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27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纽约时报记者德丁谈日军侵华暴行


如果说,日本人否认战争罪行的企图对阅历不深的年轻人多少还有点欺骗作用的话,那么对抗战期间担任《纽约时报》驻华记者的蒂尔曼.德丁来说,那只不过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南京大屠杀死尸堆成山*

蒂尔曼.德丁1930年来中国,1937年卢沟桥事变以后正式担任《纽约时报》的记者,直到珍珠港事件爆发前。他报导过南京大屠杀,深入过抗战前线,目睹了日本人对重庆的轰炸,还去过延安,采访过国共双方的领导人。德丁说,他亲眼看到了中国发生的事情,对南京大屠杀至今记忆犹新。

他说:“我依然记得一件令人痛苦的事。在南京国际俱乐部外面,我碰到一名中国伤兵。他的整个下巴几乎都被打掉了。很显然,他将死去,而我又无能为力。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 而我竟愚蠢地递给他一张五美元的钞票。我只是想通过某种方式对他表示同情。”

在日本军队占领南京的头三天里,德丁一直呆在那里。但是,为了发稿,他必须搭乘一艘美国军舰去上海。当他开车向码头驶去的时候,他在一座城门看到一大堆中国士兵的尸体。

他说:“这些士兵显然是被日本人枪杀的。死尸堆得像小山一样,以致我不得不开车从尸体上碾过,才能通过城门。汽车压上尸体后,轮子直打滑。”

*日军机枪扫射战俘*

然而,在长江岸边等船的过程中,德丁说,他看到了另外一幅惨无人道的景像。

德丁说:“我看到大约200名或者更多的中国战俘。日本人把他们拉出来,分批用机关枪扫射。一批10到15人,直到全部打死为止。而日本军官则站在一旁抽烟,聊天,有时还发出阵阵狞笑。这是我所见到的最可怕的一幕。”

德丁强调,他离开南京以后,那里发生的暴行就更多了。他读过这方面的大量报导,他现在讲的只不过是他亲眼看到的情况。

*重庆防空洞被炸千人丧生*

作为《纽约时报》的记者,蒂尔曼.德丁去过中国的许多地方,但是,逗留时间最长的还是抗战时国民政府所在地陪都重庆。

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日本飞机对重庆进行过多次空袭,除了炸弹还使用了燃烧弹。由于当时防空力量薄弱,日本人可以为所欲为地狂轰滥炸。德丁说,虽然大批建筑物被炸毁,但是一般来说伤亡并不严重,原因是重庆是山城,中国军民修建了许多山洞,用以躲避空袭。然而,有一次空袭使他无法忘记。

他说:“重庆有一条很长很长的隧道,一直通到山里。空袭时里面挤满了人,可是日本飞机正好把炸弹投到洞口,以致浓烈的烟雾进入山洞。 躲在里面的人顿时惊慌失措。由于人太多,氧气很快就用完了。大部份人都因此而丧生。”

德丁记得他当时采访了一位侥幸没有死的人。这位幸存者说,他当时发现有水滴顺着墙缝流进洞内,他就把嘴贴在墙上吸水滴以及从那里进来的一点点空气,结果活了下来。清理尸体的时候,德丁去现场拍照。这是日军袭击重庆造成的最严重的平民伤亡。 他估计死者在千人以上。

*台儿庄战役惨烈*

双方在交战中死的人就更多了。1938年3月,日本军队从南京等地分三路渡江北上,与华北南线日军夹攻徐州,并进攻距离徐州只有几十英里的台儿庄。

但是,来犯之敌受到中国军队的顽强抵抗。战斗刚一结束,德丁就赶到徐州采访,见到了指挥台儿庄战役的李宗仁将军。德丁说,战斗相当残酷激烈,双方伤亡惨重。由于时间已久,德丁不记得具体的数字了。他说,数千人总有了。

*日本为侵略寻找理由*

在采访中,德丁驳斥了日本发动战争是为了把亚洲国家从西方殖民统治下解放出来的说法。

德丁说:“这是胡说八道,是企图为侵略寻找理由。实际上,日本是想吞并中国,剥削中国,用武力建立大日本帝国。所以,他们才对中国人民如此残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