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2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共发一号文件有意解决三农问题


中国日前公布的2005年中央一号文件要求对农民坚持减免农业税、补贴农民和农业,加大用于农村教育卫生等方面的经费的政策。有关专家认为,这是胡温政权发出的有意解决三农问题的信号,但这些政策缺乏可持续性,无法从根本上解决三农问题。

这是中国为解决三农问题自1982年发出的第7个中央一号文件。设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国际组织,国际粮食政策研究所研究员张晓波对美国之音说,从82年到86年中国政府发了五个中央一号文件。江泽民执政期间没有发过一号文件,他重视的是企业家,是知识分子。胡温政府上台后表示关注弱势群体,认识到农村、农业和农民问题的严重性,2004、2005连续两年发出中央一号文件。张晓波认为这是胡温政权解决三农问题的强烈信号。

*城乡收入差距不断扩大*

改革开放20多年,中国农村和城市与沿海地区的收入差距越拉越大。 纽约时报驻北京记者周看(JOSEPH KAHN)最近在报导中说,中国城镇居民的收入去年是农村平均收入的3.4倍,中国是世界上城乡收入差别最大的国家之一。而城乡间生活水平的差距比收入差距更大,因为城镇居民享有的卫生、住房、教育和退休等福利是农民无法得到的。

美国康州三一学院经济系农业问题专家文贯中教授认为,温家宝政府的一号文件有助于中国农村分享城市高速发展的成果:“世界银行在称赞东亚奇迹的时候指出,奇迹的要素是两个,一个是高速增长,还有一个是分享。但是中国现在是高速增长,而没有分享,严格来说不符合世界银行对经济奇迹的定义。”

*减税补贴治标不治本*

中国城镇人口年收入在1千2百元以下不需交税,但去年平均收入为353元人民币的农民则需要缴税。2005年中央一号文件指出,为了减轻农民负担,中国将坚持一方面减免农业税,另外一方面增加给农民的直接补贴和良种与农具的补贴。

国际粮食政策研究所研究员张晓波认为,虽然补贴农民和农业是件好事,但这种做法成本过高:“现在你与其补贴,不如把农村的那些税先免掉。因为你把钱先收上去,再发给农民,这里面的成本就很高。因为收税时就要花很多人力,然后再去发钱时又怕他贪污腐败,需要监控,这又花很多成本,最后的效率百分之50就不错了。”

文贯中教授则认为,靠中国有限的财政补贴起不了大作用。中国去年补贴农民的钱平均到9亿农民头上也就是每人几十块钱,他们收入的增加主要靠得是农产品价格的上涨。

*需走高度城市化道路*

文贯中说,从长远来看,减税补贴等都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他认为治本的办法是把农民人数降下来,走高度城市化道路是世界发达国家走过的必经之路:“全世界的经验都是说,走城市化的道路,工业化的道路。美国的农民只有人口的百分之2左右。中国总有一天要走这条路。但是现在中国的社会体制,特别是城市里面的制度,都是排斥农民的。”

文贯中教授说,中国政府的三农政策看起来恰恰是为了把农民留在土地上,而不是让他们离开耕地有限的农村。他说,中国甚至还有一些人鼓吹农村工业化,要小城镇遍地开花。他认为那将无法充份利用并分摊大城市基础设施高昂的成本,无疑将大大提高中国现代化的成本。他说,给予农民流动的自由、定居的自由,帮助农民在城市定居下来,取消歧视农民工的政策才是解决中国三农问题的重中之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