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11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法律窗口:“九一一”后的美国边界 Law on the Border


“911”恐怖袭击事件之后,保卫美国的边境比从前任何时候都更加紧迫。虽然进入美国的人数自从2000年以来已经下降了大约百分之15,但每年仍有成千上万的人从陆港、机场和海港进入美国。由于新成立的美国国土安全部对合法移民的要求越来越严,因此想偷渡进入美国的人与日俱增。 我们曾经多次讨论过美国宪法如何保障美国公民以及合法居民的权利。那么,美国法律对于那些等待通过美国入境口岸、甚至违法偷渡的人是否也有保障呢?

*美墨边界的情况*

德克萨斯州西部的埃尔帕索市位于美国和墨西哥的边界,历史上一直是从墨西哥到美国最重要的入境口岸之一。由于墨西哥在美国南部,埃尔帕索又是穿越险峻的洛基山脉的最佳地点,因此它被称为“通往北方的关口”。如今,在美国南部的入境口岸中,通过埃尔帕索边界入境的人最多。

入境口岸主任伊莎贝尔·马林斯说:“单是我们这个入境口岸,每年就有750万人入境美国,每个月的入境人数为65万,我们要从这65万人的资料库中随机抽出百分之40到50的游客进行检查。通过检查,我们拦截到许多逃犯。我们这个入境口岸拦截进入美国的逃犯和外籍罪犯最多。”

入境口岸的另一位官员鲍勃·弗拉萨描述了逮捕逃犯的情形。他说:“你在这里必须学到的一点是,关键时刻要当机立断,因为这关系到你和他人的生命。有一个例子可以说明这一点。我们曾经想抓一个因双重谋杀罪而受到通缉的年轻人。他用双轮手枪杀害了一对夫妇。根据我们得到的情报,他会从这里步行通过边界,因此安排好抓捕他。但是,后来发现他在一辆车里。当时,我冲向车门和车子的发动机罩,揪着他的脖子把他拖出车外,并将他制服在地,他因此头部疼痛。后来他进了监狱,现在在亚利桑纳州等待处决。这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但是,通过陆港、海港或机场入境的人享受哪些权利呢?如果在上面那起事件中,那名官员抓错了人,还拿枪抵着他的脖子,会有什么法律后果呢?

埃尔帕索的律师曼纽尔·贝哈拉诺说,虽然美国边界使用了新科技和新系统,但仍有可能抓错罪犯。他说:“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边界管制以及移民官员从事的都是警察的工作,他们往往超负荷工作、并且遇到很多挫折。被逮捕的人如果有任何抵抗,他们都有可能做出近乎警察暴力的反应,有时他们可能会把被抓的人的头部撞到墙上,却说他们是自己撞到墙上的等等。”

*咨询律师的权利*

虽然这些情况极为罕见,但如果在任何一个入境口岸遇到这种问题,人们该怎么办呢?法律能保护他们吗?答案既是肯定的,也是否定的。移民事务律师维萨·戴维斯说:“人们有权享受法律咨询,但无权得到法庭指定的律师,因为这不是刑事诉讼,而是民事诉讼。他们有权找律师,不过这基本上是他们自己的责任。他们应该受到人道的对待,但尤其在‘911’事件发生以及国土安全法实行之后,一旦人们被移民当局拘留,很多时候会受到强制拘留,所以他们常常不是被关在移民服务中心,而是和因严重刑事犯罪被定罪的人一起关在郡的拘留所里。” 其实,美国移民政策最大的改变不是在“911”之后,而是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一直到1996年为止,在入境口岸遭到逮捕的嫌疑犯被驱逐出境之前,都有机会见到移民法官。当时他们会有法庭指派的一位律师来协助他。但是,美国国会在1996年通过了“移民及国籍法”,这个法案使在入境口岸的嫌疑犯受到所谓“快速递解出境”程序的管制。

美国移民律师协会律师马歇尔·菲兹解释说:“20年来,美国国土安全部的前身,美国移民归化局规定,在边境或是入境口岸的初次面谈或第二次面谈中,移民没有权利请律师。这个规定的依据是,这些移民官没有将某人驱逐出境的最终权力,因为每个人都有机会见到作最后裁决的移民法官,而当他们去见法官时,他们将有权利寻求辩护律师。不过,现在这项1996年的法律由于引进新的‘快速递解出境’程序而使整个架构发生了改变。‘快速递解出境’适用于在边境申请入境的个人,以及那些官员认为有事实错误和缺少必要入境文件的人。根据这个新程序,人们无权见到移民法官,甚至无权请律师代表。第一线移民官员现在有权遣返那些可能在自己国家遭到迫害和面临其它情况的人。除此之外,申请入境者在5年之内都无法再进入美国。‘快速递解出境’的规定赋予低层移民官员太多权力,以致申请入境者无法当时寻求律师代表他们。”

事实上,1996年的“移民及国籍法”规定,如果移民官员认为一位到达美国的外籍人不应该入境,官员可以将他驱逐出境,不需要进行进一步的听证或审理,除非这个外籍人有意申请庇护或担心回国后会遭到迫害。

埃尔帕索律师事务所坎普-史密斯移民事务部门的主管凯萨琳·沃克认为,美国宪法的平等保护原则也应该适用于那些通过边界入境的人。她说:“对我来说,这个改变非常令人遗憾,许多人认为可以以国家安全为理由忽略一些宪法原则,这些原则包括公民权的保障以及正当法律程序等。人们在谈论‘911’事件中19名劫机犯时说,他们都是外国人,移民应该和国家安全考虑联系在一起,因此恐怖主义和移民有时被看成同义词,这令人遗憾。”

*确保边界的法律权利*

不过,移民的情形并非一片黑暗。每年仍有成千上万的人成功地移民美国。如果移民官认为一个人没有讲实话、持有伪造证件、或者触犯了法律,这个人可能被拘留,等待进一步的审讯,甚至可能需要办理“快速递解出境”程序。那么,人们如果被拒绝入境、甚至在边境遭到拘留,如何得到律师的帮助呢?移民有哪些权利呢?他们能打电话给律师吗?埃尔帕索入境口岸的官员鲍勃·弗拉萨告诉我们,法律规定,被拘留者在打电话之前,有一段强制期间,必须等待,以便电脑系统查出这个人是否真是罪犯。那么,被拘留的人要等多久才能打电话呢?弗拉萨说:“法律规定,必须等待两个小时。两个小时后,他就可以打电话,不过不是由被拘留者本人拨号,而是由我们来拨号,以确保跟他通话的人的确是他说的那个人。我们不让被拘留者自己打电话的原因是,被拘留者可能会通知从事非法活动的人自己已经被捕。不过,他有给律师打电话联系的权利,只要给我们一个名字,我们会帮他拨号,让他们讲话。”

弗拉萨的上级主管伊莎贝尔·马林斯谈了官员如何接受训练以确保入境者的权利。她说:“我们会让这里的雇员负责。他们必须表现出专业精神,不能含糊其词或推卸责任。他们必须有礼貌、正直。如果入境者觉得他们遭到不适当的对待,会有一些机制来处理问题。”

在谈到入境口岸确保移民入境权利的机制时,马林斯展示了一些注有联系电话号码和地址的招牌,如果官员滥用权力,就可以向这些地方投诉。她还展示了一个附在墙上的箱子,如果人们对受到的待遇有任何不满,箱子上有空白的投诉表格供他们填写,并且可以免费邮寄。除此之外,马林斯还鼓励人们在遇到问题的时候,直接向她本人投诉。

马林斯说:“我特别喜欢他们当面向我投诉,因为这能让我了解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我必须和他们面对面的交谈。如果我们的检查人员态度不好,我会非常认真地处理。我总是告诉他们:要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你在入境时希望别人怎样对待你呢?当你站在服务台的另一边时会怎样想呢?我自己曾经入关多次,我给自己立下保证,我回到自己的入境口岸时,一定不能让人们受到这种待遇。”

*移民的各种方法*

一位在德克萨斯州埃尔帕索入境口岸的移民官员用西班牙语处理一个墨西哥家庭的入关事宜。在给这个家庭填写用西班牙文解释移民过程的表格之后,这位官员请他们在一间有冷气的房间等候。但是,也有一些人为了能来美国而选择了困难、危险的道路。在边境巡逻的官员发现,越来越多的人死在西南部的沙漠,这些人想非法进入美国,结果脱水死亡。许多人付钱给蛇头,但这些蛇头不是计划不周,就是把偷渡客全部抛弃。更糟的是,在其他国家经营的蛇头常常带偷渡者来美国,并承诺退还他们所付的费用,但实际上却在利用偷渡客。

入境口岸主任伊莎贝尔·马林斯劝人们要合法进入美国。她说:“不要让你自己受到伤害。不要穿越河流和水道。当你到移民局办公室时,要尊重那里的官员,不要假设检查人员会态度不好,要适当地表现自己。说到底,检查人员必须尊重你。如果他们不尊重你,你可以打电话投诉。”

*对移民的建议*

埃尔帕索移民事务律师凯萨琳·沃克告诫那些以移民或游客身份准备入境美国的人说:“如果他们事先能有一位在入境口岸附近美国律师的电话,这会对他们帮助很大。如果他们做事谨慎,就会告诉律师,他们要在某一天搭乘班机来美,请律师注意帮他们准备好文件。如果他们真的被拒绝,坐在休息室等着被下趟班机送回国的时候,就会有律师来帮助他们。我接到电话,就会试着找入境口岸的主管人员。不过,我们现在碰到的问题是,许多官员都是做海关工作的,他们没有移民事务方面的背景。因此,如果入关者愿意,而且想解决问题,就可以试着找一个熟悉移民法的人。”

戴维斯律师警告说,要小心一些自称为“移民律师”的人,他们可能是骗人的。他说:“如果你从别的国家来,除了找一位你所在国家的律师之外,实在没有什么别的选择。许多国家并没有很多律师经办美国移民法的案子。有些人自称是作美国移民法的,他们会帮你填写许多表格,并收取大笔费用。不过,这些人并不是移民律师,他们也没有资格接这些案子。许多时候他们只是填写一些琐碎的、完全没有用处的表格。因此实在很难保护人们不受骗。”

那么,如何找到一位名声好的移民律师,懂得美国的移民体系,并且能够满足人们的特别需求呢? 律师们建议,搜寻美国律师协会或美国移民律师协会的网上资料库。

美国移民律师协会的马歇尔·菲兹说:“我们认为,尤其是在‘911’以后,根据1996年法律所形成的架构,在边境寻求律师代表的权利相当重要。我们正在进行游说,努力争取谋求律师代表的权利得到承认。我们的努力包括很多方面,其中之一就是希望国会能使其成为法律明文规定的权利。我们同时也在和国土安全部合作,以非常明确的方式让他们知道,这个权利有多么重要。”

像马歇尔·菲滋、凯萨琳·沃克和维萨·戴维斯这样的律师,每天都在努力维护移民的权利,因为他们深信移民是美国的建国基本原则之一。戴维斯认为,这代表了美国人民的心声。他说:“不要相信那些反对移民的论调--那不是所有美国人的想法。我们希望有新鲜血液,希望从不同国家来的人与我们一起生活。”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时事大家谈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