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3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刘宾雁苏绍智如何看待共产党?


前改革派中共领导人赵紫阳上个月去世后,流亡海外的老资格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纷纷撰文寄托哀思。他们年轻时就投身共产党革命,有些人如今已在髦耋之年,但是,在1989年六四镇压事件之后却一直无法叶落归根。共产党已经把他们当做“敌人”而排拒在国门之外,而他们又怎样看待当年曾为之奋斗的共产党呢?

*刘宾雁:几位流亡老人典型*

旅居美国的作家、前中国官方主要报纸《人民日报》记者刘宾雁在农历正月十五就要迎来八十大寿,而他的流亡生涯也快有17年了。

刘宾雁20岁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那时共产党还没有取得内战胜利。中共建立政权后,刘宾雁不久就沦为“右派”,1980年代“平反”之后不久,又成了“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党籍也被开除。1988年3月,他来到美国,第二年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六四镇压事件,从此他一直旅居异乡。他的经历可以说是好几位流亡老人的典型。

*苏绍智:主张自由化被开除*

前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列研究所所长、今年82岁的苏绍智1949年以前也参加过大学校园内的左翼活动。他在1953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87年,他因为主张“自由化”被开除了党内外一切职务,后来长期流亡美国。

*王若望金尧如:流亡海外客死他乡*

当年的“战友”如今成了“敌人”。旅居海外的一些前老共产党员因为支持民主自由、反对1989年的镇压行动等原因被当局列入了不得入境的“黑名单”。两位年轻时投身左翼革命、晚年和共产党分道扬镳的知识分子王若望和金尧如先后于2001年12月和2004年一月客死在美国。刘宾雁感慨说:“现在流亡在外面的老共产党干部、共产党员,有的人资格还比我老,已经有两位已经先后去世了,都是因为得了癌症。一位是来自上海的王若望,一位是从香港过来的金尧如。他们大概资历差不多,都比我早几年加入共产党。那我按次序来说,是第三个得了癌症的,这在过去被认为是得了绝症。”

*年老患病却难回国*

患了直肠癌的刘宾雁希望能够回中国生活在子女身边治病休养,但是一直无法如愿,连他的中国护照也过期失效了。

苏绍智说,当他想回国看一看的时候,中国驻美领事馆要他写“交代”材料,他拒绝认错,只好作罢:“都这么多年了,为了回去一趟把自己的所谓名誉都毁了。我当然不干。”

*多年投身民主自由*

因六四事件而下台的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上个月去世,终年85岁。中国官方不忘在盖棺定论时写下他“犯了严重错误”的结论,但是还是给他留了个“同志”的称呼。而“同志”这个词早已和刘宾雁、苏绍智这样的人无缘了。不过,在刘宾雁看来,被当局称为“同志”也不再是什么荣誉的事情了:“叫不叫我(‘同志’),我根本不在乎,---现在这个共产党。我根本不在乎它把我看成什么人。”

尽管被共产党开除,但是,历尽坎坷的刘宾雁却说,他仍然相信共产主义是人类一种可贵的乌托邦式的理想,而且和在西方国家看到的民主并不矛盾。他说,他当年投身共产党就是为了争取民主和自由:“既为民族得到自由,也为了个人得到自由。我可以发展我自己,我可以做更大的贡献。是为了这个目标走进共产党的,假如早知道变成这个样子,谁会参加呢?”

*共产党内仍有好人*

曾经是中共马列主义研究权威的苏绍智说,他仍然相信马克思主义是一门令人尊敬的学说,但是他说,马克思主义绝不应该是什么神圣的指导原则,更不等于一党专制。

苏绍智提到,不再认同共产党的老党员,其实也包括那些仍然在“党内”的人。他提到了前《人民日报》总编辑胡绩伟:“过去入党即使是感到有一定理想,现在都感觉到共产党确实变了。所以现在不但我们被开除的人觉得没有必要回到共产党,而国内很多人呢,虽然还在党内也对这个党并不重视,例如胡绩伟讲得很清楚嘛:‘我不能和你们保持一致!’”

刘宾雁认为,即使是在今天,共产党内仍然有很多“好人”,他仍然愿意把他们看做是自己的“同志”和“朋友”。

*昔日“同志”分道扬镳*

但是,一些当年的“同志”和“朋友”如今却成了两条路上的人,失去了共同语言。刘宾雁提到,他当年的某些作家“朋友”听说很快就要组团访问美国,参加文化活动,他们即使和他近在咫尺,估计也不会互通音讯了。

*流落至今并无悔意*

刘宾雁说,如果他在共产党体制内谨言慎行,学会“说假话”,也能享受到“富贵荣华”,然而流落至今,他并无悔意:“我就看到很多老记者,在共产党里干了一辈子记者,地位也很高,顺顺当当一辈子,结果一本书都出不来,也就是说,你给人民留不下什么东西。你说这种人生有什么可羡慕的呢?”



苏绍智提到,当初中共负责宣传部门的左派人物胡乔木欣赏他的写作才干,希望他能跟着自己干。他笑着说,如果他不乱说乱动,大概至少能做到社科院的副院长。不过,苏绍智说,他并不为自己大胆敢言而付出的代价感到后悔:“你要么不要讲,要讲就不要怕。”

*戈阳司马璐:依然做着“同样的梦”*

原《新观察》主编戈阳女士在1930年代就参加了中共的活动,如今这位89岁的老人也流亡异乡。她在美国和当年去过延安的司马璐结为白发夫妻。戈阳如今住在纽约的老人院。1937年加入中共而后又在1940年代脱党而走的司马璐曾写过一篇文章说,他和戈阳“孩童时代”就投身共产党,当时“实在不懂得什么是共产主义”,他们追求的也就是“自由平等民主人权”,而今天,---他写到,他们还在做着“同样的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