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4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抗战将领李默庵


曾任中国大陆黄埔同学会会长的李默庵将军当年在抗战战场上叱吒风云。他在几年前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说:“1937年泸沟桥事变发生的时候,我作为国民党军队第10师师长正在庐山参加军工训练。7月12日,蒋介石亲自任命我为第14军军长,率第83师、第10师即刻下山,北上抗日。”

在八年抗战中,李默庵参与指挥的主要战役就是忻口会战。忻口会战与淞沪会战、台儿庄会战并称抗战初期的三大战役。

1937年8月、9月间,日军6、7万人在师团长板垣征四郎的率领下,兵分三路,向山西进犯,很快就突破了晋绥军第61军在天镇的防线。为此,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枪毙了61军军长李服膺,并亲自督战,反击日军的进攻,但仍未阻挡住日军南进的步伐。阎锡山和当时已赶赴晋北的八路军研究,决定在忻口组织一场大规模的阻击战,并请求蒋介石调中央军支援。

接到命令以后,第14集团军卫立煌部紧急行动赶到山西,李默庵的第14军就属于14集团军。忻口防线宽50华里,分左中右三个地区,由卫立煌任前敌指挥部总指挥。中央地区的指挥官是第9军军长郝梦龄,左翼指挥官就是李默庵。

*自创土法打坦克*

战斗在10月11号打响,日军集中二、三十架飞机、50多辆坦克、上百门大炮以及步、骑兵,向守军阵地发动了多次进攻,战斗打得相当残酷。中央阵地你争我夺,反复易手,每一仗下来双方都有一、二千人战死。而左翼战场是开阔地区,易攻难守。据李默庵的秘书高建中(音)介绍,左翼战场的地形特别适合日军的坦克作战。

高建中说:“日军的坦克非常凶猛,冲到前沿阵地都是平原地区,横冲直撞,在阵地上碾来碾去,第10师第57团的一些营连,整连整排的就迎着坦克,被碾得尸骨粉碎,但是无一人退缩。为了对付敌人的坦克,当时的李默庵在指挥部非常着急,在关键时候他想出了一个很好的打法。用瓶子装上汽油装上煤油,然后站在房顶上扔到攻到村里来的坦克上,然后再用手榴弹引着,然后把敌人坦克烧了多辆。”

高建中协助李默庵撰写有关抗战的回忆录。他说,第10师57团的一个营打得没有剩下几个人,战士们个个衣衫褴褛,篷头垢面。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李默庵亲自到前线慰问,称赞这个团是铁军,并且号召全体官兵向他们学习。

就在国军与敌人进行殊死搏斗的同时,八路军在敌后切断交通,袭击敌人据点,伏击增援部队,与正面战场配合,形成了腹背扼咽的围击态势。李默庵还应朱德的要求,配合八路军129师769团陈锡联部,奇袭阳明堡机场的行动,阻击了日军派出的增援部队。

*配合八路军奇袭阳明堡*

高建中说:“当时为了保证奇袭敌人机场的成功,朱总司令就打电话给李默庵将军,说请部队正面出击,以掩护八路军火烧敌人的机场。火烧机场的战斗进行得非常顺利,几十分钟,这个团一下烧掉了日军的24架飞机。”

谈起夜袭阳明堡机场的战斗,陈锡联回忆说,炸了飞机场以后,日军湘岳师团当即自阳明堡杀奔过来,好在李默庵将军的部队全力阻击,才使得他领导的部队顺利撤退。中国报纸曾经援引陈锡联的话说,“那时可真是同仇敌忾啊。”

对此,李默庵将军也有相同的感受。他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他感受最深的就是当时只有一个敌人,那就是日本侵略者。李默庵说:“当时我感受意义最重大的一点就是,只要是中国人,无论是军民都是一致对敌的,只有一个敌人。这是我从军几十年来唯一感受到的最难得的一点。”

*忻口会战国共两军联手抗日*

李默庵出生在1904年,是湖南长沙人。从1924年考入黄埔军校第一期到1949年国共内战结束,前后经历了25年战争,参加过许多重大战役。不仅亲历了东征、北伐和各次军阀混战,还跟共产党的军队打过仗。在对苏区进行第5次围剿的作战中,他就和红军交过手。红军撤离江西瑞金的根据地以后,首先打进瑞金的国民党军队就是李默庵的第10师。

回忆忻口会战,李默庵说,不久前,国共两军还在互相作战,现在却突然成了同一战场上的袍泽,捐弃前嫌,联手抗日,很令人感慨。

忻口战役坚持了23天,后来由于形势发生了变化,出现了可能受敌前后夹击的危机局面,中国军队主动退出了战场。在这次战役中,日军被打死打伤3万6千人,中国军队也死伤5万多人,其中第9军军长郝梦龄、第54师师长刘家麒、独立第5旅旅长郑廷珍等人壮烈殉国。郝梦龄是中国抗战中阵亡的第一位正职军长,蒋介石和毛泽东都发表祭文对他的牺牲表示沉痛的哀悼。

*应用游击战得蒋介石赏视*

忻口战役后,李默庵在晋南坚持抗战,并升任第33军团长,指挥两个军进入中条山敌人后方,在国民党军队中首创了游击战术。那时,蒋介石对游击战非常重视,他强调,在二期抗战中,游击战重于正规战。李默庵的部队对敌人的铁路线进行了上百次攻击。土岭一战就烧毁日军100多辆汽车,还两度攻占了侯马站,给南同蒲路以重大破坏。

由于李默庵在游击战中打出了成绩,所以国共合办南岳游击干部训练班的时候,蒋介石调李默庵出任教育长,跟中共代表叶剑英合作。训练班先后办了三期,培训了近4000名国军的敌后作战人才以及一些英国军人。训练班期间,李默庵还奉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的命令参加了昆仑关作战,担任第38集团军副司令。1940年李默庵被调任浙江第32集团军总司令,他是抗战胜利以后在浙江境内接受日军投降的最高长官。

*强调团结重要性*

除了黄埔同学会会长的职务外,李默庵还曾担任中国全国政协常委和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的副主任。回顾往事,这位历经国共两党几十年纷争的老将军感到最难以忘怀的是抗战初期国共两军共赴国难携手杀敌的兄弟情谊。

李默庵跟中共领导人周恩来相当熟识,周恩来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的时候曾经调李默庵到政治部当干事。抗战初期,李默庵到达太原后还特地拜访了当时在那里的周恩来,就战役的实施和抗战的前途交换了意见。

忻口战役以后,第14集团军和八路军总部同驻晋南,关系一直很好。1938年春节,卫立煌、李默庵等人还去洪洞县的八路军总部拜年,受到朱德总司令和彭德怀副总司令的接待。李默庵的秘书高建中说,李默庵当时的发言稿保存至今。他在发言中除了表示抗战必胜的决心以外还强调了团结的重要性。

高建中说:“再一个就是强调联合国共两军作战,互相学习,交流战略战术,共同把抗日战争进行到底。同时特别提出,以团结求生存,以团结求胜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