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5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法律窗口:弱智者的法律权利 Buck v. Bell: Rights of the Mentally Retarded


美国历史上普通公民根据宪法原则捍卫自己的公民权不受政府权力侵犯的例子不胜枚举。但是,对于那些需要家人和社会照顾,没有能力自己做主的弱智者来说,他们的法律权利如何得到保护呢?美国宪法没有专门涉及弱智者的规定。宪法规定所有人都应得到平等的法律保护并享受正当的法律程序。因此,除非有令人信服的理由,否则弱智者不会受到不同的对待。但是,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1927年的一项判决中,认可了弗吉尼亚州对弱智者实行优生绝育的法律,之后许多州通过类似的法律,并导致全美6万多弱智者实行绝育。下面,我们就来回顾这起案子的经过。

*巴克起诉贝尔案的历史背景和经过*

1907年,印第安纳州在美国率先通过优生绝育法,允许实行非自愿绝育,之后有30多个州仿效并通过类似的法律。到了20世纪20年代中期,美国有3千多人被强迫绝育,其中包括婴儿、无家可归者、癫痫病患者、聋哑人,还有智商特别低的人。1924年,弗吉尼亚州通过一项法律,允许对弱智群体实行优生绝育手术,以维护它所说的病人的健康和社会福利。同年,该州少女加丽·巴克因被人强奸怀孕而被关入弗吉尼亚州癫痫病和弱智者医院,她的母亲爱玛也被关在这里,她们都被诊断为弱智。加丽·巴克的女儿出生7个月后也被诊断为弱智。

弗吉尼亚大学生物医学伦理中心的法律和医学计划主任保罗·隆巴尔多教授说,美国历史上曾对弱智者持有各种偏见,他们往往成为令人害怕、担忧和嘲笑的对象。20世纪的前25年,美国很多州根据当时盛行一时的优生学通过法律,允许对弱智者实行绝育,以阻止弱智者把弱智遗传给下一代。隆巴尔多教授说:“在美国,国会通过法律,但是联邦最高法院有权解释法律,它有时会判决说,某项法律和联邦宪法不符。因此,弗吉尼亚州那些希望对弱智者实行绝育的人为了测试该州的优生绝育法是否符合宪法,就挑选了一位名叫加丽·巴克的17岁女孩作为他们测试案子的当事人,并开始一级一级的法律诉讼。”

在初审法庭,法官做出支持弗吉尼亚州政府的判决,同意对巴克实行绝育。1927年,案子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被起诉方贝尔医生是弗吉尼亚州癫痫病和弱智者医院的负责人之一,也是后来为巴克实行绝育手术的医生。联邦最高法院最后以8比1的多数判决说,由于巴克是弱智者,她的后代可能不适合在社会上生存,因此可以在不对巴克造成身体危害的情况下对她实行绝育手术,以维护她本人和社会的福利。判决说,与其将来因堕落的后代的犯罪活动对其施行惩罚,不如现在就避免那些不适合在社会上生存的人繁殖后代。霍姆斯大法官在代表多数法官的意见陈述书中提出:“三代弱智已经足够了。”

保罗·隆巴尔多教授说,后来人们发现,弗吉尼亚州向法庭提交的证据与事实不符,巴克的智力其实根本没有问题,她只不过是未婚怀孕而已。因此这个案子更多的是涉及社会歧视问题,而不是弱智问题。隆巴尔多教授1983年在巴克去世的前三个星期还见过她并和她交谈过。隆巴尔多教授说:“当时,我正在研究帮助她在联邦最高法院打官司的律师的自传。我找到了巴克,并且和她有过简短的交谈。我还找到她和她女儿的学校记录。我发现,巴克并不是弱智者,她女儿还是学校的优等生。”

叶什瓦大学医学院教授罗思·麦克琳说,无知和歧视是促成法庭做出错误判决的主要原因:“医生的无知,再加上人们对弱智的歧视,导致了错误的判决和诊断。即使是在对弱智的认识已经非常发达的当今社会,也存在对弱智的误诊,学习障碍、失读症或抑郁症,都可以使一个孩子看上去象是弱智者。”

法庭判决后,不仅巴克被实行绝育,全美还有成千上万的弱智者被实行绝育。

*巴克一案的历史意义*

耶鲁大学历史系教授丹尼尔·凯夫勒斯分析了巴克起诉贝尔一案的重要性:“这个案子的重要意义,在于它从宪法上为美国的优生绝育法开了绿灯。巴克起诉贝尔一案之后,美国许多州都通过了绝育法。到了20世纪中期,大约有4万到6万人被绝育。其次,当时的科学推论是弱智可以通过基因遗传,同时造成酗酒、卖淫和非法活动等各种不良的社会后果,尽管科学家们在19世纪20和30年代指出,这些推论实际上是不正确的,但法庭当时的判决却支持这一论点。再者,判决为州政府干预人们的生育权开创了先例。”

20世纪30年代,优生学研究开始失去影响力,独立的科学研究开始对优生学的主张提出质疑。但是,非自愿的绝育一直持续到20世纪70年代末期。乔治亚大学法学和历史学教授爱德华·拉尔森介绍了70年代后的变化:“自从巴克起诉贝尔一案后,联邦政府在20世纪70年代通过了一项法律,规定任何州都不能在没有当事人知情同意的情况下对其实行绝育。如果当事人没有能力做出决定,那么在医学上得到他们的父母或者法庭指定的监护人的同意至关重要。联邦法律禁止任何州象巴克起诉贝尔一案那样行事,即使它的行为符合宪法,联邦法律将支配州的法律。”

耶鲁大学历史系丹尼尔·凯夫勒斯教授说,现在美国没有一个州实施优生绝育法:“美国没有任何一个州在实施绝育法。法律上可能还有规定,因为有关判决从来没有被推翻,或通过议会的法律行动加以废除。但是,据我所知,现在没有任何一个州实施优生绝育法或其它形式的绝育法。”

叶什瓦大学医学院教授罗思·麦克琳说,人们对弱智者态度的转变出于两个主要的原因:“一个原因是人们越来越认识到,弱智并不代表对他人的威胁。另一个原因是过去一些年来,美国人对各种残疾人,无论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有残疾的人的法律权利开始予以承认。”

*美国弱智人的现状*

弗吉尼亚大学生物医学伦理中心的法律和医学计划主任保罗·隆巴尔多教授说,目前美国联邦一级有涉及弱智教育的法律,要求各州公立学校接收弱智者,为他们提供免费和适当的教育设施,以及设立专门的、针对个人的培训计划。

隆巴尔多教授说,美国历史上在对待弱智者的问题上虽然出现过一些问题,但现在法律上对他们的活动几乎没有什么限制。在大多数州,弱智者只要智力允许,就可以参加投票,也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结婚。严重弱智者往往由家人或法律监护人照顾并为他们做主。弱智者的法律权利通过两种方式得到保护,一种是自己选择,第二种是由他人为他们做主。隆巴尔多教授说:“联邦最高法院判决说,对弱智者给予家长式的关切保护是允许的,因为也许对他们多加保护比给他们完全的自由要好。”

乔治亚大学法学和历史学教授爱德华·拉尔森认为,巴克起诉贝尔一案发生在20世纪初期,当时正值优生绝育运动的高潮期,如果这个案子发生在20世纪40年代以后,法庭的判决就会完全不同。拉尔森说:“如果是在20世纪后半叶,巴克起诉贝尔一案会得到不同的判决,如果这个案子在1950年或1960年的任何一个时候打到法庭上,弗吉尼亚州的绝育法都会被推翻。如果法庭今天就同样的法律做出判决,也会将其推翻。”

2002年5月2号是巴克起诉贝尔一案75周年纪念日,这一天,弗吉尼亚州长马克·沃纳正式为该州在优生绝育的活动中所扮演的角色道歉。他说,弗吉尼亚州本来永远不应该参预令人可耻的优生运动。后来,北卡罗来纳、南卡罗来纳、俄勒冈以及加利福尼亚采取了同样步骤,对各自在优生绝育运动中的行为表示歉意。

弗吉尼亚大学生物医学伦理中心的法律和医学计划主任保罗·隆巴尔多教授谈到人们应该从巴克起诉贝尔一案中吸取的教训:“我们过去对待弱智者的态度不是很好,今后我们面临的挑战是检查自己的行为,以确保我们现在的态度能让他们生活得更好。我们不应该想如何消除这些人,而是要满足他们的需要并使之融入社会,以充实我们每个人的生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