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04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从历史角度评六四并对比光州事件


就在纪念六四天安门事件16周年的前夕,在北京,上海,深圳,成都等大城市,都发生了中国民众反日游行示威活动,抗议日本篡改历史教科书,淡化二次世界大战中日军侵略中国的暴行等。由于中国民众游行涉及到对历史问题的看法,在纪念六四事件16周年之际,如何看待历史,成为今年纪念六四的一个新看点。

*难属:政府篡改隐瞒历史*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等六四难属在中国政府血腥镇压天安门学生民主运动十六周年前夕,给中国领导人胡锦涛写了一封公开信,从如何对待历史的角度指出中国政府在最近谴责日本篡改历史的同时,忘记了自己对六四这段历史的篡改和封锁。

公开信指出:“在六四天安门大屠杀过后,从屠杀的最高决策者邓小平、李鹏开始,到后来的国家主席江泽民,再到今天的您和您的同僚,都对这个流血惨案采取了刻意淡化的方针。你们在公开场合不再提‘动乱’,也不再提‘平暴’,而一律称之为‘风波’或‘政治风波’。

“与此同时,你们禁止在国内媒体上谈论‘六四’,谈论‘天安门惨案’,凡是此类话题统统被你们列为禁区,乃至后来的年轻人根本不知道‘八九’、‘六四’是怎么一回事。您和您的前任着意要把‘六四’大屠杀从人们的记忆中一笔抹掉,从而向后人隐瞒这一段罪恶的历史。这件事情你们做得很成功,你们比日本右翼妄图把“南京大屠杀”从历史上一笔勾销做得更彻底!”

*余杰:暴力和谎言治国

北京自由派青年学者余杰在一篇文章中,也对中国政府对待日本和六四的态度进行了比较。余杰说:

“当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批评日本方面修改教科书中关于侵略历史的部分时,我忽然有一种贼喊捉贼的荒谬感。日本右翼分子死不认错的顽固态度固然应当批评之,但与韩国人义愤填膺的抨击相比,中国人的反对多少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韩国早已进入民主社会,国民享有言论自由,对自身历史实现了充分的复原与‘去毒’──昔日的独裁者被送上了法庭的审判席,军队屠杀学生和市民的‘光州事件’也得到了彻底的调查,死难者获得了国家赔偿。因此,在对内对外的事务中,韩国人民都能自豪而自由地发表自己的意见。

“与之相反,今天的中国虽然在经济上有所发展,但在政治伦理上依然处于‘暴力治国’和‘谎言治国’的野蛮状态。从毛泽东时代的反右运动、大跃进的饥荒以及文革惨剧,直到邓小平时代的天安门屠杀,以及江泽民时代延续至今的对法轮功的迫害,统统都是不可言说的‘禁区’;从小学、中学到大学的语文、历史、政治等科目的教科书,全都充斥着黑白颠倒的谎言──一百步笑五十步,如何可能?一个没有历史感和尊严感的民族,如何能够获得其他民族的尊重? "

*被遗忘和扭曲了的现代史*

余杰写道:“在中国,仅仅过去三十多年的文革,已经成为模糊不清的上古历史,年轻一代的学者们还没有弄清这场血雨腥风究竟戕害了多少无辜的生命,却开始发掘这场伟大革命的历史合理性了;仅仅过去十多年的天安门屠杀,同样也变成了像百慕达三角洲一样的谜团,正在长大的孩子们不相信军队真的使用坦克与机枪屠杀人民,他们相信正是党的“果断决策”方才造就了今天“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

“沉默,是铁一样的沉默造就了历史的断层;恐惧,是梦一样的恐惧造就了故意的遗忘。那么,当我们在另一个世界里面对那千千万万的受害者们的时候,我们能够像韦塞尔和魏森塔尔那样无愧地对他们说:我们没有忘记你们吗?”

*韩国光州事件*

余杰在文章中,谈到了中国六四事件和韩国光州事件。这两个事件的确有很多值得对比之处。这两个事件的共同之处,是政府出动军队镇压民主运动。由于韩国民主化之后,在光州事件的处理方面很有可能被中国民众作为对照中国政府态度的一面镜子,因此,中国官方媒体很少对韩国光州事件进行客观和全面的介绍。

中国社会科学工作者詹小洪最近在纪念韩国光州事件25周年的文章中,提供了很多值得和六四天安门事件对比的细节。

1980年4月中旬,韩国全国爆发了工人及学生示威浪潮,要求民主。5月初,全斗焕政府公布了戒严令,宣布在汉城取消一切政治活动,禁止集会游行。然而,韩国民众示威浪潮却越演越大,并提出撤销戒严令和全斗焕下台等口号。1980年5月18日凌晨,全斗焕调数万军队组成戒严军,分6路包围了韩国全罗南道首府光州市。戒严军与学生发生了冲突。21号凌晨,韩国戒严部队向示威人群开火,造成54人死亡。

光州事件发生后,韩国政府和中国政府对待六四的方式也有相同之处。在韩国光州5-18事件之后,全斗焕政府在全国疯狂地镇压民主运动, 5月28日逮捕了几千名参与民主运动的市民,并以‘光州事件的幕后操纵者’的罪名判处金大中死刑。1980年到1983年,有700多名新闻工作者因要求新闻自由而被政府勒令退休。1980年到1986年,每年都有相当多的大学生因政治诉求被开除。

*韩国民主化,翻案国未乱*

韩国举办奥运会的契机加速了韩国民主进程。詹小洪写道,韩国争得1988年汉城奥运会举办权之后,反对党的改宪运动如火如荼,特别是1987年6月,百万人走上汉城街头要求改宪。军队已经无法再压制民主运动。韩国军政府在内外压力下,被迫接受宪改方案,采用总统直接选举制,独裁统治在韩国终结。

詹小洪写道,1993年,韩国第一位非军人总统──金泳三上台。金泳三上台后,立即顺应民意,承诺为光州5-18运动死难者建立国家公墓。1997年,金泳三签署5-18运动特殊法令,正式为5-18运动正名,为死难者家属支付赔偿金。更值得一提的是,和镇压光州事件有关的两位前韩国总统,全斗焕、和卢泰愚,均以内乱罪被判处重刑。不过后来又对他们实行了赦免。

每年5-18这天,韩国总统都要来这里发表讲演,缅怀长眠此地的烈士们对韩国政治民主化的贡献。

对比韩国对光州事件的处理,北京政府显然走的是另外一条路子。韩国为光州事件平反,非但没有陷入什么动乱,社会经济局势反而更加稳定。

*吴庸:六四镇压助长腐败*

很多中国问题观察家认为,中国政府对六四事件遮遮掩掩的态度,实际上等于是为腐败大开绿灯。表面上的平静,掩盖着民众巨大的不满。

北京之春杂志刊登的北京作者吴庸的文章,专门论述了六四和腐败的关系。吴庸写道:

“‘六四’枪声向世界发出了暴力的宣言书,同时,向腐败发出了权威的通行症。它助长了权势者掳掠公有财富的胆量。腐败经由官倒→ 股市哄抢→圈地运动→走私贩毒→买官卖官等等环节,如溃堤洪峰冲决而出。

“‘文革’是中共在政治上自毁江山的大动乱,腐败则是中共在经济上自毁江山的大抢劫。大厦将倾的征兆就在眼前。除了从暴力走向崩溃,从腐败走向腐烂,中共还能有其他选择吗?”

*何时平反?谁来翻案?*

如果说,六四事件迟早要平反,中国政府迟早要走韩国的路子,恐怕很多中国问题观察家都认为这是历史的必然。但是,胡锦涛在位期间会不会给六四平反?海外观察家有不同的看法。

有人认为,六四平反,要等五六十年后,当代和六四有关的领导人都死光了之后才有可能。另外一些海外观察家寄希望于现在的胡锦涛和温家宝,他们认为,江泽民是六四后直接上台的,和六四镇压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而胡锦涛和温家宝则不然。

对于这一看法,新加坡的一位笔名为“尽力”的人表示,不要指望胡锦涛能够为“六四”平反.只有结束共产党的一党专政,六四事件才能够得到正确的评价。海外电子刊物议报刊登他的文章说:

“江泽民不能为‘六四’平反,因为他本人事实上既是‘六四’的打手,又是靠‘六四’上台的,没有‘六四’就没有十几年总书记的宝座;然而对继位的胡锦涛似乎还有点幻想,好像有可能在他站稳脚跟后会逐步把‘六四’的问题提到议事日程上,即使在三五年里解决不了,那么十年八年总可以吧。

“但现在看来,这个看法太‘乐观’了。两年多的事实说明,胡锦涛不单没有对‘六四’有丝毫的忏悔之意,反而直接或间接肯定‘六四’的定性和处理措施.在实践上,对‘六四’的所谓异议分子更加强硬。

“真实局面是,面临着‘六四’受害者和广大群众平反的要求,如果还原于历史真相,不止是邓小平、李鹏和江泽民等一大批人,无法逃脱历史的惩罚,而且他自己也必然被卷入其中,所以是不会轻易认错的。只有彻底实行民主改革,结束共产党一党专政,‘六四’才能彻底平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