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8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胡锦涛政府一箭双雕?


过去三个周末,中国几个城市爆发反日示威。分析人士认为,胡锦涛政府聪明地利用了中国青年学生的爱国热情向日本施压,同时疏导了民间的反日情绪。

*弗莱德曼:春季是学生示威季节*

国威斯康辛-麦迪森大学政治学教授爱德华·弗莱德曼(Edward Friedman)发表文章说,春季是世界各地学生抗议示威的季节,比如日本学生曾抗议美国把武器运到日本港口,美国学生抗议美国政府参与南非的种族隔离。中国的青年学生也不例外,他们现在也上街举行反日游行。弗莱德曼教授认为,虽然中国的热血青年并没有受到中国政府的操纵,他们只是在通过反日发泄他们的满腔理想主义热情,但中国学生的游行不够正常,抗议目标不正确。

*弗莱德曼:中国学生受政府诱导*

弗莱德曼对本台说:“ 中国学生示威的不正常的地方是,通常学生示威都是抗议自己政府行为不端的地方,比如他们应当抗议中国政府因为石油利益而去支持屠杀自己人民的苏丹政府。我怀疑中国学生是否了解中国支持这个全世界都在谴责的政府这件事,我也怀疑中国学生是否真正了解现今世界的结构,是否了解日本现状。我认为中国年轻人在意识形态上受到政府的诱导,过去强烈反苏,现在激烈反日。”

*高新:韩国大学生也受政府愚弄?*

旅美政治评论人士高新不同意弗莱德曼教授的观点。他说,中国青年人通过互联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了解这个世界,也不能说因为中国没有新闻自由,学生就全受误导。他举例说,韩国是个民主国家,它的年轻人也在举行反日游行,抗议日本的历史教科书和领土纠纷问题。难道说享有信息自由的韩国大学生也在政治上迷茫,受到政府的愚弄?

*一半是示威 一半是政治秀*

美国《纽约时报》驻北京办事处主任周看在采访了一名参加一周前北京示威的学生后发表报道说,警察把示威者围成一组一组的,让他们轮流抛石头,然后对他们说:“你们已经发泄完愤怒了,够了。”,就把他们用大轿车运回校园。这名学生对记者说:“这一半是示威,一半是政治秀。”他感到自己就象一个木偶。

*高新:中国政府两难*

旅美政治分析人士高新认为,当局使用汽车运送学生示威恰恰显示政府试图疏导控制这场学生反日抗议活动,这样就可以有效控制其规模、地点和时间。他认为,目前中国政府处在一个两难地位,既要让民众表达反日情绪,又不能引火烧身。

他说“中国政府主观上希望通过游行的形式让大学生、青年学生他们的反日情绪有一个渲泄的机会和渲泄的渠道,以免让他们这种强烈的对日不满演变成为对政府的不满。从这个角度,我认为胡锦涛政权对从北京开始的示威和抗议运动有放纵的一面,但是我不太相信政府在主动组织,主动安排,甚至主动挑唆。”

*王丹:北京希望向日本施压*

八九民运学生领袖王丹认为中国民间对日本的不满由来以久,中国政府希望借助民间的情绪给日本强大压力,因此开了一个口子,允许学生示威游行。

王丹说:“民间跟政府都有各自的考量,这是两条平行线,当然互相有想利用对方的成份在里面。”

不过王丹不认同美国威斯康辛大学政治学教授弗莱德曼教授关于春季是学生抗议示威的季节的说法。他说,政治行为与季节无关。尽管如此,自从1989年六四事件后,每年清明过后、六四之前都是中国当局紧张关注校园、担心学生闹事的敏感时期。而中国政府今年却在此时开了一个口子,允许学生上街游行。

*高新:北京巧妙利用机会*

旅美政治评论人士高新认为,这正是胡锦涛政府的聪明之处,他们巧妙地利用了日本政府给他们制造的一个机会。

高新说:“任何一个政府,它治下的老百姓、大学生总要有一个渲泄的渠道,更何况又有一个六四的问题。上一次大学生通过反美游行,这一次有通过日本一系列对华不友好行为激起的反日游行示威。有了这样的渲泄渠道反而有助于减缓中国政府每年六四之前的六四恐惧症。”

*井泉:中日都想维持稳定*

美国智囊机构布鲁金斯研究所研究员井泉认为,目前中国各地的反日示威游行与日本政府近来的一系列行动有关,包括小泉首相连续四年参拜靖国神社,不顾中国强烈反对出版历史教科书,以及钓鱼岛问题等。这些问题的出现与中国政府没有关联,也谈不上政府对学生示威游行的操纵。同时,井泉认为中国政府仍然希望发展跟日本的睦邻关系,虽然最高层没有接触,但中低层的交往不断。

井泉说:“双方现在正在通过外交渠道来解决这些问题。你可以看到这两天日本外相正在中国访问,唐家璇国务委员、李肇星外长分别会见了他。大家有所共识,双方都想维持中日关系的稳定,以史为鉴,面向未来,发展关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