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55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澳体力活劳工短缺危机


劳工短缺现象在今天的澳大利亚已经达到了危机状态。上到公司的高级经理层,下到没有技能的工人。在这个时候,澳大利亚国内的不少企业和雇主把目标转向了亚洲国家,特别是劳动力资源特别丰富的中国。就在前不久,澳大利亚几家货柜拖车生产商已经表示从中国输入60余名有技能电焊工,来填补本地劳工市场。这种情况有逐渐扩大的趋势。

*澳简化雇主申请技术移民办法*

过去几年,澳大利亚经济发展迅速。目前,失业率已经达到了28年来的新低。这虽然是好消息,但是也带来了一个隐患。那就是劳工短缺成为了一个严重的问题。据报道,澳大利亚政府正在考虑增加吸收更多的有技能的移民。移民部长范斯通透露下个财政年度,澳大利亚可能会增加两万个技术移民名额。与此同时,政府还简化了雇主提名申请技术移民的办法。目前,这些措施都已经得到了联邦反对党的支持。专家预测,这些措施受惠最大的又将是来自中国、印度的技术人才。

*澳失业年轻人不愿干体力活*

另一方面,堪培拉还计划在短期内输入临时低技能或是无技能外劳,以帮助缓解人手短缺的现状。近来,更多的农场主、果园经营者向政府提出希望雇用外劳,帮助做澳大利亚人不愿意干的重体力活儿。据澳大利利亚商业7台报道,一些失业的年轻人宁肯找不到工作,也不愿意去干体力活儿。这位十几岁的青年人说:“我宁可领失业金,什么事儿都不干,也不想为那些吝啬的果园主打工。”另一位失业的小伙子也表示说:“我不想干那些收入少,累得不得了的工作。”

*澳农场主希望雇佣中国劳工*

现在,虽然太平洋上的几个小岛国,例如巴布亚新几内亚,所罗门群岛和瑙鲁政府都已经敦促堪培拉允许他们的公民到澳大利亚临时工作,通过输出劳工,改善这些国家的经济状况,但是澳大利亚农场主希望雇佣的却是中国劳工。目前,一些澳大利亚的农场主已经捷足先登,与中国方面签署了吸收外劳的备忘录,预计在今后5年中,几万名中国劳工将会进入澳大利亚,从事最为繁重和低薪的工作。维多利亚州Mildura地区的一名果农, 身兼葡萄干发展局主席一职的约翰。欧文就是探路者之一。他计划在今年年内从中国云南大理先雇佣100名水果采摘工,到农场摘橙子、柑橘、葡萄等。

他说:“人们知道我们需要劳工,如果海外的背包客、本地的失业者不愿意做这些工作,我们只有象其他国家一样,与另一个国家签署劳务协定,引进临时外劳。”

据介绍,澳大利亚的农场主之所以选择云南的劳工是因为在过去6年中,日本与云南签署了类似的劳务条约。每年5000名采摘工到日本摘三个月的水果。如果澳大利亚与中国的协议能尽快生效的话,每年至少有8000名中国劳工将会到澳大利亚工作。

*采取措施保证劳工返回*

为了确保中国来的劳工能在三到六个月合约结束之后顺利返回中国,雇主只会在澳大利亚给中国劳工四分之一的收入,并且他们会以农场为家。剩下的75%的工资将会在他们返回中国之后寄到他们的银行账户上。如果中国的水果采摘工逾期不归,75%的工资将会被澳大利亚政府没收,以作为遣返非法移民的费用。据介绍,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傅莹完全支持这个计划,并在积极与澳方联系、谈判,希望这些短期输入劳工的协议能尽快实施。在蓬勃发展的采矿业,劳工短缺也是一个挑战。这个产业也在考虑效仿其他行业的做法,从中国输入肯吃苦,工资要求又不高的劳工。

*澳工会不赞成雇用外劳*

然而,澳大利亚的工会组织却不赞成从海外雇用外劳来填补本地劳工市场的短缺。讲话的是澳大利亚工人工会的负责人比尔。朔顿先生。他指出,水果种植业之所以缺少人手,主要是他们的工作环境和工资待遇太差。他说:“中国来的廉价外劳只是取代了澳大利亚国内的低薪劳工。这似乎把亚洲的血汗作坊搬到了澳大利亚。这肯定会在澳大利亚工人与外籍工人之间造成对峙局面。”

澳大利亚工会组织的最高机构-澳大利亚总工会ACTU的官员泰特也表示说:“我们要确保来到澳大利亚从事临时工作的外劳得到同等的对待和一样的工资待遇。不能出现剥削这些外籍工人的现象。同时,雇主也要意识到如果他们想把这些工作永久性地保留在澳大利亚,他们就必须要在本地培训工人,投下更多的资金。”

移民部长范斯通参议员指出,政府可能会为农业产业设立一个外籍劳工临时工作签证类别,并且在5月份即将出台的联邦预算案中, 公布有关雇用条件和外劳按期回国的防范措施细则。

*澳农牧采矿业面临竞争*

专家认为,随着国际市场的不断开放,自由贸易的逐步实行,制造业为了降低成本,转向劳动力价格低廉的国家和地区是一个趋势。这也就是为什么前几年很多澳大利亚大企业纷纷将工厂搬到东南亚和中国的缘故。现在,澳大利亚的农牧业、采矿业也面临同样的竞争压力,但是这些企业却很难搬出澳大利亚,因此只能通过雇用价格低廉、肯干的外劳的方式,争取生存的空间。而中国在这方面却占有劳动力资源的优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