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5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纪念二战硫磺岛插旗士兵


今后几天里,美国各地的退伍老兵组织将要纪念硫磺岛激战。1945年2月19号,美国军队在日本的硫磺岛登陆,打响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最为惨烈、也最有决定性的战斗之一。

2月23号,在摄影镜头前,六名美国军人在硫磺岛上高高升起美国国旗。华盛顿城外的海军陆战队纪念园的塑像,就是根据这幅成名照片铸成的。几年前,其中一位升旗士兵的儿子詹姆斯·布莱德利和罗恩·鲍尔斯合作,向世人道出了照片背后的故事,他们合写的书成了近年来最为畅销的书籍之一。书的题目是:《父亲们的旗帜:硫磺岛英雄》。

*父亲不提战斗经历*

詹姆斯·布莱德利说,他父亲约翰·布莱德利从来也没有跟他说起过硫磺岛的战斗经历。那幅全世界很多人都孰知的硫磺岛插旗图,在布莱德利的家中,却根本没有挂过。但是,在父亲70岁那年去世后,他的家人发现了一箱又一箱的信件和其它战时文件。这一切都堆放在某个壁橱里。

布莱德利说:“在其中一个箱子底有一封叠皱的信,是父亲在硫磺岛的折钵山上写给自己父母的。那是升旗后的第三天。他写到,升旗是他一生中最喜悦的时刻。我读这封信时,掉了不少眼泪,我想知道的是,在那个最喜悦的时刻以及半个世纪的沉默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我就开始了探索,想知道那个在1945年2月23号那一天竖起国旗的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和他在一起的那些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插旗士兵代表不同背景*

詹姆斯·布莱德利进行了多年的研究,做了600多次采访。他终于知道,这几名插旗士兵代表了1940年代不同背景的美国人。他们当中包括一名来自亚历桑纳保留地的皮玛印第安人、一名宾西法尼亚煤矿工人的儿子 - 他的父亲还是来自捷克斯洛伐克的移民、一名来自德克萨斯的高中美式足球队员 - 他还是肯塔基山民的后代。

多数人都积极从戎,参军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他们将要奔赴二战时期最为艰苦、最为血腥的战场之一。在离东京大约1千2百公里的硫磺岛上的那场激战,将是二战期间盟军在太平洋战场取得的最为关键的胜利之一。

*2万2千日兵把守岛屿*

布莱德利说:“日本人修了一道地下城,驻有2万2千名重兵,有16英里的坑道。因此,当美国小伙子们踏上硫磺岛的时候,他们看不到敌人。这可以说是所有战争史上最厉害的堡垒。地下的2万2千人能够一览无余地看到美国人,而美国人却找不到射击目标。”

在登陆的第五天,战火暂时间歇。海军陆战队员在硫磺岛南部的折钵山顶上举行正式仪式,竖起了一面星条旗。随后,一名军官下令把旗子收走,做为历史见证保存起来。他又指派另一组人,包括詹姆斯·布莱德利的父亲约翰·布莱德利,在原地立起一面更大的国旗。

*胜利景象激起反响*

布莱德利说:“他们正顶着风,拼命插旗,【美联社】摄影记者乔·罗森塔尔碰巧来到了顶上。他想照张像。旗杆竖起来得很快,他都没有时间在取景器里看一眼。他只是把照相机对准插旗行动,按了一下快门。”

*七千美军阵亡硫磺岛*

这张照片在渴望看到胜利景象的美国人当中激起了很大反响。但是,盟军夺取硫磺岛的战斗才刚刚开始。一个月后,几乎所有的日本人都战死了。美国军人有将近七千人阵亡,升旗士兵当中,也有三人魂断硫磺岛。

另外三名活下来的升旗士兵回到家乡时,人们举行庆祝仪式和游行,欢迎他们凯旋归来,还请他们到处讲话。但是树大招风,成名也有代价。美国印第安原住民艾拉·海斯尤其深受其害。他在参战前就有酗酒问题,詹姆斯·布莱德利认为,海斯在硫磺岛的战斗经历加重了他的酗酒习惯。

*死难战友留下恐怖*

海斯说:“你不妨读一下艾拉在1940年代末和50年代初说的话,他描述了那些战死的战友在他心里留下的恐怖。当有人问他在白宫受到杜鲁门总统接见是什么滋味时。艾拉说,‘我怎么能感觉象个英雄呢?我和250名战友一道冲上海滩,但是活着回来的只有27个人。”

*不归者是真正英雄*

艾拉·海斯在喝了一夜的酒之后死亡,死的时候只有32岁。另外一名升旗士兵若内·加格农五十多岁的时候便离开人世,他一直没有能够把战后的一时风光转化成经久不衰的名誉和财富。

约翰·布莱德利在威斯康辛的家乡过着宁静的生活。他总是说,真正的英雄是那些没有回来的人。他的儿子詹姆斯·布莱德利认为,父亲是一名英雄,然而这并不是因为他帮着插了一面旗子。

*竖旗之举不足为奇*

布莱德利说:“我爸爸是硫磺岛上的卫生员。也许有两三百名十几岁的年轻人尖声嘶叫着,死在他的怀抱中。这是美国海军陆战队历史上最惨烈的恶战。竖起一面旗子,又碰巧被照了下来,那在硫磺岛老兵数不清的英雄壮举中不算什么。”

*牌匾纪念硫磺岛英灵*

在父亲死后,詹姆斯·布莱德利和他的家人一道走访了硫磺岛,在折钵山上放置了一面纪念牌匾。他们通过这样的方式表达对那些他所说的“硫磺岛英灵”的敬意。后来他又出版了另一本名叫《飞翔勇士》的关于二战的畅销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