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4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教会人士谈梵蒂冈中国关系


罗马天主教有了新教皇,这使人们再度议论和猜测梵蒂冈和中国是否能建交,而这其中关系到主教任命权,也牵扯到长年在中国遭受迫害的地下天主教会跟中国官方教会之间的复杂互动。一些教会人士主张两个教会“修和”与“合一”,但是双方的矛盾似乎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障碍之一:台湾问题*

罗马天主教新教皇本笃十六世最近发表讲话,希望同目前没有与梵蒂冈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建交。人们猜测这其中自然包括中国。长久以来,中国和梵蒂冈的关系有一些障碍。第一是台湾问题。第二,而且一些人士人士认为其实更重大的障碍是,中国要求梵蒂冈不得干预中国内政。这其中涉及主教任命权。

*龚民权:教廷权威不容置疑*

中国共产党建立政权后不久就和梵蒂冈切断了关系。中国要求所有天主教徒参加官方的“天主教爱国会”;那些继续效忠教皇的教徒成为所谓“地下教徒”。设在美国的龚品梅枢机主教基金会会长龚民权支持中国地下教会。他已故的叔叔龚品梅当年在狱中的时候,被教皇约翰·保罗二世默认为枢机主教。

龚民权认为,罗马教廷的权威不容置疑。他说,主权任命权牵涉到天主教教义的问题;任命主教应该听从教皇。龚民权说:“全世界政府都是这样听从教宗任命主教,只有中国这样说。其实不是教宗干涉中国内政,是反过来说是中国在干涉梵蒂冈内政。要他们改变基本教义,这是不对的。”

*中国梵蒂冈几次僵局*

中国从1957年开始自行任命主教。过去几十年由于主教或者大主教的任命问题使得中国和梵蒂冈关系几次陷入僵局。比如2000年,中国官方的天主教会任命五位新主教,而同时教皇也在罗马任命十二名新主教。龚民权表示地下教会的主教是合法的,应该得到承认,而爱国教会的主教由政府来任命,违反了天主教基本教义。

*官方地下界线不分明*

不过,观察人士说,近年来,中国的官方教会和地下教会的界线已经不是那么泾渭分明。据说,一些官方教会领袖也暗自向梵蒂冈表示效忠,大多数官方教会的主教也同时得到了教廷的认可。台湾高雄文澡外语学院国际事务系的粱洁芬教授20多年来一直研究中国和梵帝冈的关系。她说,主教任命权的确应该归于梵蒂冈,但是她提到,其实在中国官方认可的主教当中有90%已经得到了教宗的许可。粱洁芬说:“很模糊的。灰色的地带很多。因为民众不喜欢对立,为什么要把政治扯进来。”

*冀海德:地下官方来往频繁*

《华盛顿邮报》最近的一篇报导也提到, 爱国教会人士和地下教会人士相互往来也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冀海德神父就是一位所谓的官方教会神父。他服务的北方进德天主教社会服务中心是一个慈善机构。他说地下教会和官方教会的人员的确来往频繁。冀海德说:“应该是有来往的。大家不是都在促进合一运动嘛。因为目前鉴于梵蒂冈和中国没有建交,大家都在期待这方面的内容。同时国内地上和地下神父通过政府之间的联系都在作这方面的交往。”冀海德神父还表示,他个人认为梵蒂冈和中国之间的障碍是教会管理权问题。

*韩德力:内部修和更紧迫*

一位长期在台湾传教、和中国官方教会有良好关系的比利时籍天主教神父韩德力曾提出,中国天主教徒内部的“修和”比中梵关系正常化更紧迫。他是积极主张官方和非官方教会“合一”的人士之一。

对于地上地下教会的合一在天主教内也有争议。台湾的钱志纯主教说:“这种爱国教会和地下教会合一是不可能的。除非共产党改革它的宗教政策。”钱志纯主教认为韩德力神父忽略了地下教会的人士所受的迫害。河北某地下教会的董神父表示他支持“合一”,不过他说:“不拥护教宗,和梵蒂冈对立,我们就不要合一。只要不违背信仰,我们都愿意和政府合作。”

*粱洁芬:可协议任命主教*

研究中国天主教问题的台湾学者粱洁芬教授认为,任命主教的问题可以通过协议解决, 恢复邦交时可以签订协定,双方共同任命主教,在这方面也有先例。粱洁芬说:“从前梵蒂冈单方任命主教。这些国家说我也要有讲话权力,梵蒂冈说好啊,我们共同任命。”

*刘柏年:希望中梵建交*

中国官方天主教爱国教会副会长刘柏年希望中国能够和梵蒂冈建交,但是他表示,主教任命权这样的问题,要听中国政府的。刘柏年说:“这是两国政府交谈的内容。不是我说的内容。比如说两方交谈属于宗教信仰的问题。罗马同意,中国政府同意的,我们没意见。如果属于政治,中国政府同意,梵蒂冈也不反对的,我们作为中国公民我们也没意见。关键是梵蒂冈和中国的对话。它应该积极主动创造条件。”

*马英林:欢迎本笃十六世*

有官方背景的中国天主教主教团秘书长马英林神父对本笃十六世最近的表态表示欢迎。他说:“我们中国的神长教友一直祈祷中梵之间能得到改善。我们看到新教宗的表态我们感到很高兴,希望教廷方面能够切实努力推动。”

记者问他新教皇上任后中国教会是否加强了和教廷的关系。马神父说:“信仰方面大家是一致的,但是最近没有太多的直接接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