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1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第八篇:并肩作战和救护美军


(战鼓声)

在二战中,美中两国军队作为亚太战区的抗日主力共同作战,浴血奋战,主要是在不同的战场上遥相呼应,也有时是在同一个战场上生死与共。

当时同盟国的“中缅印战区”的统帅是蒋介石委员长,参谋长是美国中将史迪威。美国著名记者白修德在《中国的惊雷》一书中写道,中缅印战区的作用是供应中国的军需,重新训练、装备和整编中国部队,送他们再上前线,对日作战。被派去从事这个工作的美国人大约25万,花钱几亿美元,损失了数以千计的生命。

在印度和缅甸战场,美国军人和中国军队、英国军队并肩作战。担任 “中缅印战区”美军司令的史迪威将军,在东南亚以远远少于对方的兵力,抗击日军。

据1945年2月中国《大公报》的报导,史迪威将军在中国士兵中威信很高。有的中国士兵说:

“史老将军对中国兵太好了,他总是在前线和我们同共甘苦。他说中国兵顶好。”

但是史迪威和蒋介石不和,史迪威和美国飞虎队领导人陈纳德也不和。在蒋介石的压力下,1944年10月史迪威被召回美国。

在中国的美国军队,最有名的是飞虎队。美国纽约市立学院著名的华裔历史学教授唐德刚说:

“飞虎队的人气士气那是不可想象的。”

唐德刚谈到“美中联合空军”说,有些飞机上的驾驶员、副驾驶员、射击手、导航员之中,有的是美国人,有的是中国人。

当时使用的是美国大型轰炸机B-29,号称 “空中堡垒”。

唐德刚:“空中堡垒有时候是美国人操作,但大多数时候都是中美联合起来。东西都是美国的,但是中国人参加了。那时中国空军打完了。美国人来的时候中国空军据说又起来附属在美国的空军里面。后来美国撤退,人员撤退了,飞机留下来了。那时候,利用驼峰(空运),中国大批的学生考取空军,就飞到美国受训,受训后回去就加入空军作战。它精神上的支援远远大于物质上的。那时候中国人认为抗战有希望了。”

唐德刚所说的“美中联合空军”,也叫“中美空军混合联队”或者 “中美空军混合团”,于1943年成立,有一个轰炸机大队和两个战斗机大队。他们发挥了强大的战斗力,阻退了日机的侵犯,战绩辉煌,最后控制了中国的制空权。

他们多次袭击敌人机场,例如,“中美空军混合联队”第五大队飞行员马启勋谈到,1944年,日本调来60多架飞机到湖南岳阳。

(飞机声)

中美联队以24架战机低空飞过洞庭湖上空,以避开敌人雷达。到岳阳机场的时候俯冲下去,几乎将日本飞机一扫而光。

(空袭声)

两国飞行员牺牲的不少。在美国接受过飞行训练的马启勋告诉我们,时隔50年,他仍然清楚地记得,他同队的美国战友狄克逊中尉飞机中弹撞进洞庭湖的情景。马启勋说,在那之前狄克逊的太太刚在美国生了孩子,给他寄来雪茄烟,以示庆贺。当时,他还高高兴兴地分烟给大家。没想到几天后就出事了。

有数以千计的美国空军健儿在援华空战和援华空运中捐躯,也有不少中国军人和百姓为救援美国军人而献身。

中国报刊报导了不少中国军民援救美国飞行员的事。人民政协报说,1945年2月在燕山,11位美国空军人员跳伞后,都被八路军和中国老百姓救了出来,为了争夺一位美国飞行员,八路军和日寇拼了刺刀,牺牲了两个人。这位美国飞行员含泪讲述了这件事,其他的飞行员听了,都摘下飞行帽,向牺牲者默哀。

(歌曲《保卫黄河》)

中国《经济日报》报导说,1944年8月美国一架B-29轰炸机在江苏北部被击落,新四军的师长张爱萍派出一个团去抢救,经过两小时激战,用4名战士的生命赢得得了营救的成功。

1984年,担任中国国防部长的张爱萍访问美国时,3位遇救的美国飞行员还到美国国防部和他见面,双方拥抱在一起,还举行了记者招待会美国国防部长讲了话。

(歌曲《保卫黄河》)

中国的另一位著名将领杨成武在回忆录中也谈到,有一次日木出动两千多人,发动突然袭击,要捉拿一位美军观察组的成员,这位美国人和一批中国老百姓躲在地道里。日本人搜查时,地道里的一个小孩儿吓着了,要哭,小孩儿的母亲为了不让敌人发觉,堵住了小孩儿的嘴,等到敌人走了,小孩儿已经被憋死了。那是一位八路军司令员的孩子。

在国民党地区,也有一些军政特工人员或者百姓营救美国飞行员。例如,有的深入敌后的 “军统”人员营救过美国人。

中国政府为了让百姓保护跳伞的美军人员,给他们的飞行服上缝上标志,上面写着“来华助战洋人,军民一体救护”。“洋人”两个字的后面还有个括号,括号里写着“美国”。

中国政府还把美国飞行员的形像画成中国的 “门神”,发给百姓。“门神”下面的文字说:“这个美国空军把日本人赶出了中国的天空,援助他。”

在二战中,美中两国军民用鲜血和生命谱写了一支患难与共、并肩作战的赞歌。

下一篇报导要谈谈大平洋战争后期美军的岛屿争夺战以及海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