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六四敏感期民运人士被监控


在一年一度的六四敏感期,北京的异议人士再度遭到控制或警告,不要乱说乱动。但是,一些参加过89民运的知识分子表示,他们是不会忘记六四的。

*江棋生被劝离开北京一段时间*

今年是六四16周年。中国当局在六四敏感期,加强了对所谓六四敏感人物的监视和控制,其中包括人大博士生江棋生。江棋生在89民运期间当过学生对话团团长,64后被关进秦城监狱1年半,从此上了受控制的异议人士名单,每到“敏感”季节,他都要受到更加严密的监控。他对本台说,当局也让他在这段“敏感”时期到外地去,他不同意。

他说:“对我们这些人,他肯定看得很严。有些不太‘看’的人,估计会搞些活动。6月1号,他们警察就开始日夜值班了。现在还没有走。大概 7、8号就会过去了。有的人‘请出去’了,我不答应,自己家里还有不少事情要办。”

不过,江棋生说,打了多年的“交道”,他现在对此已“视而不见”了。他说:“只要他不派警察到我门上,我自己并没有把他们当回事。我还是活得比较自在的。现在我觉得,门口的警察,对我来说,好像也不存在。我视同无物啊。以前我比较烦,也曾经痛骂过他们。这一次,我只当没看见。心中就没有。”

*纪念六四只有一个意义:拒绝遗忘*

江棋生说,每到六四周年,所有的纪念活动,不管在中国国内,还是海外,都只有一个意义,那就是拒绝遗忘。

他说:“去年是特殊情况。15周年,美国搞得比较大。不是逢5逢10,一般很少。你看台湾也很少嘛。每年到现在这个时候的聚会,也就是表示一种拒绝遗忘,坚持最起码的底线吧,包括悼念那些死难者。当然,我刚才说了,它拒绝遗忘嘛。大陆来说,所有的媒体都不报导,包括凤凰卫视。我昨天特意看了,每天的历史上的重大事件,它都要报出来的。但它就没有1989年的6月4号,在北京出现了一场震惊世界的事件。它也可以中性报导啊,但是它没有。”

*包遵信被看管艰难度日*

另外,北京的历史学者包遵信也是受到监控的知识分子之一。北京作家余杰曾写道:“包遵信是80年代思想启蒙运动的重要人物,其主编的《走向未来》丛书改变了一代青年的知识结构和价值取向。他也是八九民运的积极参与者,此后被捕入狱坐牢数年,并被中国社会科学院开除公职。”

六四之后16年,包遵信没有工资收入、没有养老金和医疗保险,还被禁止在国内的任何报刊上发表文章。余杰说,因为“敏感”的身份,很少有人敢于同包遵信来往。去年,包遵信得了脑溢血,还是“刘晓波等朋友发起募捐为之筹集了几万元的医疗费用”,让包遵信渡过难关。

包遵信对本台说,今年,因为他身体不好。另外,也已经被“看起来”,也就根本出不去。

海涛:“有没有把你请到外地去?” 包遵信:“我根本就看起来,不让动啊。”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对六四的记忆是否会越来越淡忘了呢?包遵信说,这很有可能。

他说:“当然,这是一个方面。另外一个方面是,大陆它控制得特别严,比如,有些人,不让在北京待了。一般的,都看起来了。”

余杰说,没有人来探望和交往,这对包遵信“这位著名学者和学术活动家来说,无疑是一种极端痛苦的生活”。余杰说,包遵信的经历比跑到海外的一些学生领袖的经历更值得人们关注,“‘失败者’比‘成功者’更值得我们尊敬。”

*刘晓波志愿到外地*

早在六四前一个多星期,北京独立作家刘晓波就离开京城到外地去了。他对本台说,他要等到六四以后才会回来。

海涛:“你为什么在这段时间离开北京?” 刘晓波:“我早就准备今年5月出去啊。” 海涛:“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 刘晓波:“对。反正是10天8天吧。”

刘晓波是北京师范大学博士,89民运期间,曾同侯德健、高新、周舵一起,到天安门广场参加绝食,并被誉为“广场四君子”。在大军包围广场进行最后“清场”的关键时刻,四君子出面同解放军戒严部队协商,军方答应让所有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安全”退场,避免了更大的流血牺牲。

因为六四,更因为不同的政治理念,刘晓波在89年之后直到今天,3次进牢房,失去自由多年。不过,这次六四16周年,刘晓波再三表示,他到外地,是自己主动提出的。

*对六四难属监控增加*

在六四之夜失去儿子的人民大学教授丁子霖说,今年以来,受到监控的六四难属又增加了不少。

丁子霖说:“1月赵紫阳治丧期间,3月两会期间,受监控的难属又增加了10余户,甚至连年近八、九十岁的老人和病瘫在床的病人,都不放过。”

六四5周年,江棋生为了帮助给六四难属送交一笔海外捐款而被关押1个多月。2000年,又因为撰写纪念文章,被判刑4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