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3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奥巴马在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首次会议上致辞


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U.S.-China Strategic and Economic Dialogue)首次会议于7月27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开幕,美国总统奥巴马致辞。以下是白宫新闻秘书办公室于当日发布的奥巴马总统开幕词全文,由美国国务院国际信息局(IIP)翻译。

(全文开始)

白宫新闻秘书办公室

2009年7月27日

巴拉克·奥巴马总统在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会议上的讲话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

美国东部夏令时9时35分

谢谢各位。早上好。能够在此欢迎你们前来参加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首次会议,我深感荣幸。这是推动两国积极、建设性、全面关系的极其重要的步骤。胡锦涛主席同我一样致力于为增进两国的共同利益而开展持续对话,我对此感到高兴。

胡主席和我都认为两国关系有一个良好的开端很重要。当然,作为一位新任总统和篮球迷,我从姚明说过的话中受到启示,他说:“无论你是新队员还是老队员,你都需要时间相互适应。”通过我们已经举行的建设性会晤和这项对话,我深信我们能够达到姚明提出的标准。

我来介绍一下将共同主持这一对话的美中两国卓越的领导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和蒂姆·盖特纳(Tim Geithner)是与我接触最密切的顾问中的两位,他们在与中国合作方面都有非凡的经验。我知道他们的对话伙伴王岐山副总理和戴秉国国务委员也是能力超凡并坚定地致力于对话。

我还期待乔恩·亨茨曼(Jon Huntsman,中文名洪博培)州长通过确认,成为一位出色的美国驻华大使。他今天也在座。乔恩在亚洲有丰富的生活和工作经历,并且,同我不一样的是,他能说一口流利的中国普通话。他还是一位共和党人,曾任麦凯恩(McCain)参议员总统竞选团队的共同主席。我认为,这反映了乔恩为国效劳的坚定承诺以及两党对发展积极和富有成果的美中关系的广泛、一致的支持。谢谢您,乔恩,谢谢您同意担任这项职务。

今天,我们在一个见证了上个世纪历史的大楼里开会。这里有伍德罗·威尔逊(Woodrow Wilson)总统的国家纪念馆。他任职于20世纪初期,当时,美国在世界上刚刚崭露头角。这座大楼以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的名字命名。里根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成年,在他担任总统时期,美国政府帮助迎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代。这座大楼里还陈列着象征几十年对立的柏林墙(Berlin Wall)的一块砖石,这堵墙的最终拆除引发了全球化的潮流,这一潮流至今仍在继续塑造我们的世界。

100年前,在20世纪初期,显然有两种极其重要的选择等待人们去作出——关于国界和人权的选择。但是,在伍德罗·威尔逊时代,谁也无法预见导致柏林那堵墙倒塌的历史进程,也无法想象这段历史所特有的冲突与动荡。对从波士顿到北京的世界各地的人们来说,20世纪是取得巨大进步的时代,但为了取得这些进步,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今天,我们眺望新世纪的地平线。在我们启动这项对话的时候,我们有必要思索将影响21世纪的那些问题。是让当前的金融危机及其他事件导致经济增长停步,还是我们通过合作创造平衡而可持续的增长,帮助更多人摆脱贫困,为世界带来更大范围的繁荣?是让对能源的需求导致竞争和气候变化,还是我们通过建立伙伴关系生产清洁能源和保护我们的地球?是让核武器无止境扩散,还是我们达成新的共识,把核能仅仅用于和平目的?是让恐怖分子煽动冲突和分裂的图谋得逞,还是我们团结一致共保安全?国家和民族是拘泥于差异思维,还是我们能够找到应对共同挑战所必需的共同点,并给予每一个人应有的尊严?

我们无法确定无疑地预期未来,但我们确知将会影响我们时代的问题。我们还知道:美中关系将影响二十一世纪,因此,其重要性不亚于世界上任何一种双边关系。我们的伙伴关系必须基于这一现实。这是我们共同承担的责任。

在我们展望未来之时,我们可以借鉴过去——因为历史向我们表明,我们两国都受益于建立在共同利益和相互尊重基础之上的接触。在我任职期间,我们将迎来尼克松总统访问中国四十周年纪念日。当时,我们所处的是一个与现在大不相同的世界。在短短30年里,美国在东亚就打了三场战争,而冷战则陷于僵局。中国经济与世隔绝,中国人口的很大一部分生活在赤贫之中。

当时我们的对话建立在一个狭隘的基础上,即我们各自与苏联展开的竞争。今天,我们享有反映两国人民之间日益深化的纽带的全面关系。迄今为止,我们两国的交往时间已经超过相互隔绝的时间。两国人民的交往领域不可胜数。我认为,我们已经具备条件,将在这个时代所面临的一些最重要的议题上取得稳步进展。

我的信心基于一个事实:即美国和中国有着共同利益。如果我们通过合作来推进这些利益,我们的人民将受益,世界也会受益──因为我们相互合作的能力是在许多最紧迫的全球问题上取得进展的先决条件之一。

让我来列举出其中的一些挑战。第一,我们能够为在持久的经济复苏中增进共同利益展开合作。目前的危机表明,我们在各自国内所作的选择会引发全球经济的连锁反应──在纽约和西雅图如此,在上海和深圳也是如此。因此,我们必须继续致力于强有力的双边和多边协调。我们通过果断行动恢复增长,防止进一步衰退,保障人民的工作机会,发挥了典范作用。

未来,我们可以深化这一合作。我们可以通过增进透明度和改革监管体制来促进金融稳定。我们可以开展自由和公平的贸易,寻求达成宏大而平衡的多哈回合协议。我们可以改进国际机制,使中国等发展中经济体发挥更大的作用和承担更大的责任。当美国人增加储蓄而中国人增加消费时,我们的增长便有了更加可持续的基础──因为正如中国得益于巨大投资和赢利性出口一样,它也能够成为美国商品的巨大市场。

其次,我们能够为在清洁、安全和繁荣的能源未来中增进共同利益展开合作。美国和中国是世界上两个最大的能源消费国。我们也是世界上两个排放温室气体最多的国家。坦率地说,我们必须展开合作,否则我们两国将受制于对外国石油的更大依赖,我们的人民将饱受气候变化之苦。这是基本常识,它要求我们共同采取行动。

我们两国都在采取措施实现能源经济的转型。我们通过共同努力,能够开辟一条低碳复苏的道路;能够扩大研究和开发的合作范围,以提倡清洁能源和高效使用能源;还能够携手在哥本哈根气候变化问题会议(Climate Change Conference)及今后其他场合确立一个全球应对方案。要为增进我们的安全和繁荣推动创新,其最佳途径是使我们的市场面对新想法、新交流和新能源保持开放。

第三,我们能够合作促进我们在遏制核武器扩散方面的共同利益。毫无疑问:掌握核武器的国家越多,使用核武器的可能性就越大。恐怖主义分子谋取核弹,或是东亚地区爆发核武竞赛,既不符合美国的利益,也不符合中国的利益。正因为如此,我们必须继续合作,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并向北韩阐明,只要他们履行自己的义务,便能走上获得安全和尊重的道路。也正因为如此,我们必须立场一致地制止伊朗谋取核武器,并敦促这个伊斯兰共和国履行其国际义务。

这并非是把矛头指向某一个国家——而是要求所有国家承担责任。我们必须共同努力,保障世界各地所有危险核材料的安全,这将是我们明年要举办的全球核问题峰会(Global Nuclear Summit)的一个重点议题。我们还必须共同努力强化《核不扩散条约》(Nuclear Non-Proliferation Treaty),重申其基本前提:有核武器的国家应向核裁军的目标迈进;没有核武器的国家不应谋取武器;所有国家都应有和平利用核能的途径。相互威慑的局面不可能长期维持。在21世纪,只有以一个强大的、全球性的制度为基础,才能防范世界上最具杀伤力的武器。

第四,我们能够合作增进我们在应对跨国威胁方面的共同利益。我们所面临的最紧迫的威胁不再是大国之间的竞争——而是来自滥杀无辜的极端主义分子;来自为了牟取暴利不惜危害他人的贩运分子和海盗;来自不识疆界的疾病疫情;来自滋生动荡和恐怖的压迫和内战。这些都是21世纪所面临的威胁。因此,各国增强国力的追求绝不能再被视为一场零和游戏。进步——包括安全在内——必须共享。

通过我们两军间已经增强的联系,我们能够减少造成争端的因素,同时提供一个合作框架。通过继续进行情报交换,我们能够挫败恐怖主义分子的阴谋,并捣毁恐怖主义网络。通过早期预警和协作,我们能够遏制疾病的传播。通过坚定的外交努力,我们必须履行争取以和平方式解决冲突的责任——首先可以通过再次努力结束达尔富尔地区的困苦,并促使苏丹实现全面和平。

上述所有问题都基于这样一个事实: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单独应对21世纪的挑战,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在闭关自守的情况下有效地增进自身利益。正是这个根本事实促使我们展开合作。我不会不切实际地以为美国和中国能就所有议题达成一致,或以同样的方式看待这个世界。前面几位讲话的人士已经阐明了这一点。但这只会增强对话的重要性 ——以使我们加深相互了解,开诚布公地??论我们关切的问题。

例如,美国对于中国帮助亿万人民摆脱贫困所取得的进展表示钦佩。正如我们尊重中国古老与辉煌的文化及其杰出成就,我们同时也深信各民族的宗教和文化应受到尊重与保护,所有的人都应该能自由地表达他们的想法,这包括中国的少数民族和少数派宗教人士,当然也包括美国的少数民族和少数派宗教人士。

对人权与人类尊严的支持在美国根深蒂固。我们的国家是由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所组成。我们通过把基本权利扩大至全体美国人保护了我们的团结,并力争使我们的合众国尽善尽美。这些权利包括表达意见、信奉神明、选择领袖的自由。这些不是我们谋求强加给人的东西,而是我们自己的民族特性。这是指导我们彼此之间和向全世界开诚布公的行为准则。

中国形成自己的世界观也有其独特的经历。美国人了解中国历史的丰富底蕴,因为它对世界也对美国产生了影响。我们了解中国人民的才能,因为他们帮助创建了美国这个伟大的国家。我本人的内阁中就有两位华裔美国人。我们知道,尽管我们之间有分歧,但通过加深与一个有13亿人口、既古老又有活力的国家之间的联系,美国将受益匪浅。这些联系能够通过加强两国人民之间的交流及两国政府之间建设性的双边关系得到巩固。这就是我们赖以减少分歧的方式。

请允许我直言不讳:我们知道有些人对未来小心翼翼。中国的有些人认为美国将试图遏制中国的雄心壮志;美国的有些人则认为一个崛起的中国有些可怕。我有不同的看法。我相信胡主席也有不同的看法。我所相信的未来是:中国是国际社会强大、繁荣和成功的一员;届时我们的国家将不仅是出于需要而且也是出于寻求机遇成为合作的伙伴。未来并非一定如此,但是,如果我们坚持进行像今天即将开始的对话,并基于我们听到和学到的内容行事,这应当是一个能够达到的目标。

数千年前,伟大的哲学家孟子曾经说过:“山径之蹊间,介然用之而成路,为间不用,则茅塞之矣。”我们的任务是要开辟出一条造福子孙后代的通向未来的道路,防止缺乏信任或不可避免的一时分歧使这条道路被杂草堵塞,要随时想到我们正在共同完成的旅程。

这项对话将有助于确定该旅程的最终目─地。它展示了我们通过持久合作——而并非对抗——来定格新??纪的承诺。我期待着在首次访问中国时进一步推动这项努力,我希望更好地了解你们的领导人、你们的人民和你们伟大的国家。我深信,只要我们携起手来,就能沿着进步的方向稳步向前,履行我们对我们的人民和我们共同的未来所承担的责任。

多谢各位。 (掌声)

(讲话结束)

美国东部夏令时9时50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