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8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专访抗战飞行员郭春田


郭春田1934年考进空军官校第七期,1937年泸沟桥事变后毕业正好赶上作战。抗战期间,他在桂林、芷江、成都、重庆等地上空多次参加对日作战,曾经与战友合力击落素有“轰炸天王”之称的奥田大佐。

*击落“轰炸天王”*

郭春田清楚记得,那是1939年的11月4号,当时,郭春田的部队驻守在成都。那天上午,传来空袭警报,有27架日本重型轰炸机从汉口起飞,经宜昌、万县,向轰炸目的地成都前进,企图绕到西边进入市区投弹。中国飞机立即起飞迎战,在敌机投弹前,编成分队,进行梯队攻击。

郭春田说:“我是跟副机长,二号机,攻上去以后就离敌机很近了,眼睛看着红太阳(旗),我们眼睛都红了。我一直攻击。我们的副队长叫董存凯(音),我眼看着他一团火下去,我就紧跟着他,其实我的飞机也中弹了。我第二次攻击的时候我就看见一架16,我的飞机是15,我们俩一块攻击。我一看它一团火下去了,后来我才晓得他是我们八期的同学段文育(音)。是我亲自看着他被打下去的,心里那个难过。我就继续攻击,结果把自己的油量都忘记了。攻击到后来,我没油了,我迫降在外边。”

据郭春田介绍,当时中国空军使用的是俄国的二流飞机,无论在性能上还是在数量上都比不上日本飞机。他说,每一架日本轰炸机都有至少12挺机关枪,可以从不同方向射击,而我方的机枪少,射程又和敌人差不多,必须进入火力网才能打到敌机,所以打轰炸机非常危险,一上天就可能回不来了。

郭春田说,他航校同期的同学中,有46人飞驱逐机,四分之三都阵亡了。战后幸存下来的十几个人多数也都负过伤。但是他说,在1939年11月4号那次空战中,不可一世的日本空军却吃了个大败战。据当时统计,日军损失了至少10架轰炸机,后来找到了3架日机残骸和日本天皇送给奥田大佐的一把指挥刀,上面刻着“轰炸天王奥田大佐”的字样。这一仗,中方损失了3架飞机,郭春田的飞机也被子弹穿了十几个洞,不得不迫降在一个河滩上。迫降后还发生了一段小插曲。

郭春田说:“迫降以后,因为我们穿的服装很特别,老百姓以为我是日本人,他们没看到过中国飞行员穿什么衣服。我看到这个敌视的情况,我马上掏出手枪来,制止他们前进。我说,你们这里面有没有人认识中国国徽的,有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学生说,‘我认识。’我说,‘你一个人过来,旁人不要动。’他跑过来,他过来以后,我说,‘你看看,这上边是什么东西?’他说‘这是国徽,我认识。’我说,‘我是中国飞行员,你告诉他们,我是中国飞行员,’这才解除了危机,因为我们迫降在外边被打死的同学有好几个,都是(被)以为是外国人。”

*飞行员争先恐后出任务*

郭春田告诉记者,他能活下来完全是靠运气。他说,当时女孩子找空军飞行员谈恋爱的人不少,但是大家都不敢结婚,因为随时有阵亡的可能。就是这样,大家还是争先恐后地出任务。

郭春田说:“没有一个说是我怕死,这个任务我不去了,没有说不去的, 只有争先恐后地去出任务,着急去和日本人作战。假设是今天该轮到我出这个任务,假设是队长没派我去,(我)会找队长去吵架,‘你为什么不派我,你瞧不起我?以为我怕死啊?’那时候,没有一个说怕死的, 这证明中国的空军训练教育非常的成功。”

郭春田讲了这样一个故事:抗战初期,一架中国飞机在上海一带被击落,飞行员没有死,当日本人围过来捉拿他的时候,他用手枪打死了几名日本兵,最后留下一颗子弹自杀了。崇尚武士道精神的日本人很佩服他,给他埋葬后立了一个牌子,上面写着:“支那勇士”。

郭春田说,在抗战前几年里,由于飞机性能差和飞行员经验不足,中国空军伤亡比较大。珍珠港事件后,中国接受了美国援助的飞机,局面便大为改观。后来有了P-51野马式战斗机,日本人就更是屡屡吃亏,望风而逃了。

*不忘当年战友*

郭春田是山东潍坊人。他说,他当年投效空军是因为从小就目睹了日本人凌辱中国同胞的情景。有一次,在焦济铁路上坐火车,他看到中国老百姓不小心把纸掉在地上,日本警察二话不说,过去就是几个耳光。他更忘不了日军士兵用刺刀割下中国人头的惨状,这使他一生痛恨日本人。郭春田在学生时代就曾经多次走上街头,喊口号,作宣传,呼吁抵制日货。即便是后来移居美国,他也绝不买日本汽车。

郭春田从小就喜爱运动,是当时山东省百米和二百米的短跑冠军,跑出过百米11秒整的好成绩,并且代表山东参加全国运动会,和当时的短跑好手刘长春一决雌雄。

岁月的流逝和生活的安逸并没有使这位抗战英雄忘记当年为国捐躯的战友。他说:“想起我们的同学、阵亡的同学,想起来我就很难过。因为他们的身体都是非常的标准,要不是日本人来欺负我们,空战阵亡,他们现在还不是好好的活着,还不是和我一样。他们身体都好得很,想起来,到现在我还是恨日本人。可是兵法上有一句话,哀兵必胜,就是他欺负我们太厉害,我们就是拼了命也要和他打一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