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第六篇:驼峰空运


1942年,日本军队向中国大举进攻。历史学家唐德刚谈到,日本把这次攻势称作 “第一号作战行动”。

唐德刚:“美国海军那时候在海上切断日本人的运输线,日本人在大陆上面打通一个铁道运输线,长春一路可以通到新加坡。”

(日本进军音乐。战斗声)

日本占领缅旬,封锁了中国海上和陆上的国际通道,切断了外界对中国的援助,形势危急。美国总统罗斯福胸怀全局,决定不惜一切代价,开辟航线,飞越喜马拉雅山,以千百架飞机架设4条空中桥梁,向中国运送救援物资,使中国军队能继续奋战,牵制住日本的大军,便于美军在太平洋战区取胜。

(空战声)

这条航线,西起印度,东到昆明,途经喜马拉雅山等高山大河,全长840公里。当时的飞机飞行高度有限,不能飞越喜马拉雅太高的山峰,只能在山峰之间穿过。起伏的群山看上去就象骆驼的驼峰,所以美国飞行员称之为“驼峰空运”。

从1942年到1945年的三年多时间里,美国以及中国的飞机,面对险峻的地形,险恶的天气和凶险的敌机,把六十五万吨物资运到中国。

(音乐)

关于这次行动的代价,新华社1988年报导说:“在三年零5个月的时间内,驼峰空运总飞行达150万小时,共损失飞机468架,美国飞行员1500多人长眠于这条航线经过的陡峭山崖中。”

美国一些大型报刊提供的数字比这少一些。应该指出,一些中国飞行员也参与了驼峰空运。当时在中国航空公司工作的吴子丹说,驼峰空运的主力是美国的空运队,但是那时中国航空公司的货机也全部投入。有报导说:“中美两国的飞行人员约1500人,长眠在驼峰的高山幽谷中”。

香港大公报的报导说:“飞机残骸散布在长840公里,宽8公里的航路地区。无数闪闪发光的铝片挂在陡峭的山崖上,成了飞行员的航标”。这篇报导的题目是《驼峰航线血凝成》。

(安息号声)

一位参加过驼峰空运的美国人索恩写了一本书,名叫《驼峰》。在书前边的扉页上,他写道:

“献给我的妻子爱德纳,当我在输氧的时候,她屏住了呼吸。”

在这本书里,除了3位有名的军官之外,军人们都用了虚构的名字。因为在很多情况下,他们的真名已经无从查考了。

书中记载了这样一次大难不死的事。有一次,索恩驾驶的飞机在两座山峰之间穿行。在穿过一股气流时,机身震动,然后没事了,突然,飞机急速下降,索恩努力使飞机盘旋爬升,机组人员知道,末日随时可能来临,他们解开安全带,准备跳伞,同时坚守岗位,等待命令。

索恩认为,飞机和货物都是无价之宝,不能轻易抛弃,而且即使跳伞的话,如果跳到河里,跳到冰封雪盖的高山上或者撞到悬崖峭壁上,都未必活得了。后来,他们幸运的脱险了。劫后余生的他们兴奋的说 “顶好”“顶好”,这是当时驻华美军中流行的中文词。

担任过驼峰空运指挥工作的坦纳将军写过一本书,书名叫《飞越驼峰》。他在书中回忆起他 “受命于危难之际”的心情,他写道:

“当时我渴望到海外作战,我当然不想在安全的美国后方度过我的战时岁月和军旅生涯。如果我的任务是奔赴喜马拉雅山的墓地,那就奔赴吧。”

(美国空军军歌)

这支歌曲现在是美国空军的军歌,而在当时,美国没有空军建制,只有陆军航空兵。这支歌就是当时陆军航空兵的军歌。

按照坦纳将军的记载,1945年8月1日,是美国陆军航空部队的建军节,飞越驼峰的勇士们用打破记录的运输量庆祝节日。大家一天一夜没有合眼,连厨师,公务员都参加卸货。飞机起落频繁,往返迅速,一天之内,把5327吨货物运到昆明。

按照坦纳将军的记载,有的运输机有时一天三次飞越喜马拉雅山。有一个时期,每天平均起飞650架飞机,昼夜不停,每两三分钟,就有一架飞机起飞。一天24小时,全时飞行,全天候飞行,这是历史记录上的第一次。

坦纳将军说,空运的时代就在这驼峰之上诞生。从驼峰之后,空运成为战争、工业和生活中的一个重要因素。

(美国空军军歌)

罗斯福总统称赞驼峰空运是“奇观壮举”、“战争史诗”。

邱吉尔首相在英国议会的下院说:“在这场于两万英尺到两万二千英尺的高空进行的空运壮举中,发动机的故障就意味着飞行员的死亡。美国满腔热忱的帮助中国抗日,从事了巨大努力。在人们所见过的或者梦想过的这类体现出力量、科学和组织性的工作中,驼峰空运肯定是绝好的例证。”

谈到驼峰空运的作用,纽约市立学院教授唐德刚说:

“要没有驼峰(空运)接济啊,恐怕日本人真正会打到贵阳,打到遵义,甚至打到重庆都不敢讲。”

当年的美中飞行健儿,后来组成了驼峰飞行员协会,有5000名会员。每年聚会,共话当年。正是:

当年铁翼掠长空,生生死死闯驼峰,白发老兵重相聚,青春长在青史中。

如今,“驼峰飞行纪念碑”耸立在昆明,也耸立在不少当事人和知情者心中。

下一篇报导要谈谈太平洋战争中的几位英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