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12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学者谈法轮功九评批共


今天的对比新闻节目要介绍最近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际记者俱乐部举行的一次讨论会,以及围绕这次讨论会所引发的一场风波。

*大纪元借地开会,中使馆例行抗议*

事情是这样的:海外华文媒体大纪元时报12月21号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国家记者俱乐部举行讨论会,讨论该报发表的九评共产党的系列文章。

由于大纪元时报的法轮功背景,中国驻华盛顿的大使馆立即向美国国家记者俱乐部提出抗议,要求美国国家记者俱乐部拒绝这次讨论会。

美国国家记者俱乐部总经理约翰·布鲁姆就中国大使馆的抗议发表了谈话。他说,大纪元时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国家记者俱乐部举行的活动是一次私人活动,俱乐部仅仅提供讨论地点,并没有提供任何其他赞助。国家记者俱乐部是一家私人机构,我们的宗旨之一是保护言论和新闻自由。对于在这里举办的任何活动,我们不持任何立场。

*记者俱乐部:言论自由*

布鲁姆还透露,中国驻美官员对于在国家记者俱乐部举办的一切与法轮功和台湾有关的活动都会提出抗议。据悉,美国国家记者俱乐部董事会主席唐纳利已经就此复信给中国大使馆,表示国家记者俱乐部为各种不同意见提供讲坛,而且绝不会由于任何人的要求而阻止别人发表见解。信中说,我们实行并且保护言论自由,这一点对于所有的人都适用,不论其观点如何。

*抗议的广告效应*

12月21日下午,这场讨论会不但没有被取消,反而因为中国大使馆的抗议而吸引了更多的人参与,这一点可能是抗议者始料未及的。研讨会的参加者来自美国华盛顿的一些智库和民间学术机构,很多媒体也来采访。

因为人太多,负责提供场地的美国国家新闻俱乐部临时主动提出换到一个更大的会场,添加许多临时坐位。会议的主题横幅是英文的《九评共产党》。

据会议组织者介绍,参加这次由华府大纪元时报主办的研讨会的演讲者包括前国务院及国防部顾问麦克·乐登Michael A. Ledeen;哈得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麦克·豪尔维兹;宗教自由联盟主席威廉·慕黎(William Murray);《失去新中国:美国人在中国经商、渴望和背叛的故事》(Losing the New China: A Story of American Commerce, Desire and Betrayal)一书的作者伊桑·格特曼;以及台湾大学政治学教授、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富布赖特学者明居正。

*格雷戈瑞谈九评意义*

研讨会由英文大纪元时报编辑斯蒂文·格雷戈瑞主持。他说:“九评是大纪元献给中国人民的礼物。在经过了55年的谎言毒害和恐怖胁迫,中国人通过《九评共产党》能系统、理论性地了解历史的真相;彼此交流中共的统治给他们造成的巨大痛苦和损失;走出中共的梦魇,重新思考已被共产党破坏的中国美好而又伟大的古老文明。”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顾问、美国企业研究所常任研究员、前美中安全评估委员会委员麦克·乐登发表了主旨演说。

*乐登:独裁最不稳定*

乐登说:“我是一个研究十九和二十世纪独裁运动的历史学家。我想先从一个历史学家的角度探讨如何看待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一些特征。然后再发表对未来走向的一点想法。

“首先我想说最重要的一点。有很多人都不理解这一点。这个观点来自马基雅维里。他认为:在所有不同的政府形式中,暴政独裁最不稳定。许多人不习惯这样去思考。很多人一看到独裁政权,他们马上假设这个独裁政权可以存在相当一段时间。人们这么想是因为觉得独裁政权强硬,卑鄙,残酷,而且压迫自己国家的人民。然而如果我们环顾世界并问自己什么样的政府存在时间最长并且最稳定,我们会发现都是那些由民选代表组成的政府。

“现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都感受到了民主的脉搏。中华人民共和国知道得很清楚,因为它亲眼目睹了前苏联的崩溃。前苏联共产党是中共的创造者,也是历史上长期的盟友。”

**乐登:政经自由不能切割*

乐登说:“中共对自己说:我们不会重复前苏联的错误。所以它研究前苏共做了什么?为什么崩溃?怎么崩溃的?前苏联给予人民政治自由,保留了经济控制。他们说:我们不要犯同样的错误。我们要搞经济改革,但是政治控制不放松。这样我们可以逃避与前苏联一样的命运。任何一个有判断力的人都会看到,这么做是在犯一个和戈尔巴乔夫同样的错误:自由不能被切割成一块块的。

“人类的本性从来不会满足。人性是不知足的。人总想要更多的。人无论拥有什么或者怎么成功,他们都想要更多的。我们在地球上找不到任何一个赚大钱的运动员不想再多赚的。最有权力的统治者不能接受哪怕是一点点的批评;他们要的是更多的权力。人对自由的渴望也是这样。人需要完整全部的自由。”

*乐登:北美置产留后路*

乐登结合其他独裁国家的历史,提请大家关注中国一个值得重视的现象说: “一个我们在美国看到的屡见不鲜的现象:寡头政治执政者的孩子们来美国,并在美国买房子。这不仅在美国发生,我们在太平洋边缘东部和南部地区看到同样的事情。加拿大的温哥华,澳大利亚及其它国家地区。这些太子党们到处买房子,在麻省和其他地方,在甚至我们不能想象买房的地方,比如中西部。那里天气很冷,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下雪。这些显然不是投资房产,房产地点更不是度假天堂。那么为什么他们要买这些房子?

“很明显的解释是,这些是他们用来避难的房子。这些地方是他们想在中国出事后居住的房子。我个人喜欢的衡量独裁政权危机度的一个尺码就是它的统治群中有多大程度在境外他们想终老的地方买房子。伊朗领导人很多都在境外买房子。中国领导人也是。换一种说法,领导人的腐败已经到了一个程度,就是领导人们自己已经不相信他们政权的巩固。他们当然不相信历史上的每个奉行马克思主义独裁者是被历史规律选择为统治者的。他们显然也不相信他们的统治有历史规律来保护。”

乐登最后说,我们能够在这个令人不可思议的时代生活是我们的福气。这个新的九评共产党促成了我的这个想法。九评对于自由扩展到地球上另一个地方起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独裁政权锐减到零?*

在九评讨论会上发言的其他人还有哈得逊研究所国际宗教自由研究主任麦克·豪尔维兹(Michael Horowitz)。他援引马克桢珊q (Mark Palmer)在他的《打破真正的邪恶轴心:如何在2025年前消灭世界上最后的独裁者》一书中的统计说,在过去的30年间,世界上从130多个独裁政权减少到目前的40多个,在未来的15年中可望由40多个独裁政权减少到零。

*格特曼:九评挑战中共合法性*

新美国世纪计划的访问研究员格特曼说,他在中国生活了不少年,和许多中国人是朋友。他觉得好像中国人和美国人交往中会流露出一种不平等的感觉。这种感觉埋藏在各种表现中。

说到原因,他说,他不相信是因为经济的问题。他也不认为是中国近代史给他们带来的阴影。他觉得是这种内心的束缚,令他们觉得有不平等的感觉。因为他们知道美国人民可以随便讨论的东西他们不敢讲-----比如文革,六四和法轮功等等。

对于九评的意义,格特曼举了个例子。他说,在苏联共产党倒台后,苏联人民虽然知道共产党不好,但是对斯大林等苏共领导人多多少少还是带有英雄式或者偶像式的看待。在戈尔巴乔夫撰书讲了共产党的内幕后,苏联人民心目中共产党的合法性完全粉碎了。格特曼认为九评就在做同样的事情。它挑战了中国共产党的合法性。

*明居正:九评激励敢言者*

国立台湾大学政治学教授、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富布赖特学者明居正参加了在纽约、费城、新泽西、德克萨斯等地举行的多场九评研讨会。他以亲身体验告诉与会人士,他看到,看过九评后,有很多人敢于站出来讲话了,有人在研讨会上发言时甚至泣不成声。但还是有很多中国人还不敢站出来,并不是说他们不知道中共暴政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恰恰相反,他们不但非常清楚这一切,而且他们都曾经亲身经历过中共的迫害,有些甚至直到目前仍被迫害着。

发言者在演讲中几次提到媒体的作用。威廉滂}黎说,当他看到美国主流媒体在第一时间之内铺天盖地地报导乌克兰选举舞弊事件,他非常触动。但是这些媒体对于中国发生的事情却保持沉默,或者只是有选择地报导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发言者呼吁国际媒体应该真正让人们了解到一些事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