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27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法律窗口:美国的假释制度 Parole System



假释是美国刑事法中一项重要的、同时又是引起争议的问题,它说的是监狱犯人在服刑一段时间或者大部分刑期服满之后,在满足一定条件的情况下,可以获准提早释放,不过释放后一段时间内还要继续受到监视,而且,在这段期间如果违反了假释规定,就会被取消假释资格,重新关入监狱。目前,美国联邦一级已经废除了假释制度,但是大多数州仍然保留了关于假释的规定。

*假释制度的起源和发展*

假释制度开始于19世纪中期的爱尔兰,当时监狱犯人可以通过参加一些监狱管教计划,争取得到提早释放的机会,随后美国也采纳了这种做法,允许表现好的监狱犯人在满足一定的条件下提早出狱,并在出狱后一段时间内继续受到监视。到了1942年,美国各州和联邦一级都开始实行假释制度,而且联邦和州法官的判刑有很大的选择余地,犯罪人员在被判“不固定刑期”的时候,比如说,某人被判5到15年“不固定刑期”,如果表现好,5年就可以获释,如果表现不好,就有可能要服满15年的刑期才能出狱。监狱犯人什么时候获释由假释委员酌情决定。假释委员根据犯罪人员的犯罪历史、狱中表现以及对社会可能构成的危险等因素,逐案进行审议。这个制度得到监狱官员的支持,因为它有助于减轻监狱人满为患的压力。

但是,“不固定刑期”判决也存在很多问题,由于法官在量刑方面无章可循,犯罪人员可能会因为类似的犯罪而得到不同的判刑。另外,公众普遍担心,提早释放监狱犯人,有可能使犯罪活动增多。因此要求对犯罪人员施以更长刑期以及统一判刑标准的呼声日益高涨。到了20世纪70年代中期,美国的假释制度出现大的变革,重新确立的判刑条例要求法官施以“固定刑期”,对很多刑事犯罪都规定了必须有最低刑期,有些假释委员会也被取消。1984年,美国国会通过“全面控制犯罪法”,在联邦一级废除了假释制度。根据这项法律,在1987年11月1号之前有过犯罪活动的联邦监狱犯人在服满三分之一刑期后,仍然有资格得到假释,但是,在这之后有犯罪行为的联邦监狱犯人不享受这种待遇。如果他们在狱中表现好,每年最多可以减刑54天,释放后一段期间内仍要继续接受监视。

*假释委员会的职能*

目前,美国绝大多数州仍然有关于假释的规定,但是只有14个州保留了假释委员会。俄亥俄州翰密尔顿郡检察官迈克·艾伦以俄亥俄州为例,解释了假释委员会的组成和职能。他说:“在俄亥俄州,假释委员会由10名成员组成,他们由州长任命,任期6年。当一个监狱犯人具备申请假释资格的时候,假释委员会要投票决定是否将其提早释放。俄亥俄州的做法是,委员会根据监狱犯人犯罪的严重程度以及重犯的机率进行分析,然后提出一个危险程度评估,如果他们认为这名监狱犯人的危险程度还可以接受,那么,他们就决定提早将其释放。”

“国际假释协会”执行主任盖尔·休斯指出,美国的假释制度可以分三种形式。他说:“第一种形式是,假释委员会对‘不固定刑期’的判决几乎有绝对的决定权,也就是说,他们可以在犯罪人员服刑期间决定是否将其释放。第二种形式是,法律对假释委员会的决定权实施某些限制,例如法律规定,犯罪人员必须在服满最低刑期之后才能被考虑是否给予假释,以及某些犯罪不能得到假释,犯罪人员必须服满整个刑期才能出狱等。第三种形式是,对于‘固定刑期’的判决,假释委员会在是否释放监狱犯人的问题上没有任何决定权,它只能设定假释条件,如果犯罪人员在假释期间违反了假释规定,假释委员会有权撤销他的假释资格。另外,假释委员还可以对假释计划进行监视。”

北卡罗来纳大学社会学和刑法学教授马里奥·帕帕罗奇比较了有假释委员会和没有假释委员会的州的不同做法。他说:“在那些没有假释委员会的州,比如说法律规定抢劫罪的刑期是5年,犯罪人员在服满百分之85的刑期以后便可以获得假释,释放之后在一段时间内继续受到监视,这类似于假释监视期,但是没有人对是否释放监狱犯人进行审议,即使他在监狱中没有参加过任何计划,而且没有遵守监狱的规定,都必须释放,这被称为‘法定释放’。在那些仍然有假释委员会的14个州,当监狱犯人具备申请假释的资格时,假释委员会要详细审议他的档案,同时找他和犯罪受害人谈话,然后再决定是否可以提早释放他。”

由此可见,美国的假释制度目前主要在州一级才有,而且每个州的情况不同,有的州根据“不固定刑期” 判决,由假释委员会决定是否提早释放监狱犯人,在另外一些州,根据“固定刑期”的判决,监狱犯人在服满“固定刑期”判决所要求的刑期之后,不需要审议就可自动得到假释。

*假释的条件和过程*

盖尔·休斯介绍了假释的程序。他说:“假释委员会在了解案情之后,再对申请假释的监狱犯人是否具备假释资格做出决定。假释委员会要求监狱犯人提出重返社区的计划,犯罪人员或是自己提出计划,或是由假释委员会指定某个社会机构帮助他制定计划。假释委员会还要派假释官员到监狱犯人所在的社区,对他将来的就业和住处等情况进行调查,在确定一切都符合要求之后再将其释放。”

教授马里奥·帕帕罗奇教授说,在美国几乎所有的司法管辖区,监狱犯人都必须在服满一定刑期之后,才有申请假释的资格。他说,假释是一项特权,而不是权利,监狱犯人有申请假释的自由,但不一定能得到假释。他说:“监狱犯人服刑多长时间因州而异,不同犯罪判刑也不同。监狱犯人服刑一段时间,并具备申请假释的资格以后,一般会整理出一套材料,列举自己在服刑期间做了些什么以及参加过哪些计划等,他还会把计划负责人员、监狱官员和教师的推荐信,以及他返回的社区中有雇主愿意雇用他的证明,呈交给假释委员会。他一般会表示对自己的罪行感到悔恨,并保证永远不重犯,假释委员会如果相信他成功的机率很大,就会给予他假释。”

帕帕罗奇教授说,监狱犯人必须同意假释条件,否则就得不到假释,例如假释期间必须遵纪守法,不能拥有武器,不准吸毒,必须遵守假释官员提出的所有规定等。另外,如果获得假释的犯罪人员有精神方面的问题,他还会被要求接受心理治疗。得到假释以后,由假释官员对他进行监视,如果获得假释的犯罪人员违反假释条件,他就会再次被关入监狱,继续服刑。

*假释的运作情况*

假释的运作可以从监狱犯人被允许提早释放、释放后继续受到监视以及因违反假释规定而被取消假释资格三个方面进行分析。“美国缓刑和假释协会” 前任主席、现任北卡罗来纳大学刑法学教授马里奥·帕帕罗奇曾经担任过假释官员。他介绍了亲自处理的一起监狱犯人在假释后受到监视期间发生的案子。他说:“一名男子因打死了自己女友的女儿,坐了20年牢,服刑期间,他和监狱外的一位妇女结了婚。这位妇女有四个女儿,当这名男子得到假释以后,我告诉他,在接受心理医生的检查之前,他不能和这名妇女及孩子住在一起。但是,他偷偷住进她的家中,我们发现后把他逮捕。在决定是否取消他的假释资格的听证会上,这名妇女祈求我们释放他,而且保证这个男人没有任何危险。我们无奈只好释放了他。但是,出于对四个孩子的担心,我提出把她们从家中搬出来,这对她们的母亲来说是一件非常困难的决定,但是她答应了,并让这个男子住到她的家中。不到一个星期,这个男子割断了她的喉咙。现在他在死囚名单上。”

帕帕罗奇教授说,也有一些假释成功的案例。他说,经他接手的案子当中,有一个人因杀人罪被判刑入狱20多年,他在监狱中刻苦自学,获得假释后进入法学院深造,毕业后成为一名成功的律师。帕帕罗奇教授说,仅仅通过上面两起案子很难判断假释制度究竟是好是坏,关键在于社会是否因为有假释制度而比没有假释制度更加安全。他说:“有假释制度比没有假释制度安全百分之5,也就是说,有假释制度会使重返监狱的犯罪人员减少了百分之5。另外,如果我们提供密集的心理治疗和教育计划,社会就更加安全,再次被捕的人会减少百分之10,有时最高可减少到百分之30。”

*假释制度引起争议*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赞同这种观点,假释制度始终是美国刑事法中引起广泛争议的问题。支持和反对的都大有人在。 新罕布什尔大学政策和社会学研究院教授泰德·柯克帕特里克分析了支持和反对假释的两派人士的观点。他说:“反对假释的人认为,美国在过去15年中采取了严厉的法治政策,这个政策说:我们不能纵容罪犯,他们既然犯了法,就应该在监狱中接受惩罚。因此,一说到让更多监狱犯在刑满之前释放,就会引起争议。支持假释的人认为,如果在监狱外的环境为监狱犯人提供一些服务,例如提供教育和就业机会以及戒酒戒毒的治疗计划等,会比把他们关在监狱更能节省开支,因为研究表明,把公共资金花在避免获得假释的犯罪人员走回头路上面是一项有利的投资。”

迈克·艾伦检察官提出了反对假释的理由。他说:“假如某人犯了刑事罪,因谋杀罪而被判刑30年,我认为就应该把他关30年,一天刑期都不能少,更不能提早将他释放。重罪罪犯必须服满刑期,因为我们不断看到,在考虑给某名罪犯人员假释时,受害人的家属就要到假释委员会作证,这等于让他们再受一次折磨。”

“国际假释协会”执行主任盖尔·休斯认为,实行假释对社会更有利。他说:“如果你纵观全美国,你就会发现有一些州开始有加强假释制度的趋向。例如,加利福尼亚州过去几年中通过了一项直接针对吸毒犯罪人员的法律,根据这条法律,这些犯罪人员获得假释后,如果又开始吸毒,仅仅因为这一点不会被重新关入监狱,而是要接受戒毒治疗。很多人认为,把他们重新关回监狱有很多益处,但是实际情况是,减少服刑时间,让他们得到假释的好处似乎更多一些。”

在美国各州当中,加州是获得假释的监狱犯人以及假释后重新关回监狱的犯人人数最多的。加州萨克拉蒙托警察局局长阿尔伯特·纳赫拉认为,假释制度在实际运作中不是很成功的。 他说:“假释制度从观念上来说是一个好的制度,这个观念是:假释机构帮助获得假释而重返社会的犯罪人员重新做人并不再犯罪,同时利用教育和职业等资源帮助实现这个目标,但是,他们也面临犯罪人员有走回头路、重新被关回监狱的危险。得到假释的犯罪人员知道,如果自己表现不好,不做一个好公民,就有可能被送入监狱继续服刑。不幸的是,我们在这方面的工作失败了,因为得到假释重返社会的犯罪人员的人数太多,而为他们提供的资源却很缺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