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1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国际反腐组织谈中外腐败


打击腐败是世界上很多国家在发展中面临的挑战。腐败与贫穷,腐败与文化之间,是否存在必然的联系?腐败的根源何在?如何才能消灭腐败?让我们听听国际反腐组织透明国际的项目负责人是如何回答这些问题的。

*中国腐败猖獗但非最严重*

中国国务院最近刚刚召开了第三次廉政工作会议,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发表讲话,要求建立惩防并举的反腐败体系,加大预防腐败的工作力度。然而,中国的腐败却日渐猖獗。

事实上,贪污腐败并不是中国特有的现象,中国也不是世界上腐败问题最严重的国家。

总部设在德国的国际反腐机构透明国际发表的“腐败指数”,给146个国家大排队,其中最腐败的国家,也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包括乍得、缅甸、尼日利亚、孟加拉国和海地。

*腐败贫穷往往并行*

透明国际的项目负责人苏珊·弗里曼说:“发表这一指数的目的,就是要让更多的人知道,腐败最严重的国家,往往也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这两个问题紧密相连。”

*党议会和警察易腐败*

透明国际是目前致力于打击腐败的国际性的非政府机构。透明国际成立短短十二年来,在国际上的影响已经越来越大。除了每年发布“腐败指数”大排名外,透明国际最近两年还发表了“全球腐败晴雨表”,研究人员直接对一些国家的民众进行调查,结果发现,政党、议会和警察被普遍认为是最腐败的三大机制。

透明国际的弗里曼说:“政府如果不是为公众服务,而是个人致富的途径的话,那么这种状况是很难扭转的,这也是很多国家都面临的挑战,不少人进入政府部门工作,不是为民服务,而是为了赚钱。”

*迫于竞争压力*

弗里曼说,透明国际工作方式的一大特点就是跟私人部门相配合,因为私人公司和企业是行贿的一方。弗里曼说,在跟很多公司接触的过程中,他们了解到,很多公司并不愿意行贿,完全是迫于竞争对手的压力,才这样做。

*中台俄行贿多 不在文化在机制*

从透明国际2002年公布的行贿指数中可以看到,表现最差、也就是私人部门行贿最多的地区是台湾、中国和俄罗斯。不过,弗里曼表示,这跟各国的文化没有直接的关系。

弗里曼说:“有人认为中国腐败的根源在于文化,我们希望消除外界的这种看法。我们认为,在缺少制约机制的情况下,任何个人和任何机构,只要机会合适,都可能成为腐败的机会主义者。”

*言路不畅挑战大*

弗里曼女士介绍说,透明国际已经在世界上大约90个国家里建立“国家分会”。这些分会隶属于总部设在德国的透明国际,但同时又是半独立的民间机构。

不过,她强调指出,这些分会的建立,首先要求这些国家有打击腐败的意愿,并主动跟透明国际接触,申请成立分会。因此,中国目前只有透明国际的联络员,尚未成立国家分会。

弗里曼说:“我们是民间团体,在中国,很难建立起能够在这些问题上畅所欲言的民间团体。中国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我们必须一步一步慢慢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