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2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赵紫阳逝世中国为何紧张?


中国共产党前总书记赵紫阳去世已经一个月了。人们对中国显示出的恐惧感印象深刻。这种恐惧是杞人忧天,还是事出有因?

*官方告别仪式警察禁止拍照*

“中国持不同政见人士张林由于试图参加为被罢免的共产党领导人赵紫阳举行的悼念仪式而被拘留。他的太太被告知,张林将被拘留15天......”

这是美国之音2月13号的一则消息。此时距离前中国共产党总书记赵紫阳去世已经四个星期。

在这则新闻发出的两个星期之前,1月29号,警察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外驱赶那些无法参加赵紫阳遗体告别仪式的群众。

即使在里面由官方主办的遗体告别仪式上,警察对悼念的人也毫不手软。

参加遗体告别仪式的自由撰稿人戴晴讲述当时的情况说:“我排队的时候有一个人拍照了,然后警察扑上去四五个人,当场给他的胶卷曝光,根本不许。很多人很愤怒的说为什么不准拍照,他就是不许你拍照。哪里有这样的?然后出来不许停留,哪怕我有朋友在里面,也不许你等。”

*悼念心情完全被压抑了*

同样参加了赵紫阳遗体告别仪式的美国之音驻北京记者张光华这样形容当时的气氛:“几乎可以说在每一个红绿灯的路口都有好几辆警车,好几个警察。两边你可以随时看到警车和警察。那门口更是很多很多警察。走进去之后,还有一个警卫在那边。要把这个通知交给他。他要亲手摸这个通知是真的是假的。他看一看,前面看一看,后面看一看。摸一摸,是不是真的。然后你排队进入灵堂的时候,你的四周都是安全人员。随时在旁边看着,跟你讲‘不许照相!不许录像!’有人要拿出照相机来,他就说‘不行,你不能拿。’你那种感觉就是一切都是在保安人员或者警察前后的看管之下。悼念的那种心情就完全被四周的这种情况给压住了。”

*高新:‘六四’是中国恐惧的来源*

中国媒体对赵紫阳逝世的消息只有区区两则【新华社】的简短通稿。中国成千上万家中央和地方媒体,包括互联网,对此几乎是“万马齐喑”。

中国对赵紫阳去世这件事的处理透出一股紧张和恐惧感。中国何惧之有呢?

多维新闻网总编辑何频说,“六四事件”给中国当局留下的教训。他说:“中国政府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就是说,星星之火,他就害怕它燎原啊。”

独立评论人士高新也认为“六四”是中国恐惧的来源。高新说:“对赵紫阳的恐惧感可能还是来自对‘六四’的平反。 他们想淡化‘六四’。不想平反‘六四’,但是也并不是想强调‘六四’是多么英明,‘六四’是多么正确。因为对共产党自身来讲,对曾庆红他们这些共产党的原教旨主义者来讲,‘六四’事件其实是很惨痛的。他们自己也是有苦说不出来。”

观察网站主编陈奎德认为,中国的恐惧源自心理上的虚弱。陈奎德说:“一直挂在他们心上不安的就是他们没有执政的合法性。他们心理上虚弱,不真实。”

*一个老教授死了......?*

然而,今天的中国经济发展突飞猛进,国力大大增强,国际地位越来越突出。与此同时,赵紫阳从公众视线中整整消失了16年。听听这位21岁的北京人对赵紫阳有什么印象吧:“我觉得大家知道赵紫阳这个名字是从当年天安门事件知道的,但是作为我们这个年龄的人当时还很小,所以对这个事件的记忆也不是很清楚。到现在对赵紫阳这个名字知道是知道,但已经不是那么关心了。”

多维新闻网总编辑何频讲述的一件事更让人有些哭笑不得。他说:“多维的记者去了北京大学。问他们一下呢,有的不了解赵紫阳;有的了解一点,也是非常冷漠,非常冷淡。有的甚至说,这是一个老教授死了。”

*何频:赵紫阳逝世不会震动中国*

中国对赵紫阳的恐惧是不是杞人忧天了?

美国北卡罗莱纳大学新闻和大众传媒系教授赵心树说:“时间过去很长了。现在年轻一代对这个事情已经没有什么印象。现在整个国家的老百姓兴趣所在不一样了,在很大的程度上,大家的精力都集中在赚钱啊、经济啊、工作上。”

多维新闻网总编何频认为赵紫阳的去世根本不会引起中国社会的重大变动。何频说:“老百姓其实对政治的关怀度已经是非常之低。赵紫阳去世之前,或者赵紫阳去世之后,稍微对中国的情况有一个比较理性判断的人都知道,不会引起中国社会很大的变动;不会成为中国政治的一个转折点。”

*王军涛:执政者有足够理由担心*

但是在哥伦比亚大学研究政治学的王军涛的看法却截然不同。王军涛说:“执政者站在他的角度看到的整个画面可能更完整。所以他比一般的精英,一般的精英我觉得比较傻。他们就是觉得,啊,我们周围的人都不错。所以他就觉得中国现在不错。其实执政者看得更清楚一点。你比方说,2003年,每天是160起以上的民变发生。那么这种情况,再加上这么多的不满,加上赵紫阳的事,他们是有足够的理由担心的。”

*李成:中国紧张并非杞人忧天*

纽约汉密尔顿学院政治学教授李成也认为,中国的紧张并非杞人忧天。李成说:“现在他们担忧的并不是学生和知识分子,而更多的是一些其它的不安定因素。死一个人只是一个触发点。如果这个事情不认真处理,不认真对付的话,会扩大,事件会蔓延。这是他们从‘六四’当中学来的一个经验。”

*高新:中国恐惧事出有因*

独立评论人士高新则认为,中国的恐惧即有杞人忧天的成份,但也是事出有因。高新说:“这里边有中共自己把赵紫阳在民众中的影响和‘六四’在民众中那种隐痛自己夸大了。这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要是借‘六四’,借赵紫阳这样一个契机进行所谓政治要求、政治诉求的话,那么很可能导致大批对社会不满的,比如说上访群众,比如说下岗职工,他们这些社会诉求跟经济诉求集于一身的人跟着一起,把所谓社会诉求和经济诉求搅在一起了。从这个角度讲,我想中共政权也不是完全杞人忧天。”

*始终忘记不掉的一些事情*

16年来,中国当局从来没有详细解释赵紫阳到底犯了什么错或者什么罪,对于赵紫阳16年来一直被软禁这个事实更是讳莫如深。

王军涛说:“对于当局者来说,他们是力图让这个国家忘掉一些事情。但是他们始终是不忘的。”

八宝山公墓外边的悼念群众也没有忘。警察和悼念民众的争吵向中国当局发出了什么样的信号呢?

赵紫阳几乎悄然无声地离去了。中国当局对他的恐惧感到底是杞人忧天,还是事出有因呢?这个问题也许今天没有答案。但是历史一定会回答这个问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