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1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听众评阳小青揭露官员而被抓一案

  • 萧敬

最近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湖南《中国产经新闻报》记者阳小青发表了若干揭露当地政府官员不当行为的报道,其中两篇揭露湖南隆回县当局把大量国有资产低价出售给政府领导人的亲属。随后,隆回县当局对阳小青进行关押,并准备对他提出敲诈勒索罪指控。在这次听众信箱节目里,我们就来听听几位听众朋友对这件事的看法。

*举报党官 被诬毒贩*

上海的陈先生原来是上海市政府一个机构的工作人员,他谈了自己的一段亲身经历:

“我举报了我们的党委书记,他是市委委员,我举报他贪污腐败。市委表示谢谢我。接下来,我就倒霉了,不给我生活费,还给我加上了莫名其妙的罪名,可是证据都在我手上。后来,他们说我是精神病,说我诬告,说我吸毒贩毒。

“你知道,在中国,在共产党领导下,什么人间奇迹都能造出来。公安人员来找我,把我带进公安分局。他们后来跟我说了老实话,是我们的领导要把我抓起来,只要抓起来,什么事都好办。没有法律,因为这是党的领导,党说了算,党是龙头老大。”

*记者尚受压 百姓更何堪*

浙江的戴先生说,当局对揭露腐败行为的记者提出敲诈勒索罪指控,必须有事实根据,如果不顾事实加以打压,就是与打击贪污腐败政策背道而驰。

他说:“关于诈骗,应当有事实根据,不能说他诈骗就是诈骗。我认为,只要揭露的是事实,不管他的官有多大,都应当允许在媒体上公布;如果不是事实,他就应当承担法律责任。我们的政府如果要打压这些人,那么这与消除腐败的政策是相违背的。”

戴先生说,共产党并非不懂得“访民之口,甚于防川”的道理,但出于某种原因,总是限制言论自由。

他说:“几千年前的人都知道,治理天下的人要让老百姓说话。几千年以前的人都知道这一点,难道共产党不懂得这一点吗?我相信他们懂得,但是出于某种原因,他们不会这样做。让人心寒的是,如果连记者都受到打压,我们平头百姓将会怎么样?”

*中学里高压钳制言论*

浙江一位姓童的同学打来电话,谈了他所在学校的情况。他说:

“我是一个高中生。我们学校刚刚发了一个学生处罚条例,第一条就是凡是攻击党和国家政策方针、反对四项原则的学生,都要交送司法机关。我认为,这里面都很大的问题。现在,我们学校的老师对以前的文革、八九都避而不谈,使我们不能了解事实。”

*预估此案结局*

江西的周先生认为,尽管中国的法律体制不够完善,但阳小青的案件应该可以得到妥善处理。他说:

“那个记者说他有证据。他被抓起来,如果是被冤枉的话,应该有相应的部门去处理。现在中国的法律体制还不够健全,但是我想这种事情应该还是可以处理的。”

河北的张先生不同意周先生的观点。他说:“我认为,中国现在存在的很多问题都不好解决,比如司法独立的问题,还有新闻记者保护法的问题,现实就是这样。”

*呼唤新闻法*

辽宁的伍先生认为,为了确保言论自由,应当制定保护记者的法律。他说:

“中国的司法在很多方面不太公正。对记者的问题,应该制定记者法,或者关于新闻媒体的法律。我对中国大陆的一些媒体感到非常失望。中国有很多事情,比如警察欺压百姓,都被封锁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