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听众:中国地方官员不顾百姓生计

  • 萧敬

辽宁一位姓刘的听众不久前给美国之音听众热线打电话,谈到中国社会存在的一些弊病。

刘先生说,当地工人的处境本来就很艰难,而地方政府剥夺了一些自由职业者的工作机会,使得工人的压力更大了。

他说:“我们在工厂上班,劳动时间长,报酬很低,权益很少。在这种情况下,社会上从事自由职业的人没有好干的,往往就是开三轮车,如果他们的工作没有了,就会让我们这些在工厂上班的人的情况更麻烦。工厂的负责人说,现在社会上的劳动力有的是,多的很。原来的工人的工资很少,可是他们要的更少,这给我们的压力非常大。”

刘先生说,老百姓的生计在地方官员的心目中没有任何份量。

他说:“官僚在民生问题上的考虑跟老百姓完全不一样,他们只想到提升城市品味,改善城市形像。当然,如果城市大街上跑的都是宝马、奔驰,就显得官员治理有方;如果大街上跑的是三轮车,城市就显得寒酸了。但是,官员考虑的只是形像,至于老百姓的生活质量怎么样,他们就不考虑了。我们老百姓考虑的就要多一些,因为他们的每一项政策都对我们的实际利益都有冲击。我希望把这种事情作为一个讨论题目,列入美国之音的热线节目,这是我的一个希望。”

刘先生认为,经济学的马太效应在中国社会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他说:“现在有一个很突出的特点,就是说和做之间的反差太大。如果用一句最简练的话来概括中国社会的特征,就是‘中国是一个伪装成天堂的地狱’。一方面,你看到有钱人越来越多,经济学有个名词,叫‘马太效应’,就是财富向少数人的手里集中,更多的人变得越来越贫穷。”

刘先生曾经为自己的房子拆迁问题到北京上访,但他感受的只是官僚的冷漠无情。

他说:“去年,我曾经因为我的房子被拆迁的问题到北京去上访,我很幸运,没有被抓起来。上访一共去了20多人,有10多个人被抓起来了。没有被抓的人是因为听说有人被抓就躲起来了。把老百姓抓起来,关起来,剥夺你的自由,这对中国官方来说是很容易的。中国官僚的冷漠,我亲身感受过,那是非常可怕的。”

刘先生说,重庆“最牛钉子户”只是一个特例,其实不管“钉子户”多牛,政府拔掉它都是易如反掌。

他说:“有几户那样的,大批警察、警车、挖掘机都来了,用警棍把家里的人都赶出去,往警车里一塞,带上手铐,拉走拘留,然后用挖掘机把屋里的锅碗瓢盆、行李,一切都砸在屋里,变成一片废墟。砸房的执行费还要你自己支付,一般是几万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