是强制劳役的受害人,是在小题大作,他们这么做,是试图利用美国的法律,不仅能让自己留下来成为美国公民,而且把在中国和越南的家属接来,让他们也成为美国公民。”

但是,美国司法部负责民权事务的副司法部长亚历克斯· 阿科斯塔反驳说:“这些越南劳工花了五千到八千美金才得到这份工作。但是,他们去了之后,却受到虐待、殴打和报复。这些妇女所处的环境以及他们受到的虐待已经远远超出了劳工纠纷的范畴。”

2003年2月11号,夏威夷联邦法庭判决李吉洙十一项强制奴役罪成立,他还被判犯有勒索和洗钱等其它罪行。李吉洙的第二任律师厄尔·帕廷顿提出,不应该由夏威夷的联邦法庭来审理李吉洙的案子,因为案发地在美属萨摩亚,而不是在夏威夷。帕廷顿律师说:“美国政府提出,由于美属萨摩亚没有联邦法庭,所以可以在离它最近的联邦地区法庭,也就是夏威夷联邦法庭审讯李吉洙。但是,我们的立场是,要不要在美属萨摩亚设立联邦法庭,应该由国会批准,如果国会没有这么做,那么就应该由相当于州法庭的美属萨摩亚高等法院来审理联邦犯罪以及在美属萨摩亚的犯罪。”

美国有联邦和州两套法律体系。一般来说,州犯罪由州法庭审理,联邦犯罪由联邦法庭审理。各州既有本州设立的法庭,也有联邦设立的法庭,但是,美属萨摩亚是唯一没有设立联邦法庭的美国领地。

*中国和越南劳工的近况*

帕廷顿律师准备代表李吉洙提出上诉。这个案子最后有可能上诉到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那么,那些中国和越南劳工到哪里去了呢?他们的境况如何?“大宇萨”服装厂倒闭后,许多劳工面临要么回国,要么继续留在美国两个选择。很多越南人因担心无力偿付债务而不敢回国,但是,如果留在美国,已经失去工作的工人又很难保持合法身份。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候,美国国会2000年通过了“人口拐卖受害者保护法”,这项法律一方面是为了加强美国国内打击拐卖人口的力度,另一方面是为了协同世界其它国家打击拐卖人口的犯罪活动。对这些中国和越南劳工来说,这项法律中最重要的一项是为那些被拐卖到美国的外国受害人提供T签证,这种签证允许那些在案件调查过程中愿意与执法人员合作并满足一定条件的受害人继续留在美国。这些受害人在拿到T签证三年后,还可以申请美国永久居留权,也可以为配偶和子女申请非移民身份。美属萨摩亚“大宇萨”服装厂的这批中国和越南劳工是第一批得到T签证的外籍人。但是,当年来美属萨摩亚的劳工,有的已经回国,有的转到美国其它州。上面提到的中国工人檀震目前在夏威夷浸洗派基督教学院做维修工。越南女工密米在首都华盛顿找到一份工作,她现在最大的心愿是把在越南的丈夫和女儿接到美国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