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0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专访王雁南:谈父亲赵紫阳


因同情六四民主运动而被罢黜的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

因同情六四民主运动而被罢黜的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

已故原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的骨灰火化后,他的女儿王雁南接受了美国之音的专访,谈到他父亲被中共当局软禁15年期间以及临终前一些鲜为人知的情况。

*“最后走得很安祥”*

赵紫阳临终前,他的五个儿女都守候在他的身边,唯一缺少的是他的夫人梁伯祺。赵紫阳去世后,孩子们担心母亲经受不住打击,始终没有敢把这一噩耗告诉她。赵紫阳的女儿王雁南星期一在接受本台专访时谈到她父亲临终前的情况:“临终前,我们孩子都在他身边,因为他昏迷,也没有来得及说什么。最后走得很安祥,没有受很多痛苦,这也是我们觉得还比较安慰的。”

*行动处处受限制*

王雁南说,在他父亲被软禁的15年中,中共当局对他的出入以及从事的活动实施了各种限制和监视:“15年中,前三年是没有出过家门的,可能只有一次允许出去过。后来,他要去哪里要提出申请。他想去的地方很多时候没有得到批准, 然后让他去其他一些地方。他也去过一些地方,但是到了外地也同样受到限制。他要见人或谈话或者别人想见他都受到限制。”

王雁南说,如果有人要来拜望赵紫阳,必须经过官方审批。

*时时替他人着想*

王雁南还回忆说,在日常生活方面,赵紫阳安排得很充实,而且也很乐观,平常他读书写字,看电视连续剧,另外还养了一个小狗,这条小狗陪伴他度过了15年的软禁生活。王雁南说,他父亲为人最大的一个特点是不愿意麻烦他人,例如一些原来的部下,特别是在职干部希望来拜望他,他通常替别人考虑,担心会给他们造成不利的影响而婉言谢绝。在日常生活上,赵紫阳也是如此,临终前在他身体弱到连吃一碗饭都要出汗、而且心跳一百多下的情况下也不让家人服侍。

*不后悔所做选择*

在谈到赵紫阳的信念时,王雁南说,他父亲始终认为,应该在民主与法治的轨道上处理和解决问题。在学生运动的问题上,他坚持为了对历史负责反对用武力镇压学生:“他对民主、法治和改革的理念是一直坚持的,不管是什么事情都要求用民主和法治的轨道来解决。他没有后悔他所做的选择。实际上,他当时没有更多的选择,要么走下去,要么对历史负责,他选择了对历史负责。”

王雁南说,中共当局对他父亲进行长达十几年的软禁不符合党纪国法,因此坚持要求纠正对他父亲所做的错误结论。王雁南说,他们坚信父亲一定能够得到公正的评价,而且这个评价已经客观存在历史和人民心中了。

*丧事由官方控制*

另外,赵紫阳去世后,国际媒体大量报导了赵紫阳家人和中共当局在丧事问题上存在的争议。据王雁南本人介绍,家人曾经提出一些要求,但是都没有得到批准,例如他们要求在遗体告别仪式上挂家人纪念父亲的挽联就被拒绝。王雁南说,他们唯一同意的是将父亲的遗体火化和处理后事,但是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丧事的安排基本上由官方控制:“我们从来不在乎规格,从来没有要求规格应该怎么样,但是我们要求要给他生平。但是,生平一个字都不给。我们觉得很不正常。我们也要求过去15年要给一个说法,这也没有给。总之,整个丧事是官方在安排的。原则上,我们还是希望尽快让父亲安息,基于这样的感情,我们同意选择一个时间来办理告别仪式。”

王雁南说,他们要求官方为遗体告别仪式提供一个宽松的气氛,给15年来赵紫阳希望见到的人以及希望见到他的人提供一个见面的机会。但是,官方在这个问题上的处理方式很不好。她特别提到,很多人因为到灵堂悼念或参加遗体告别仪式受到牵连,甚至被关押或跟踪。

*骨灰暂留在家中*

王雁南说,中共曾经提议将赵紫阳的骨灰安放在八宝山,但是由于安放地点不能令家人接受,因此他们把赵紫阳的骨灰带回家中,以后如何处理还没有决定。

*喜欢听美国之音*

王雁南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还特别提到,赵紫阳生前非常喜欢收听美国之音的广播,特别是有关中国和世界方面的报导:“VOA有一些了解中国情况的一些特别的节目。我总是记得父亲到了某一个时间的时候就弯腰听小小的收音机,差不多是贴着耳朵。但是,通常是干扰非常大,我们都听不到什么东西,吱拉乱响。父亲是想通过听收音机听外电的一些报导来了解世界和中国发生的情况。但是始终很难了解到,因为干扰得非常厉害。信息控制得很厉害。现在想起来,了解中国的情况还要听美国和法国的电台,实在很可悲。”

*让子女非常骄傲*

王雁南说,他们为作为赵紫阳的子女感到非常骄傲:“我们觉得父亲当时的选择,我们很骄傲,很多素不相识的人都很支持我们,而且觉得父亲的选择是对的。通过这个事情,我们和我们的子女们都觉得要学着做我父亲这样的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