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3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日本普通人对二战的反思(2)


村田次郎是位时常到中国旅行的摄影师。他说:“有一次我去中国旅行,碰到一位老太太,她问我是不是日本人。当她发现我是日本人后,她对我说,我恨你们日本人,滚回你的国家去。我没有生气,因为她是受害者,她对日本人的感觉或许永远不会改变。我了解日本曾是侵略者,但同时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日本今天持续受到抨击,我也无法为它辩护。虽然我认为一昧抨击是件愚蠢的事,但我也不能反击。”

今后日本该如何走出历史的阴影?国际社会和亚洲邻国又该如何抛开过去、展望未来,让世界重新接纳日本?

中学老师武井诚说:“我认为大家携手交换意见最重要。我们能够从德国经验中学到很多。他们的学生学了很多有关集中营的历史。而日本则着重在广岛和长崎原子弹爆炸的历史。但那些是我们受害的历史,和德国不同。我们应该教导学生日本如何伤害别人的历史。”

乔治城大学东亚文化研究部主任凯文.朵克说:“以日本的经济影响力,成熟的自由民主体制,学术上的成就和文化上的影响,它或许早应该在联合会安理会上拥有永久席位,为什么它没有。我想这就是日本人心目中的疑问。为什么要拿我祖父辈的战争来控制我们的未来。他们想的是未来,而有些人只希望日本人活在过去。”

在纪念战死者的追悼中二战退伍军人、前神风特攻队队员大田计佐治则说:“我非常肯定年轻一代绝对不会为国家牺牲。他们不会了解我们,他们的想法和我们那时太不一样。没有什么人愿意加入自卫队。你看看鹿见岛的市区里年轻人聚集、跳舞、和女朋友牵手。当年绝对不可能看到这样的事情。老实说,我羡慕他们,和以前太不同了。现在比以前好太多了。因为你可以享受人生。我真希望我是现在才出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