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1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华府法官为西装裤打官司 索赔六千五百万引人侧目


一条裤子会引起一场索赔金额6千5百万美元的官司?这可不是耸人听闻,是确确实实、实实在在、千真万确、不折不扣地发生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一个案件。而且原告本人还是个行政法官。

话说2005年5月,华盛顿市政府负责听证的行政法官罗伊.皮尔森到韩国移民郑真南(音译)一家三口开的干洗店清洗西装。两天后皮尔森到干洗店取货,其中一套西装的裤子丢失。皮尔森要求店主按整套西服的原价赔偿一千多美元。

一个星期后,西装裤失而复得。按说这件事儿就该完了吧。可皮尔森又不干了,非要把这家干洗店告上法庭。

郑真南家的律师曼宁说,郑家曾提出过赔偿3千美元,后来涨到4千,最后一咬牙涨到1万2千;但皮尔森的要价水涨船高。就这样一拖三年,赔偿金涨到了6千5百万美元。

不过即使是狮子大开口也要有个依据吧。这皮尔森先生作为行政法官当然对法律条文十分清楚。比方说,按照他的计算方法,因为这件事情,他必须乘坐出租车到另外一个较远的干洗店去洗衣服,那么10年下来,这出租车费就得上万美元。

这还只是鸡毛蒜皮而已,皮尔森先生还引用华盛顿的消费者保护法律说,郑真南家违反了12项法律条文,每项每天罚款1千5百美元,郑家有三口人,所以要乘以3,案子拖了将近三年,再乘以1千2百天……天哪, 这可就不成了天文数字,更别说皮尔森先生所说的丢失裤子给他造成的“精神损失”了。

郑家这几年被告得焦头烂额,刚实现的美国梦就要付诸东流,只嚷嚷着要回韩国老家去。

不过这皮尔森先生虽然是理直气壮的原告一方,但公众舆论却一边倒,无人认同他的做法。有人骂他贪婪,有人说他自私,也有人说他神经不正常;就连他的工作是否能保住也已成问题,据说华盛顿市政府的一个委员会正在考虑是否和他续约。

这个案件的审判定于6月份。至于这个案件的“罪魁祸首”,那条西装裤,就挂在曼宁律师的办公室,静静地关注着案件的发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