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18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新京报负责人被撤职听众发表评论

  • 萧敬

不久前,北京新京报的总编和两名副总编被撤职,引起了新京报很多记者的抗议。新京报经常刊登一些揭露中国社会问题的文章。维护新闻自由的国际组织“记者无国界”对新京报三位负责人被撤职一事表示震惊。就此,几位听众对中国新闻自由问题发表了看法。

*靠外国媒体出口转内销*

河北的张先生认为,中国在新闻自由方面已经有了很大改善,但令人遗憾的是,目前很多信息还要从外国媒体获取。

他说:“我认为,中国的新闻自由有很大的进步。我念三句最近中央媒体讨论医疗改革时念的一个听众的短信,他说:‘住房改革把老百姓的口袋掏空,教育改革把学生家长逼疯,医疗改革只能让病人在家里等着送终。’这是在公开讨论中念的手机短信,这就说明新闻自由有了改善。现在的问题是:在中国听到某些新闻、了解某些事情还得靠美国之音等外国媒体出口转内销。”

*新闻自由有利于遏制贪污腐败*

浙江的马先生说,实行新闻自由有利于遏制中国的贪污腐败。他说:“我认为新闻应该自由,这样就可以让一些地方政府官员知道新闻自由的厉害。如果把贪污腐败问题都报导出来,对解决我们国家的贪污腐败问题就会有很大好处。”

*媒体成为执政党的传声筒*

江苏的施先生说,在一党专制的体制下,中国的新闻媒体已经异化,丧失了本身应有的功能,成为执政党的传声筒。他说:“中共在控制大陆50多年间,中国大陆的新闻媒体变成了畸形,广播电视只能用一种声音说话,报纸的文章大同小异,互联网的一部份新闻自由现在也逐渐受到控制了。中国大陆的新闻媒体已经沦落成为中共政权统治中国大陆合法化的工具了。”

*限制新闻自由不利建立和谐社会*

山东的徐先生说,中国政府限制新闻自由不符合建立和谐社会的方针。他说:“我认为中国新闻自由的程度是非常低的。他们干扰美国之音、控制舆论的目的就是巩固自己的政权。我认为,这只可能使中国走向一个不和谐的方向。”

*不当驯服工具就是新京报的下场*

上海的史先生说,“自由”在中国至今仍然是一个敏感的字眼。他说:“‘自由’这两个字在我们国家动不动就变成了资产阶级自由化。那么,无产阶级又有什么化呢?无产阶级就是当驯服工具。如果你不当驯服工具就是新京报的下场。按道理,新闻应当实事求是,文责自负就是了,但是现在问题不是那样简单。”

*看待新闻自由不能一味苛求*

安徽的何先生认为,应当从历史和发展的角度来看待中国的新闻自由,不能一味苛求。他说:“我认为,绝对自由是不存在的。另外,对中国和美国的自由的程度不应当用一个标准来衡量。我认为,美国的新闻自由也不是绝对的。”

*限制新闻自由不得人心*

浙江的吴先生说,中国政府限制新闻自由的做法不得人心。他说:“中国政府要新闻媒介和党中央保持一致,对不合口味的就要封杀,尽管老百姓欢迎,他们也不考虑。中国政府对美国之音的干扰恰恰证明了他们不民主、不自由的封杀政策是不得人心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