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16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鲜为人知的中美空军混合联队


抗日战争后期,中国上空活跃着一支鲜为人知但却强而有力的空军部队,它就是存在了只有两年多的中美空军混合联队。

*荣获美国总统特别奖励*

中美空军混合联队于1943年3月成立,在1945年8月战争结束的时候解散。在短短的两年多时间里,中美空军混合联队发挥了强大的战力,阻遏了日机的侵犯,由劣势转为优势,全面控制了中国的制空权。

特别是湘西会战一役,中美空军混合联队会同地面部队粉碎了日军企图攻占芷江空军基地、进犯陪都重庆的计划,为抗战立下了战功。战役结束以后,这个联队的第五大队和第一大队第四中队由于屡建战功而荣获美国总统的特优团体奖。

据统计,在1945年4月10号到5月15号的战斗期间,中美空军混合联队第五大队和第一大队第四中队不分昼夜出击和执行任务920次。击毙敌军步兵6024人,骑兵1491名,还摧毁了大量的补给船只、铁路系统、库房和桥梁。

谈起这段不平凡的经历,第五大队当年的中国飞行员马启勋兴奋异常。他说:“在二次世界大战中,只有这么一个大队得过总统特别奖,其中特别指明了第五大队所表现的作战精神符合国际军人所应有的英勇表现。”他特别指出,第五大队是包括两个国籍的人,他们互相之间能够在生活习惯各方面都不同的前提下混合起来朝一个共同的目标而奋斗。

*蒋介石陈纳德共识建混合联队*

中美空军混合联队的成立是基于蒋介石委员长和美国陈纳德将军间的一项共识,希望把两国空军的精英组编成一支劲旅,来抵抗日本的对华侵略和暴虐屠杀。联队设立了第一、第三、第五共三个作战大队,其中除第一大队为轰炸机大队、使用B-25中型轰炸机以外,其他两个大队都是战斗机大队,早期使用B-40鲨鱼型战机,后来换为新式的P-51野马型战机。每个大队都是双重编组,每次任务都由中美两国飞行员混合出动。

马启勋说:“假如我们出动3架飞机,就是两个中国空军的人员、一个美国空军的人员;假如我们出动4架飞机,就是两个中国飞行员、两个美国飞行员。那么看什么人的资历深、阶级高,就什么人领队。在空中我们很有意思,在空中有时联系的时候,尤其有很多美国飞行员从美国新近补充进来的时候,在空中有时候言语不通啊,所以有很多攻击的目标,我们都用代号来相互联系。象湘潭,我们在空中的代号就是DD24,大家叫DD24的时候就知道是湘潭。”

马启勋是中国著名体育教授马约翰先生的儿子。1942年年底,正在读大学的马启勋随着10万青年从军的热潮投效空军,毕业于空军官校第16期。1944年他在美国完成飞行训练以后回国参加抗战,先后执行了近60次任务。

*奇袭摧毁敌机60架*

当记者请马启勋先生介绍他最难忘的一次战斗时,他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马启勋说:“在1944年的时候,日本人调来大部份的飞机,大约有60架飞机,在湖南岳阳。那时候第五大队得到这个消息,就用一个奇袭的方式,以24架P-40在低空,经过洞庭湖上空避免他的雷达,然后到了岳阳一个机场,刚刚在清晨太阳刚出以前把飞机升高以后然后就向机场俯冲下去,当时机场里,日本人正在准备,有飞机在开始发动,有的在加油。经过五大队的这一次奇袭,几乎把它全部飞机通通一扫而光。”

仅在这一次战斗中,日军就损失了60多架飞机,可见中美空军混合联队战斗力之强。在另外一次单独执行任务的过程中,马启勋还创造了单机击沉、击伤日本运输船40多艘的战绩。

马启勋说:“有一次我在湘江里面看到他们的运输舰,大的木板船,我想这个船不晓得是运输什么,我就下去攻击的时候试试看,结果一打这船马上就爆炸了,里头包括汽油弹药什么的运输的东西,结果我就轮番的一条一条船轮流打下来,就发现他们每隔一条船装有弹火。所以等我攻击完了以后,大概有20几条船着火,所以全部40多条船在那儿。”

*出生入死*

马启勋说,当然,敌人并不是草包。马启勋说,他们执行任务的时候经常会遇到地面炮弹。他说:“炮弹在空中爆炸的时候,有黑烟的,有白烟的,打得满天都是。我们经常是在这些所有炮火中间进去。他们打的有很多都是曳光弹,曳光弹在空中可以看见它发亮。子弹朝你来的时候,你看着一个一个对着你来,那真是出生入死啊。”

马启勋说,有一次弹片打得飞机哗哗作响,回来以后发现机身被穿了30多个洞。还有一次,一枚子弹从座窗罩的一头钻进,另一头钻出,距离他的脖子仅一寸。不过,很多人都没有马启勋那样幸运。

马启勋说: “那天出去的时候几个人,回来的时候就少一两个,常常的事。尤其在我们吃饭的饭厅里,那天吃饭了,几个人一起吃完饭,高高兴兴,谈谈笑笑。等回来就少一位,第二天回来又少一个。”

*美国飞行员牺牲不少*

据马启勋介绍,美国飞行员牺牲的也不少。数十年过去了,他依然清楚地记得,同队的美国战友迪克逊中尉的飞机中弹撞进洞庭湖的情景。马启勋说,迪克逊牺牲前不久,他的太太刚在美国生了一个儿子,给他寄来雪茄烟,以示庆贺。当时他还高高兴兴地分烟给大家。没想到几天以后就出事了。马启勋说,迪克逊到五大队的时间不长,他牺牲一个多星期以后就停战了。

*为何应钦将军专机护航*

停战以后,第五大队还执行了一次特殊的任务,那是为前去南京主持受降典礼的何应钦将军的专机护航。在南京机场,日本飞行员终于和在空中撕杀的对手面对面地站在了一起,并且纷纷要求参观中方的美式P-51战机。经同意以后,他们列着长队围绕着战机观看,以惊奇的目光赞叹不已。

战后不久,中美空军混合联队就解散了。马启勋表示,中美空军混合联队虽然已经成为历史,但却令人难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