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28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肥胖问题遍天下


肥胖现在已经成了一个全球性问题,大人如此,小孩也不例外。肥胖已经不只是发达国家普遍的一种疾病了。

众所周知,肥胖在美国是一个主要问题。但是这个问题现在已经不是美国才有的问题了。

*全球流行病*

加西亚医生是世界卫生组织设在华盛顿的地区性机构“泛美卫生组织”的副主席。他说,“眼下的情况我们可以描述为一种流行病。肥胖病已经不局限在工业化国家了。”

*环境和天性使然*

他说,美国的肥胖症趋势有着详尽的记录和报道,但是公共卫生官员现在在拉丁美洲、加勒比国家、欧洲、亚洲乃至非洲国家也看到了同样的趋势。乔治华盛顿大学体重控制项目负责人亚瑟·弗兰克说,原因既简单又复杂。

弗兰克说,“人们生活在一个食物充裕、十分方便、又不需要从事太多体力劳动的环境中,自然倾向于增加食物摄取量,减少活动,这么一来体重当然就上去了。”

*祖先有责*

弗兰克医生说,我们还能怪罪自己的祖先。“当人们生活在一个食物缺乏的环境中时,那些在进化过程中生存下来的是那些善于寻找食物、摄取食物的人,这些人善于想办法储存食物、储存热量,以备下星期没有东西可吃时之需。”

弗兰克医生说,即使没有这样的需要,现代人类还是保持了最大限度摄取热量的能力。

*不分贫富都有份*

不管是在富有国家还是贫穷国家,肥胖的人当中有富有穷。泛美卫生组织的加西亚医生说,这是高卡路里食物在世界范围内价格下跌所造成的。

加西亚说,“吃水果和其它对我们有好处的食物有时更贵。另一方面,小孩和青少年很容易找到快餐和其它高脂肪、高糖的食物。”

*生命代价,经济代价*

肥胖会导致或加重许多疾病,肥胖本身也能够致命。美国每年有四十万人死于肥胖。肥胖还有其经济代价。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肥胖在世界范围内所导致的生产力丧失大约折合为每年1万亿美元。

肥胖可以通过增加锻炼、减少热量的摄取而得到控制,但是弗兰克医生说,饮食并不总是一个抉择的问题。

他说,“我们过去十年来认识到的一点是,饮食的很大一部份是由大脑信号控制的,仅仅一小部份是由意志控制的行为。”

加西亚医生说,防止和控制肥胖必须涉及到营养教育、食品产业、政府、学校和交通系统,这样每个人都能够获得有营养的食物,获得足够的运动。他说,不然的话,在发达国家,肥胖会超过癌症,成为致死的主要疾病。

他说,“最重要的是,人们必须参与进来。家庭必须参与进来。这不是一个只影响别人的事情。这是一件影响我们所有人的事。”

*学生体重和成绩单一并交家长*

美国德克萨斯州议会就在努力让家庭参与进来。德克萨斯州议员提出了一个议案,要求所有公立学校的学生量体重,并将结果和学习成绩一并交给家长。

德克萨斯州参议员凡德普特说,她之所以提出这项议案,是因为家长需要知道他们孩子的超重问题。

凡德普特说,“这听上去严厉了一点,但是我们在试图挽救孩子们的生命。数据显示,由于健康问题,这一代儿童的寿命将短于他们的父母。”

塔马莎·汉伯林说,如果她在防止肥胖方面了解得更多的话,她12岁的女儿也许就不会超重45公斤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