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27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听众论中国群体抗议事件

  • 萧敬

近来,中国城镇和农村地区不断出现集体抗议事件。最初中国的新闻媒体把这类事件统称为“骚乱”,但中国媒体最近谈到集体抗议的时候,又多了一个称呼,叫做“群体事件”。“骚乱”也罢,“群体事件”也罢,中国民众此起彼伏的大规模抗议在社会上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在这次听众信箱节目里,我们就来听听美国之音的几位听众朋友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贪官逼农民反*

山西一位姓李的听众朋友谈到农民举行抗议活动原因。他说:

“谈到中国农民抗争的问题,在前不久,大约两个月前,以前很好的一片庄稼地,我在途经的时候,看到没有耕种。听村民讲,这片地又被乡政府卖给附近的工厂,要做厂地,这片良田以后又要变成一片废土了。最近,我发现当地的农民又组织了十来个人到北京上访。”

李先生认为,在没有正常申诉渠道的情况下 ,农民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迫不得己奋起抗争,是无可指责的。他说:

“我想,当地农民的抗争问题……确实,他们的土地、命根子和利益受到村委会和政府无端的损害和侵蚀,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导致大规模的冲突。我觉得,农民是蛮有道理的。贪官污吏和乡政府、党组织已经丧失了领导农民奔小康的执政能力,乾脆就是吸附在农民身上的吸血虫。我认为,农民是正确的。我希望这种现状能够好转,但我觉得(冲突)规模会大大增强,直到某一天危机爆发,影响中共的执政能力。”

*转型之必然,别改朝换代*

江苏的徐先生认为,中国目前的群体抗争现像是社会转型时期的必然产物,这种现像将随着社会转型的逐渐完成而自然消失。他说:

“最近群体事件特别多。有人说中国目前正在处于转型时期,有人说是向资本主义转型,这就使我想到,在西方的一些资本主义国家从中世纪封建社会向资本主义走的时候,也有‘羊吃人’的运动,还有早期的工人罢工等等。好像每个社会在经历这种转型的时候,都有这种群体性的社会事件。”

徐先生认为,中国近来大规模抗议活动增多,并不意味着中国社会将发生突变。他说:

“有人说,中国的群体性事件增多是‘黎明前的黑暗’,我不懂这句话是怎么回事。目前,我觉得还不是所谓的‘黎明前的黑暗’,而且我也不希望有这种改朝换代的情况发生,毕竟稳定了这么长时间,也不容易。”

*政制不改,抗议未已*

上海的李先生不同意徐先生的看法。他认为,中国如果不改变现行的政治体制,群体性抗议问题不可能象西方国家那样逐步解决。徐先生说,西方国家从封建社会向资本主义转变时期,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的变化是同步进行的,而目前中国的经济转型在急速进行,在政治体制方面则是铁板一块,因此,就群体性抗争现像而言,转型时期的西方和目前的中国并不存在可比性。

听众朋友,如果您对这个问题有什么见解,请给我们打电话、写信或者发送电子邮件,参加我们的讨论。谢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