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5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北京人士评建立“和谐社会”


在今年的全国人大和政协两会期间,“和谐社会”成为一个时髦的字眼。北京的观察人士认为,是否能够建立一个和谐的社会关键在于国民权利是否得到制度性的保障,而不在于对政策做出权宜之计的调整。

自从温家宝总理在他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以人为本,执政为民”,建设“和谐社会”之后,“和谐社会”成了常提到的词。

*刘晓波:稳定第一思想翻版*

北京的政论人士刘晓波认为,这只是换个说法而已,指导思想还是过去的稳定第一。他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说,虽然温家宝所说的建设和谐社会也有尽量解决社会公正、缩小城乡差别以及对经济发展模式进行调整的意图,但是他认为,这些措施并没有触及到问题的本质。

*刘晓波:国民权利应得到制度性保障*

刘晓波说:“我觉得,和谐社会的建立最根本的问题就是说,国民权利是否真正得到保障。我觉得,这种减农业税也好,政府加大投入也好等等,这方面都是一些枝节上的问题。一个和谐社会,你所谓的以民为本,你必须落实到以民的权利为准,而且是一种钢性的、受到法制化保障的权利,而不是这种人治性的、靠这种政策性的某些权宜之计的调整。”

*包遵信:政府说一套做一套*

在两会期间,包括刘晓波在内的很多异议人士和上访人员都受到警方的严密监控。总部设在伦敦的大赦国际在有关中国人权状况的最新报告中说,在中国大陆被任意拘捕或是监禁的人权活动分子的人数正在上升。

目前人身自由也被剥夺的历史学家包遵信对本台说,政府完全是说一套,做一套。他说:“一面要建立和谐的环境,一面又不让我自由。这是什么事啊?”

刘晓波也认为,中国政府的文字狱以及在所谓的敏感时期剥夺异议人士人身自由的做法与建立和谐社会的目标是背道而驰的。他说,一个真正容纳社会不同意见和政治异见的社会才是真正的和谐社会,而对不同于官方的意见采取草木皆兵的态度恰恰是传统的敌人意识。

刘晓波说,现在社会上有一种说法,他们现在这种策略就是让老干部以及老百姓这所谓的‘二老’满意,在意识形态向左的方面走,使一些退休的老干部满意,同时在再分配问题上向农民等弱势群体倾斜。

*刘晓波:不和谐根源在于官权太大*

但是刘晓波认为,中国社会不和谐的根本原因并不在此。他说:“我觉得,中国这个社会不和谐,最大的分裂就是官权太大,而民权太弱。涉及到具体的、现成的改革策略呢,它就是政治和经济的分裂。这个才是中国真正不和谐的最大根源。”

这位观察人士注意到,中国民间社会以及一些比较开放的媒体在建立和谐社会的主旨下提出了“以民主为主,才是和谐之源”的说法来传达真正的民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