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6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听众:有民主法治才有政务公开

  • 萧敬

中国政府近来提出实行政务公开,倡导阳光政治和透明政府。不少听众朋友打来电话,对于当局的这种做法提出自己的看法。在这次听众信箱节目里,我们就来选播几位听众朋友的观点。

湖北的李女士说,中国政府应当把“一言堂”变为“群言堂”:

“政府应该敢于拨开云雾见青天,应该把一言堂改为群言堂,应该把一锤定音改为千锤百炼。”

*透明与否 内外有别*

上海的黄先生认为,所谓“透明政府”只是当局摆摆样子而已。他说:

“我觉得,政务公开是很可笑的。举个例子。上海有一个劳动热线 12333,可以咨询劳动法。我在学校工作,到那里去咨询,他说‘你去找教委’。假如你是海外华侨,或者是台胞,或者是外国人,他们会对你很热情;可如果是老百姓,他们是不会理睬你的。”

*政制不改 如何公开?*

上海的王先生说,只要是一党专制,就必然搞暗箱操作:

“我们这个政府不可能政务公开。如果政务公开,就把他们贪污受贿的事抖出来了,这是不可能的。我到政府部门去办事,他不想帮你办,就会找出种种理由。你把他的理由驳掉,请他按照法律法规办事,他就会拿出另外一套对付你。不可能公开的。现在我们老百姓去政府办事是没有希望的。一党专政就是搞暗箱操作。”

山东的朱先生认为,只有在民主法治国家,才可能做到政务公开。他说:

“政务公开是电台和报纸上说的,可是电视、报纸、电台上说的东西能是真的吗?他们能公开、公正、公平吗?我看,这都是做戏,都是为了捞取政治资本。中国政府要真想做到政务公开的话,必须从根本上改变现有的政治制度,取消一党专政,建立民主法治国家。”

*成绩和政治弊病并存*

河北的张先生说,中国政府已经意识到民众监督的必要性,而且在这方面已经有所进步:

“政府已经意识到人民群众(应该有)对各种行业的监督权。一党执政,自己监督不够,需要人民群众对它进行监督,通过这种渠道,应该说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是由于政治体制的弊病,人民群众对那些衙门和官员并没有直接选举权,所以在有些重要事情上还存在很多问题,需要在政治改革中不断完善。”

*宪政才能透明*

上海的张先生说,目前的中国政治体制无法保证政务公开:“我想,中国需要的不是花言巧语,而是承诺不兑现,怎么办?宪政政府才是透明政府的可靠保证。”

上海的刘先生说,中国当局从来不把民意放在眼里:

“政府如果真是为人民服务的,就不怕把自己所有的东西向人民群众公开,问题是恰恰相反,(政府)根本不把老百姓当回事,这就是独裁专制政府的一个特点,不把民意当回事,民意影响不了它,也改变不了它。中国的领导人要好好想一想,你自己说要好好地为人民服务,如果你真的为人民服务,你怕什么呢?”

*看信访 知优劣*

最后,让我们来听听山西的张先生是怎么说的:“你到政府部门、到信访部门办点事,亲耳听一听,亲眼看一看,那才有权利说话。广大的信访群众连信访材料都递不上去,你说这是办实事还是作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