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5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当年下乡青年:官夺民财百姓贫困

  • 萧敬

在文革期间,千千万万学生上山下乡,被称为“知识青年”,他们成为中国的一个独特的群体。数十年后的今天,当年知青的命运千差万别,有的成为国家领导人,有的成为腰缠万贯的大款,但更多的知青至今仍然生活在社会底层。一位20世纪60年代下放江西插队的听众朋友最近给美国之音写信,谈到她的生活状况。

这位姓邹的听众朋友1949年出生,原来家住江西省抚州市。她1968年下放到本省一个公社的生产队劳动。邹女士写道:

“1987年6月30日,我自愿自费到本地县医院做人工流产手术。回家后,我一直发烧,卧床不起。治疗一段时间,病情没有明显好转。当年7月21日,我进行第二次手术后,病情仍未见好转。为迫使我出院,医院中断了治疗。迫于疾病煎熬,我先后到省里几家医院治疗,长期吃药,家中一贫如洗。”

邹女士说,1991年她的婆婆病逝,无钱安葬,向当地政府申请不到救助,所以她不得不以婆婆的房屋做抵押,向信用合作社贷了有息贷款500元。几年后,她连本带息归还了800元,没想到,当地官员竟把这500元贷款说成她做人工流产后政府发放的补偿金。

邹女士写到:“我先后两次到北京反映问题,国家计生委两次批文要求当地政府‘妥善处理,结果望告’,但回到当地,当地官员置之不理,药费问题仍得不到解决。”

邹女士说,从1993年起,她经营店面,自赚药费,维持生计。她写道:

“这个店面占地面积14.28平方米。1999年,我这个赖以谋生的店面被县政府以市容整治为名拆毁,并借口属临时建筑,不赔分文,拆下的砖瓦木料也被县建设局运走。拆除之后,几名当地官员投资建商品房。我无权无势,公民基本的谋生权益也得不到保障,而某些官员却可以利用人民赋予的权力,打着‘市容整治’的幌子巧取豪夺,毁民店建高楼大厦高价出售。官员生财有道,百姓谋生无路。现在我家除低保外,没有其它固定收入,生活十分困难。”

在当年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中,如今像邹女士这样艰难度日的不知还有多少。他们的青春年华在灾难性的“文革”中度过,现在又沦落到老无所依的境地,令人不禁为他们难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