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40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法律窗口:首都华盛顿的投票权 D.C. Voting Rights


2004年美国总统大选初选已经拉开帷幕,首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第一个举行初选,以往华盛顿的初选都在5月进行,而今年却提前到1月13号举行。这一方面是因为和很多州一样,华盛顿特区担心如果初选时间太晚,无法对总统候选人提名发挥关键作用,另一方面,还因为华盛顿希望通过第一个举行初选,引起人们对它在国会的代表没有投票权问题的重视。您也许会问,在美国这样一个实行民主与法治的国家,人人享有同等的、基本的投票权,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可是,在堂堂的一国首都,老百姓在国会的代表为什么没有国会的投票权呢?

*为什么没有投票权*

如果你走在首都华盛顿的大街上,可以看到这里注册的汽车牌照上面写着"Taxation Without Representation"(要纳税,无代表)的字样。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华盛顿特区的居民和其它各州的居民一样需要纳税,但是他们在国会的代表却没有投票权。这是为什么呢?美国联邦政府分行政、立法和司法三大机构。总统是行政机构的首脑和军队总司令,最高司法机构联邦最高法院具有司法审查权,立法机构国会分众议院和参议院,它可以确认联邦政府官员和联邦法官,对总统进行弹劾,它还掌握着拨款和宣战权以及通过涉及人民生活的各项法律的权力。由此可见,在国会的投票权对于每位公民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

那么,首都华盛顿的居民为什么例外呢?这要从美国建国早期讲起。1776年7月4号,北美13个殖民地宣布脱离英国的殖民统治而独立,建立美利坚合众国。1787年,美国的开国先父在费城举行制宪会议,制定了沿用至今的联邦宪法。宪法第1条第8款规定,对于某些州让给合众国,经国会接受而成为合众国政府所在地的地区(不得超过10平方英里),国会在一切事项中都可以行使专有的立法权,这个条款等于把首都的立法管辖权全部交给了美国国会。1791年,第一任总统乔治·华盛顿把波多马克河周围的一片土地以及马里兰州和维吉尼亚州的部分地区选定为新国家的首都,这就是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

华盛顿政治社会学家马克·戴维·理查德斯说:“美国13个独立的州当时彼此相争,他们都希望把首都设在自己的州。开国先父们认为,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是在13个州之外再设立一个单独的地区,这就是为什么首都华盛顿是联邦管辖区,而不是一个州的原因。”

设在首都华盛顿的争取投票权的组织“民主基金”的执行主任肖恩·腾纳说,那时各州的权力非常大,因此华盛顿总统和其他宪法制定者担心,如果把首都设在某个州,会导致这个州的权力过大。腾纳说:“当时各州都有自己的军队,比现在强大得多。华盛顿总统担心,如果把首都设在某一个州,会引起其它州的妒忌。因此,宪法规定,只有国会对首都华盛顿的政府拥有控制权。”

美国的开国先父们还担心,联邦政府容易受到政府所在地选民的影响,因此就反对给予首都华盛顿在国会的投票权,也不给华盛顿特区以州的地位。因此,两百多年来,首都华盛顿的居民虽然和其它州的居民一样纳税,并履行公民的各项义务,但是,在投票权问题上一直处于这种所谓的“不平等”地位。

*争取投票的努力*

支持给予首都华盛顿投票权的人士认为,这种做法和美国建国的民主理念以及国际人权标准格格不入。持这种观点的首都华盛顿居民通过各种形式的努力,先是在1961年赢得了投票选举总统的权利,又在1970年争取到选举一名国会众议院代表的权利,但是这名代表在国会没有投票权。1973年,美国国会通过“地方自治法”,使得首都华盛顿的市民第一次可以选举市政府,其中包括一名市长和13人组成的市议会。不过问题是,华盛顿特区通过的所有法律仍然可以被国会推翻,地方预算也要经过国会和总统的批准。华盛顿居民在国会的代表没有投票权的问题,始终没有得到解决。

设在首都华盛顿的争取投票权组织“民主第一”的执行主任蒂莫西·库珀解释说:“为了纠正这个问题,人们做出了很多努力。1993年,一项给予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州的地位的法案虽然提出来了,但是没有通过。在这之前,国会众议院通过了一个宪法修改草案,然而在交给各州议会表决时却没有通过。争取华盛顿特区人民投票权的各种努力都失败了。”

华盛顿市议员杰克·埃文斯说,华盛顿人口大约有60万,按人均计算,它派兵打仗的人数比一半的州要多,交税也超过好几个州。他说:“我是美国公民,又住在首都华盛顿,我们生活中的很多问题,包括是否要进行战争等,都是由国会来决定的。但是,我的国会代表却不能和其他美国人选出的国会议员那样行使投票权,这种情况必须改变。”

“民主基金”的政治顾问查克·蒂斯指出,华盛顿特区现在有很多问题得不到解决都是因为缺少自治权和在联邦政府中的发言权而造成的。他说:“当其它州的居民面临挑战,需要财政资源或者立法来解决自己的问题的时候,他们会找到自己的国会议员去反映问题并寻求帮助,但华盛顿特区居民的国会代表没有投票权,所以当我们需要政府帮助和支持的时候无人可以求助,只好等着由其它州的国会议员决定我们的命运了。”

蒂斯说,即使其它州的国会议员关心华盛顿特区的问题,但是他们的首要职责是考虑本州选民的利益,由于资源有限,在这些议员为自己的州争取到资金之后,留给华盛顿的就所剩无几了。蒂斯指出,由于在国会中没有发言权,华盛顿特区在很多方面都落后于其它的州。

*民主与共和两党的立场*

首都华盛顿共和党委员会主席贝齐·韦若表示,该委员会全力支持首都争取得到投票权的努力。他说:“我们认为,我们在国会众议院的代表应该拥有全部的投票权,但是现在只有部分投票权。我们认为这是错误的,应该立即纠正。”韦若说,她本人还在国会政府改革委员会作证,并且敦促众议院共和党代表给予首都华盛顿在国会的代表以投票权。

1970年,首都华盛顿的居民通过努力,争取到选举一名国会众议院代表的权利,目前这位代表是民主党人埃利诺·霍姆斯·诺顿女士。她说: “华盛顿特区只有我这么一名众议院代表,而我只在国会委员会中有投票权,对于最后的议案,我在众议院没有投票权。再者,美国首都华盛顿将近60万居民在参议院至今没有代表。我们和其他美国人一样纳税,却享受不到同等的权利,我们决心改变这种不公平的局面。”

华盛顿社会学家理查德斯说,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都有共识,即每个美国公民都应有自己的国会代表和投票权。理查德斯说:“首都华盛顿公民的上述权利没有得到应有的保护。原则上说,他们应该有投票权,问题是,如何在不制造太多紧张气氛的情况下使现实化为原则。美国国会的民主党和共和党在这个问题上虽然存在分歧,但是分歧很小。”

但是,有些民主党人指出,只有他们支持给予首都华盛顿全部投票权和州的地位。他们说,首都华盛顿的共和党人士出于自身的利益,仅仅表示支持争取投票权的努力,而作为共和党整体来看,并不支持给予首都华盛顿在国会的全部投票权,更不支持给予它州的地位。

首都华盛顿通过市政选举选出三名参议院代表,但是没有得到国会的认可,因此被人称为影子参议员。民主党人保罗·施特劳斯是其中一个。他说:“首都华盛顿的人口以非洲裔美国人为主。我们在政治上同情民主党,而不支持现任总统的共和党。有些人担心,我们选出的国会众议员和参议员不是他们想要的那种人,因此不愿意给予我们平等的代表权。目前,民主和共和两党在国会势均力敌。有些人认为,如果给予我们州的地位,那么参议院就会提出很多民主党的议案,从而改变多数党。”

*各种解决方案*

从上面可以看出,是否给予首都华盛顿在国会的投票权,甚至给予它州的地位,不仅是宪法问题,也是政治问题,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各方人士提出了各种方案。有人要求争取首都华盛顿在国会的投票权,但是这个方案意味着要对联邦宪法进行修改;还有人建议除极小一部分政府机构外,把首都华盛顿大部分地区划归邻近的马里兰州,但是由于这里的居民不愿成为马里兰州居民,所以这个方案不受欢迎;另外一些人提出给予首都华盛顿州的地位,但是共和党人担心,这个方案一旦通过,民主党会增添两名民主党参议员,因为首都华盛顿在政治上一向同情民主党。首都华盛顿的很多人感到,在目前的情况下,争取州的地位不现实,因此他们就着重争取国会代表的全部投票权,并且开始采取各种行动,帮助人们提高对投票权问题的认识。

查克·蒂斯指出,首都华盛顿以外有很多人对这里的情况一无所知。他说:“很多人以为首都华盛顿是一片很小的地方,除了白宫、国会山庄、博物馆、纪念碑和政府办公大楼以外,他们并不知道这里面还有将近60万居民。有趣的是,当各地的选民知道首都华盛顿的居民在国会没有投票权时,百分之70的人表示支持给予我们州的地位或在国会平等的代表权。问题是如何使更多的人知道这里的情况,知道的人越多,修宪就越容易,基层的支持也就越大,财政资源也就越多,我们就可以进一步推动这个问题的解决。因此,这既是政治运动,也是提高公众意识的运动。”

鉴于首都华盛顿的居民在国会参众两院没有拥有投票权的代表、老百姓的呼声无法得到倾听的现实,“民主基金”的执行主任肖恩·腾纳还帮助成立了一个政治行动委员会,对那些支持给予首都华盛顿投票权的国会议员提供支持。他说:“我们筹款,并且把筹来的款项捐给那些支持给予首都华盛顿投票权的国会成员以及表示自己一旦当选将支持给予我们投票权的候选人。” 首都华盛顿有幸争取到在2004年总统大选最先举行初选的特权。

*大选初选和投票权挂钩*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霍华德·迪恩已经表示支持给予华盛顿在国会的代表以投票权。他在1月13号的初选当中,在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中名列前茅。美国大选初选以往从新罕布什尔州和爱奥华州开始,这两个州的选举情况对以后其他州的选举往往可以起到推动作用,因此在整个选举中格外引人注目。为了引起人们对首都华盛顿投票权问题的关注,华盛顿市议会在这之前通过法案,把初选时间改在1月13号,使首都华盛顿在2004年初选时走在全美国的最前列,这个法案由市长签署,并得到国会批准。

华盛顿市议员杰克·埃文斯是这个法案的主要倡议者。他说:“通过使首都华盛顿在总统选举中成为全美最先举行初选的地方,我们希望引起人们对两个问题的关注,首先是对首都华盛顿人民投票权问题的关注。我们希望总统候选人帮助我们争取在国会的全部投票权;其次,我们希望引起人们对影响我们的一些城市问题,例如教育制度、犯罪以及贫困问题的关注。”

首都华盛顿在国会众议院的代表诺顿还希望,这个做法能引起全世界的关注。她说:“我们认为,使首都华盛顿成为美国第一个举行大选初选的地方不仅可以吸引美国国内的注意力,而且还可以吸引全世界的注意力。由于选举时人们会特别关注我们的国家,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能使人们关注首都华盛顿人被剥夺在美国国会投票权的事实。”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