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12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法律窗口:濒危动物的保护 Endangered Species


美国法律制度最基本和最宝贵的承诺是捍卫人民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保护这些权利而建立的制度完全依靠人们的参与,他们投票、向政府提供反馈,并参与确定法制范围的诉讼。但是,那些没有任何声音和投票权、在法律体制中没有地位的动物,特别是那些濒危动物,有什么权利呢?它们依赖于人类努力,以保证本物种不至完全因人类发展而灭绝,法律如何保障它们的权利呢?人类建立的法律体制能够运用到自然界吗?

*环保人士的呼吁*

1996年4月的一天,美国生物学家得到一些可怕的消息:西部新墨西哥州的农场灌溉使著名的里奥格兰德河的一部分完全干枯,1万多条鱼在干枯的河床上挣扎。生物学家们勘查这些垂死鱼儿的绝望场面时,认识到这是一场重要而漫长的法律斗争的开始。这些垂死的鱼是北美银色突颌鱼,1994年被划为濒危动物。濒危动物是美国内政部对面临灭绝危险的野生动物的一个分类。由于农业和开发,美国西南部曾经大量存在的银色突颌鱼,现在只在新墨西哥州中部170英里的一段河水中才有。当地的干旱和灌溉的增加导致了这些鱼的悲惨状况--就在一天之中,世界仅存的北美银色突颌鱼的大约百分之40死亡。参与这场斗争的律师们有一个重要的法律工具,这就是国会1973年通过的《濒危动物法》。

*《濒危动物法》的运用*

华盛顿特区律师阿尔布里奇说:“《濒危动物法》的整体目标是保护濒危动物和它们的居住地,防止它们灭绝。人们普遍认为,生物多样性的存在会使我们都受益,包括人类在内。如果所有物种的存在都有道理,我们在某种宇宙的层次上都连在一起,那么这些物种和他们所提供的东西就会使我们都受益。”

1973年通过的《濒危动物法》所经受的首次严重考验是田纳西河谷地方当局起诉希尔案。20世纪70年代,小田纳西河上建筑了一个巨大的水坝。在这个大工程接近完工的时候,在水里勘查的动物学家发现一种叫作“似鲈鱼”的小鱼。据他们所知,这种鱼只生活在这条河的这个河段。这个物种1975年被列为濒危动物。虽然这个水坝已经花费了一亿多美元,工程也接近完工,但是1978年最高法院裁决必须停止大坝工程来保护似鲈鱼。

阿尔布里奇律师介绍了判决的重要性。他说:“这是当时人们所知的似鲈鱼的唯一生存地。所以,人们说:如果你关上闸门,就会杀死似鲈鱼,我们就会失去这个物种。田纳西河谷地方当局 说:等等!《濒危动物法》不是这个意思,不能停止这种工程,太晚了,我们已经在这上面投入了大量金钱。这场官司一直打到联邦最高法院。法院不同意田纳西河谷地方当局的说法。它裁决说:《濒危动物法》就是要你们保护这些物种,不管需要做什么,不管代价是什么。这当然有令人震惊的可怕的经济后果,很多没有计划同濒危动物问题打交道的人已经花费了一亿多美元,但现在不得不取消工程。”

虽然法院的判决令人震惊,但是,联邦最高法院在这个案子中严格维护了《濒危动物法》。新墨西哥州立大学的农业经济学家弗兰克·瓦尔德说:“田纳西河谷地方当局对希尔案限制了一种濒危动物受到灭绝威胁时损害或者毁灭它们的栖息地的行为。总的来说,减少危险程度的政策的经济代价并不是问题所在 。主要问题在于生物学标准。如果科学发现某个物种有濒临灭绝的危险,就应该采取某种恢复计划,使这个物种得到恢复。如果代价昂贵,也是迫不得已。”

虽然后来发现似鲈鱼在其他地方也有,所以这个大坝工程能够上马,但田纳西河谷地方当局起诉希尔案的裁决在确定《濒危动物法》在美国法律中的地位方面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阿尔布里奇律师指出,作为1978年这个案子的结果,人们对《濒危动物法》的范围的理解大有增加。他说:“20世纪70年代初,有不少濒危动物买卖。像北美灰熊或者非洲和亚洲的珍稀猫科动物都面临灭绝危险,因为有人猎取它们,有人抓它们,从森林中把它们带出来。这种事情让公众知道有关的情况,让公众对保护物种产生兴趣。我们通过这项法规,基本上使美国政府承诺争取保护所有物种。开始,我们考虑的是北美灰熊、大型猫科动物和秃鹰之类的物种,但实际上,这项法规的范围包括所有物种,包括最小的昆虫、霉菌,或者任何生物种类。”

*保护濒危动物的重要性*

为什么人类关注动物、植物、昆虫,甚至霉菌?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提供了一个关键性的理由,这个理由继续作为保护物种的主要理由被人援引,即使人们现在还不理解它们在生物链中的作用。在田纳西河谷地方当局起诉希尔案中,法官伯格代表最高法院写道:从狭义上讲,尽量减少基因种类的损失符合人类的最大利益,因为它们是潜在的资源,它们是回答我们不能解答的困惑的钥匙,可能会提供我们还没学会问的问题的答案。

最新科学进展发现,太平洋紫杉树对治愈乳腺癌有潜在作用,蝎子的毒素被作为治疗神经疾病的新的蛋白质药物资源进行研究,研究海牛及其凝结缓慢的血液,可能导致对血友病的治疗方法。在一个物种灭绝之前没有人知道它的价值,灭绝之后就不可能再让它回来了。

贝林律师目前率领几个环境保护组织运用《濒危动物法》保护新墨西哥州的银色突颌鱼。他说:“这是我想回顾的最高法院裁决之一,因为从它的深远考虑和全面分析来说是很漂亮的。我们不是在谈论一些小鱼或者似鲈鱼,我们实际上是在谈论整个生物网,养活人类只是其中一个作用。我们可能永远也不能明白所有不同的关联,以及所有不同物种联系起来养活所有生命,包括人类的生命。如果你让这些鱼死了,就是向整个河流和依赖它的所有物种告别。最终,这会让依赖这条河生存的所有人失去依靠。我认为,这就是法院发出的信息,在似鲈鱼问题的裁决上,这一信息响亮而清晰。最高法院非常明白这点,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强调《濒危动物法》的法律意义有多么重要。”

*银色突颌鱼大量减少*

银色突颌鱼是美国西部新墨西哥州的一种小鱼,因为里奥格兰德河的过度使用而面临灭绝危险。因为大量灌溉农田和开发城市,银色突颌鱼赖以生存的河流现在减少了百分之95。里奥格兰德河的所有水资源都通过法律合同交付农场主、城市和其他用水的部门。这在法律上叫做“完全付出系统”。但是,因为美国西南部过去几年出现干旱,再也没有足够的水量保证河床里有足够的水让鱼类像过去那样生存和繁衍。

卡洛斯·林康是“环境防御”组织的项目主任。他指出,现有的条约和合同,比如说1906年保证同墨西哥分享里奥格兰德河部分水资源的条约,从没有考虑到河流完全丧失水流的可能性。

他说:“传统上讲,我们谈论1906年条约这类条约时,环境作为问题的一部分从来没有成为文件语言的一部分。有关奥格兰德河的1906年条约是关于基础结构,或者在新墨西哥州建筑大坝,以便新墨西哥州、厄尔帕索和墨西哥灌溉区的种植季节可以放水用于农业。所有这些基础结构在工程方面都很强,但在环境方面却非如此。仔细看看水量分配的部分,指的都是农业,而没有说明河流对水的权利。”

*河流的水权利*

为什么河流本身有水的权利呢?因为像银色突颌鱼这样的濒危动物和很多其他物种,包括人类,都依赖于此。换句话说,这个悬而未决的新墨西哥案件不仅仅事关保护鱼类,而且事关保护河流及其生态系统的生存。

新墨西哥州政府工程师安东尼奥指出,有一些人提出建议,一方面挽救银色突颌鱼,一方面仍然把完全分配的河水拨给按照合同有权使用的各方。他说:“我们有一些解决办法。我们有一个经过自然化的庇护水箱,可以在里边饲养银鲤鱼,然后在水比较多、水文条件比较好的时候把它们放回自然。我们已经连续四年干旱了,眼下我们希望确保应付干旱,以便在干旱的情况下饲养濒危动物的时候有一些灵活性。对此,我们也有生物学上的观点。所以,我认为,使用一个自然化的庇护水箱饲养濒危物种是一种好的妥协办法,大家可以分担缺水的困难。”

但是,生物学家指出,这种通过人为途径保存物种的做法不能取代一条健全的河流。在有关使用自然化的、许多人称之为“大鱼缸”的庇护水箱的问题上,国家地理学会资深科学家西尔维亚·厄尔说:“这只是权宜之计,而不是现实的替换方法。我们所面临的现实是,我们需要有一条能够称之为河、具备生态系统的河。要点不只在于鱼,而是鱼所代表的问题。现在的问题是生态系统面临危险,生态系统的组成包括从微生物到季节迁徙时路过的动物,应有尽有。保持生态系统的健康和完好也符合人类的需要。”

*鱼和人的斗争*

尽管新墨西哥州许多人把银鲤鱼这件事当作鱼和人之间的斗争,但西尔维亚·厄尔等环境保护倡导者置疑这种思考路线。厄尔说:“把这视为人和鱼之间的问题,我认为是错误看待这个问题。到头来,这一切都跟人有关。我们最关心的是什么对我们好。这样迁移水到头来对我们好不好呢?如果到头来我们失去银鲤鱼以及银鲤鱼碰巧代表的生态系统怎么办?对我来说,这个问题在于几个人的眼前利益与我们所有相关的人的长远利益相对立。目前的法律大体上来说对短期的农业利益有利,也就是说,法律规定更倾向于让更多的人使用,而不是保护一个能够自然生存下去的系统。”

贝林律师说,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人类如何根据法律管理我们的需求。更新改良灌溉技术,使水的使用更为有效,肯定也会有帮助的。他说:“主要的挑战在于所有人都要求水,而我们的水又这么缺。另一方面,联邦政府有负责管理水的部门,我们有州政府,我们有阿尔伯克基城,阿尔伯克基城正在试图把公共供水从地下水向河水过渡;我们有农户,迄今为止,他们是用水最多的人。这个地区的灌溉系统很老,没有抽水机,什么也没有,仅仅是灌溉渠和洪水灌溉。所有不同的水用户都是这样,所以使用河水的压力很大,没有人保护河流本身以及依赖河水生存的物种。”

到目前为止,以贝林律师为代表的环境保护联盟在法庭上一路取胜。新墨西哥州的审判法庭和上诉法庭都维持了濒危物种法,命令新墨西哥州水利工程师减少合同所要求的供水量,以保持里奥格兰德河一定的流量。

*更深一层的思考*

尽管新墨西哥州许多人担心保持里奥格兰德河流量的经济代价,“环境防御”组织的卡洛斯·容康说:“河流就象我们的动脉系统一样,如果其中一条堵塞或者停止流通后,其它的也会受到影响,因此要有一个良好的血液系统,以保持整个有机体系的运作。如果生活在这一地区的工业界和公民把这条河看作是一个植物和动物生命的生态和居住系统,那么人们自动就会形成保持河流清洁的态度和文化。”

生物学家厄尔指出了这一法律对美国社会的长远影响。他说:“在70年代的似鲈鱼危机中,人们不象今天这样清楚地认识到地球生命失去多样性的危险、生命多样化对人类、对我们的生存、对生态健康、对我们的经济等等的重要性。似鲈鱼是一个例子,还有银鲤鱼以及中国的白海豚,所有这些物种都有它自身的重要性,因为它们在任何时候都很独特。以后再也不会有和它们一样的物种了。它们一旦绝种,我们就不知道如何再把它们找回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