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0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法律窗口:同性恋法:同性恋婚姻 Gay/Lesbian Laws: Same-Sex Marriage



麻萨诸塞州最高法院前不久做出了一项震惊全美的判决,给予同性恋伴侣结婚的权利,这在美国历史上是开天辟地头一次。20世纪末,佛蒙特州曾经通过法庭判决和议会通过的法律,允许同性恋伴侣组成“民事结合”家庭,并给予他们和异性伴侣同样的权利和义务。之后,美国其它一些州也出现了一些婚姻替代物。但是,“民事结合”似乎是美国同性恋争取到的最高地位。麻萨诸塞州最高法院的最新判决,使这一切发生了彻底的改变。下面,我们就来介绍法庭的这一判决,以帮助各位了解同性恋问题在美国的最新动态。

*同性恋伴侣为结婚提出诉讼*

下面介绍的第一起案子发生在美国东北部的麻萨诸塞州。案子的原告是七对同性恋伴侣,他们为了得到和异性伴侣同等的法律权利和义务,到各自所在地的政府申请登记结婚,但是遭到拒绝。为此,他们到法庭上告了负责实施州婚姻法的州公共卫生部,他们提出与自己喜欢的人结婚是受到州宪法保护的基本权利,要求法庭根据麻萨诸塞州的法律宣布他们有权结婚。

七对同性恋伴侣中的加里·查默斯说:“ 我们之所以提出这一诉讼,是因为麻萨诸塞州政府以及联邦政府给予已婚夫妇一千四百多项福利、权利和义务,我们作为同性伴侣都无法享受,因为我们没有结婚的权利。”

设在纽约的“结婚自由”组织的执行主任埃文·沃尔夫森进一步指出:“同性恋者和非同性恋者一样,渴望有结婚的自由,他们希望以此来表达对彼此的爱慕和忠贞,明确双方的配偶关系,争取经济上的保障,并且得到法律所赋予婚姻的所有有形的和无形的优惠。由于婚姻关系在生活的各个方面赋予已婚配偶各种法律和经济保障,例如医疗保险、移民、养育子女、税收、财产继承以及离婚等各项权利,所以,同性恋伴侣和异性伴侣一样,也十分渴望得到这些权利。”

麻萨诸塞州政府在法庭上提出,婚姻不是一项受宪法保护的权利,这个问题要接受州议会的审议。麻萨诸塞州政府还提出,同性恋婚姻不仅会给州政府和私营企业造成过于沉重的财政负担,还会对生育和养育孩子不利,因为最理想的养育环境是有异性双亲,父母双方各自发挥独特的作用。

代表麻萨诸塞州七对同性恋伴侣的玛丽·博诺托律师反驳说:“根据麻萨诸塞州宪法,不向同性恋伴侣颁发结婚证是毫无道理的,而且是不平等的,应该按照对异性伴侣规定的同样条件,给同性恋伴侣颁发结婚证。另外,从政府那里申请得到结婚证,已经上升到一项基本权利的高度。和什么人结婚是个人的选择,政府不应该干涉。”

*麻萨诸塞州最高法院的判决*

那么,麻萨诸塞州的婚姻法对同性恋婚姻是如何规定的呢?纽约霍福斯特拉大学法学院教授乔安娜·格罗斯曼说:“麻萨诸塞州的婚姻法没有说明婚姻究竟是异性之间的结合,还是同性之间的结合,这在婚姻法中是很常见的。美国大多数州的法律,至少在最初制定时,从来没有明确说明婚姻必须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之间的结合,因为这被看作是不言而喻的事实。过去十几年中,由于这个问题开始引起争议,很多州修改了各自的婚姻法,明确规定婚姻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之间的结合,并指出和同性结婚是不允许的。但是,麻萨诸塞州没有修改它的婚姻法。”

麻萨诸塞州最高法院2003年11月18号做出判决说,禁止同性恋婚姻违反了州宪法有关正当法律程序和平等保护条款。判决还说,两个自愿结婚的同性恋伴侣希望得到民事婚姻所享受的保护、福利和义务,对此麻萨诸塞州政府不能加以拒绝,因为麻萨诸塞州宪法禁止制造二等公民。法庭要求州议会在一百八十天之内,根据法庭的判决实施州的婚姻法,也就是说,从2004年5月17号开始,必须向同性恋伴侣颁发结婚证。

法庭判决之后,由于遭到各方的压力和反对,麻萨诸塞州议会马上通过一个法案,提出不要给予同性恋伴侣结婚的权利,但是可以采纳佛蒙特州的“民事结合”模式,给予同性恋伴侣所有的福利、保护、权利和义务。之后,麻萨诸塞州最高法院被要求对这条法律的宪法性做出裁决。2004年2月4号,麻萨诸塞州最高法院以四比三的微弱多数,重新确立了先前的判决。判决明确指出,同性恋伴侣有结婚的法律权利。判决还把婚姻的概念从以往的“只限于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之间的结合”,重新解释为“两个人作为伴侣自愿的结合”。针对议会提出“民事结合”的法案,判决指出,这种结合会使同性恋伴侣处于“不符合宪法的、低人一等的、受到歧视的地位”。

乔安娜·格罗斯曼教授分析了法庭的判决。她说:“麻萨诸塞州的宪法和联邦宪法一样,保障所有公民都享受同等的权利。但是,州宪法的解释可以比联邦宪法的解释笼统一些。麻萨诸塞州最高法院把公民享受同等权利条款解释为不能因性别或性取向,而把人分别对待。”

上面谈到了佛蒙特州的“民事结合”。1999年,佛蒙特州最高法院做出判决,要求给予同性恋伴侣和异性伴侣同样的法律权利和义务。之后,州议会根据法庭的判决,通过“民事结合法”,允许同性恋伴侣组成“民事结合”家庭。那么,麻萨诸塞州的同性恋婚姻和佛蒙特州的“民事结合”有何区别呢?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伊丽莎白·巴特勒特分析说:“麻萨诸塞州和佛蒙特州两起案子之间的区别是,麻萨诸塞州最高法院判决说,给同性恋伴侣婚姻所有的福利,但是不给他们婚姻的名分,而把他们分别对待,这种作法剥夺了他们的宪法权利,因为这种作法使同性恋者低人一等,并且得不到完全承认的婚姻关系。”

*麻萨诸塞州判决的影响*

根据麻萨诸塞州最高法院的判决,2004年5月17号,这个州的同性恋伴侣就可以申请登记结婚了。伊丽莎白·巴特勒特教授说:“美国目前没有一个州允许同性恋结婚。有一些州的法庭虽然判决说,把同性恋排除在婚姻之外是违反宪法的。但是,这些判决后来又因为州宪法的修改而被推翻。目前美国五十个州当中,没有一个州有同性恋婚姻。但是,到麻萨诸塞州的判决实施时,将会出现美国第一批同性恋婚姻。”

麻萨诸塞州“家庭研究院”的主席罗纳德·克鲁斯分析了法庭的判决一旦实施,对其它州可能产生的影响。他说:“因为来自其它州,比如田纳西、乔治亚或维吉尼亚等州的同性恋伴侣,会跑到麻萨诸塞州申请登记结婚,然后再回到他们各自所在的州,要求它们承认麻萨诸塞州的结婚证。这种情况最终会通过法律诉讼,由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来裁决婚姻的概念究竟是什么。”

麻萨诸塞州众议员杰伊·考夫曼认为,麻萨诸塞州在同性恋婚姻的问题上和其它州不同。他说:“ 我们正在驶向一片未知的领域。同性恋婚姻不仅对麻萨诸塞州,而且对全美来说,都是一个新的概念。麻萨诸塞州的民意和代表民意的州议员在这个问题上既有支持的,也有反对的,双方势力旗鼓相当。这和全美其它州形成鲜明对照,因为大多数州都以压倒多数通过宪法修正案,用传统的方式解释婚姻。”

杰伊·考夫曼众议员指出,麻萨诸塞州如果为了禁止同性恋婚姻而进行修宪,而且最终修宪成功,至少需要两年半的时间。他预计,最快也要等到2006年11月。所以,至少从2004年5月到修宪之前,根据麻萨诸塞州的法庭判决,同性恋伴侣是可以结婚的。

*旧金山市向同性恋颁发结婚证*

继麻萨诸塞州之后,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市采取更激进的作法。2004年2月14号,它率先在全美第一个向同性恋伴侣颁发结婚证,全美各地的同性恋伴侣都跑到旧金山市申请登记结婚。这个举动又掀起了新一轮的法律诉讼,几个反对同性恋婚姻的组织到法庭上控告旧金山市长违反加州宪法。

旧金山市长为自己的决定辩护说,根据加州宪法的平等保护条款,拒绝颁发同性恋伴侣结婚证是违法的。但是,代表原告“加州家庭”组织提出诉讼的马修·斯塔韦尔律师指出,市长没有解释宪法的权利,因为这是法庭的职责。他指出,加州宪法明确规定,在法庭没有推翻某条法律之前,任何一个政府机构,包括市政府以及市长,都必须遵照执行。斯塔韦尔律师说:“加利福尼亚州和其它州一样,市长是要服从法律的。加州的婚姻法讲得很清楚,婚姻只能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之间的结合。在加州,非法颁发结婚证是犯罪行为,例如一个男人为了娶几个女人,或者一个女人同时嫁几个男人,而旧金山市市长给他们颁发结婚证,他就是在犯罪,并且有可能因此蹲三个月到一年的监狱,同时还要缴付罚款。在这个案子中,改变婚姻法,实际上就是违反了刑法。”

乔安娜·格罗斯曼教授认为,旧金山市长的决定没有法律基础。她说:“这个决定是旧金山市长,而不是加州最高法院做出的,所以这个决定没有任何法律基础,它明显违反了加州的婚姻法,加州婚姻法明确指出同性之间的婚姻是无效的。所以,从法律上讲,这些婚姻是无效的,市长要求承认这些同性恋婚姻,显然是大胆之举。”

目前,加州最高法院已经颁发临时中止令,要求政府官员停止向同性恋伴侣颁发结婚证,但是没有宣布已经颁发的四千个结婚证无效。法庭的临时中止令将一直持续到2004年5月或6月加州最高法院就有关案件举行口头陈述为止。同性恋婚姻已经波及全美其它一些州,继旧金山之后,俄勒冈州、纽约州、新泽西州以及新墨西哥等州的一些城市也开始为同性恋伴侣颁发结婚证。这个趋势已经引起保守派人士的极大关注。

*保守派人士对同性恋婚姻表示关注*

麻萨诸塞州“家庭研究院”的主席罗纳德·克鲁斯说:“根据数据统计,同性恋只占美国人口的百分之二,但是和其余百分之九十八的人口相比,这百分之二的人口要求所谓的权利和争取地位的呼声却非常高。我们当中很多人不反对同性恋私下进行的活动。但是,我们对同性恋问题进入公共法领域感到担心。我们认为,婚姻应被解释为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之间的结合,因为人类传宗接代需要男女双方才能实现。”

保守派组织“美国价值观”的主席、美国前总统里根的国内政策总顾问加里·鲍尔指出,全美各地的同性恋发展趋势代表了一小批利益团体对家庭结构发起的攻击。他认为,同性恋婚姻并没有得到美国人的普遍支持。鲍尔指出,“几千年以来,美国,乃至全世界,婚姻都被解释为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之间的结合,实际上,所有文化都是这么定义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婚姻制度要保证尽可能多的孩子既有父亲,也有母亲,而且父母要对他们承担法律和道德义务。一些法官和政客在少数几个州的推波助澜使美国的婚姻真正出现危机。”

目前,试图通过立法渠道修改联邦宪法、阻止同性恋婚姻的努力也在进行之中。美国总统布什已经公开表示支持修改美国联邦宪法,禁止同性恋婚姻。他说,这个国家必须阻止婚姻的定义永远在发生改变。预计,有关同性恋婚姻的法律争议还会持续下去。最后需要指出的是,美国涉及同性恋的法律主要在州一级,也就是说,这个问题的决定权在各州。因此,无论是麻萨诸塞州最高法院的判决也好,加利福尼亚州最高法院今后的判决也好,都只适用于本州。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