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2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美国防部发表军人虐囚调查报告


美国国防部星期四发表的一份报告说,伊拉克、阿富汗以及古巴关塔那摩湾监狱发生的虐待囚犯事件是底层士兵超越规定、执行军纪不力造成的。报告说,因为如此,美国在伊拉克的指挥官在对审讯囚犯的程序做了修改的基础上,上个月又公布了一套新的审讯规则。但是人权组织和国会一些成员说,国防部的这份报告走得还不够远。

*国防部没有虐待囚犯政策*

由美国前海军督察长主持的调查历时9个月后得出结论说,国防部没有虐待囚犯的政策。自从伊拉克和阿富汗囚犯遭到虐待的照片去年早些时候被广泛披露以来,国防部官员以及军方高级官员一直是这样说的。

报告说,虐囚现象虽然受到广泛报导,但仅仅是少数例外,反恐战争中数以万计的囚犯都得到了人道的对待。

*一些参议员提出尖锐问题*

首席调查人员阿伯特·彻奇中将星期四在向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就这份报告进行汇报的时候,一些参议员对他提出了尖锐的问题。这些参议员担心,彻奇中将的调查没有足够深入地询问高层官员,以决定虐待是否是一个自上而下成系统的问题。

彻奇说:“有些事情很显然是做得不对。参议员,回头重来的话,有些事情会做得不同。我认为我抓住了这些事情。”

*无法追究具体高层人员责任*

彻奇中将的报告主要是汇集了其它调查所收集起来的材料。报告的结论说,指挥人员没有能够注意到虐待囚犯的早期迹象。但是他说,这样的忽视又不够具体,无法追究到哪位个人身上。

报告得出结论说,比较而言,虐囚事件是个别现象,而且大多数情节不严重,许多这样的事件发生在激战当中,发生在囚犯被逮捕的时候,而不是发生在关押的设施里。

*彻奇中将反驳对报告指责*

报告说,考虑到虐囚事件发生在多处,发生在不同的大陆上以及不同的军种当中,这表明这类事件并没有一个单一的起因。一位参议员指责说,他的报告企图把虐囚丑闻轻描淡写成一起很大的误会而已。彻奇对此做了反驳。

彻奇说:“我们花了9个月的时间进行了8百多次访谈,审阅了不计其数的文件,使用了所有其它的报告。我知道我之所以被挑出来领导这次调查是因为他们希望有人独立地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发生的、为什么会发生。我认为我在一定程度上,以一定的准确性澄清了这些疑点。我听凭调查的指引。事实就是事实。我知道有的人不会喜欢这些事实,不会喜欢某些结论。但是尊敬的先生,这不全是一个极大的误会。”

还有参议员批评说,彻奇中将没有能够调查国防部里更高层的军官以及那里的高层文职官员,如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对此,彻奇也做了反驳。

彻奇在向参议员汇报后,向记者反驳了人权组织对他的批评。人权组织说,他的报告是掩盖真相。

彻奇说:“我不认为任何人能够说这份报告是掩盖真相。事实就是事实,都摆在那儿了。我是个独立调查人员。我对待自己的职责十分认真。倘若事实和文件把我引向一个不同的结论的话,我就会做出那个结论来。”

*政策上含糊造成下层执行混乱*

彻奇中将的报告说,军方至少有两次试图具体规定哪些审讯技术是允许的,哪些是不允许的。他说,这两次努力制造了一些含混不清的地方。根据规定,审讯人员只能对囚犯使用一些相对轻微的手段,如用一个手指戳囚犯的胸脯,或者轻轻推他。

但是彻奇还得出结论说,对非军方审讯者,如中央情报局的人,在军事监狱里允许做什么、不允许做什么,规定就不那么清楚了。报告说,9/11恐怖袭击后对情报的急切需要也多少导致一些审讯人员使用侵犯性更强、没有获得许可的审讯手段。

报告还说,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批准对两名具体的囚犯使用较严厉的手段。报告说,这一做法在一定程度上模糊了正当的审讯程序。拉姆斯菲尔德去年5月下令进行这一调查,星期四他拒绝就报告发表评论。

*驻伊联军发布最新指导方针*

为了保证虐囚事件不再发生,驻伊拉克联军总司令、美国陆军乔治·凯西将军上月底发布了新的指导方针。根据报告,新的文件进一步对授权允许的审讯技术加以限制,要求对从事审讯的军人进行额外培训,下令指挥官对军人是否遵守规则进行查证和确认。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