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37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教科书篡改历史比日本更严重


在过去的三个周末,中国各地许多城市发生大规模反日示威活动。据中国官方的新闻媒介报导,示威民众走上街头,抗议日本一些得到政府批准的历史教科书篡改历史,以及日本政府对日本二战期间的侵略罪行表示明确道歉。与此同时,中国国内有评论家指出,就篡改历史而言,中国的官方历史教科书比日本右翼势力编纂的教科书有过之而无不及;在抗议日本右翼篡改历史的同时,中国人更应当注意中国的重要历史事实被篡改、被抹杀。

*国内问题多百姓无抗议自由*

当今中国面临许多挑战。当今中国民众在日常生活中也面临许多挑战。从贪官横行,到环境污染,从教育费用飞涨导致普通人家破产,到政府支持的公共医疗系统完全倒闭,从官商勾结抢夺百姓赖以为生的土地、房屋,到工人权益得不到任何保障、工伤造成的死亡动辄上百。

面对这些迫在眉睫的问题,中国民众没有大批上街表示抗议。然而,日本右翼势力编纂的历史教科书却能导致大批中国人上街抗议。这种情况令许多中国问题观察家感到难以置信。在北京的评论家刘晓波表示,的确,跟日本右翼历史教科书相比,中国确实存在很多让百姓更有切肤之痛的紧迫问题。但是,在目前中国特定的政治环境下,中国人的表达自由受到严格的限制,他们不能就他们更关心的问题表达意见:“因为这种事情当局限制的比较严格,你要是谈其他的事情,你要为其他的事情上街游行,政府肯定是不准许的,特别是在三大中心,北京上海广州,这方面的限制是非常严格的。你要是硬去做,不要说是游行,连谈论都有风险的条件下,那么,一般的人就不会去谈论。”

*“爱国贼”对弊端保持沉默*

刘晓波认为,另外,中国目前的特定整治环境,好造就了一些奇特的爱国分子。有些中国国内的评论者把这种带引号的“爱国分子”形容为“爱国贼”:而且,中国的这些比较极端的爱国分子,爱国人士还有一个特点,这就是这批比较年轻的人,无论是大学生也好,还是刚毕业的学生也好,这些比较年轻,生活比较悠闲的白领阶层,他们都是一批对个人利益计算特别精细的人。他们知道知道什么可以谈论,谈论到什么程度,什么事情可以做,做到什么程度,什么是不可以做。所以,他们对其他的问题,对中国社会的弊端,他们可以保持沉默,保持视而不见,甚至他们就真的是不关心。

*中国人只在反日和足球上有点自由*

在北京的评论家余杰跟刘晓波都认为,近来中国各地爆发的反日抗议浪潮,表面上是日本右翼通过历史教科书篡改历史,更深层的原因则是中国自己的政治问题:“更加层次的一个原因就是长期以来中共官方教育宣传的一个结果,也就是用树立日本这样的一个国际敌人来转移中国公民对中国政治的关心和批评。所以我说,中国人相对的言论自由,只有在反日,只有在足球这两个问题上有一点点自由。”

在北京的评论家余杰认为,大肆篡改历史并不仅仅是日本的问题,而是包括中国在内的东方国家普遍存在的问题;中国自己的官方历史教科书在篡改历史,歪曲甚至完全抹杀重要历史事实方面其实更肆无忌弹地。余杰和刘晓波都认为,就历史教科书篡改历史而言,中国的篡改性质比日本更严重,后果耶更恶劣。因为日本毕竟是一个民主国家,日本右翼势力编纂的历史教科书充其量只是在众多教科书中的一家之言。

在北京的评论家刘晓波跟余杰表示,中国的情况则是,历史教科书的编纂是被中国官方垄断的,官方垄断下产生的严重歪曲甚至抹杀基本历史事实的教科书又官方通过行政手段,推行全国,成为就此一家别无分店的一家之言。这种一言堂危害全国的情况,在日本是没有的。

中国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初中中国历史教科书显示,中国确实存在批评者所说的历史教科书严重歪曲甚至抹杀基本历史事实的情况。例如,中国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初中中国历史教科书第四册当中,中国近代史现代使大事年表当中,没有列出1957年把50多万知识分子打成“右派”令其中许多人家破人亡的重要史实,也没有列出1958年-1961年中国执政党造成人造大饥荒导致几千万人饿死的史实。在相应的课文正文当中,对这些令人颤栗的实事的描述,也是轻描淡写,只有几段文字,而且都只字不提受害者的惊人数字。

*北京有比靖国神社更邪恶的地方*

在北京的评论家余杰说,在观察日本的时候,中国人更应当回头观察中国:“所以,我觉得我们在批评日本通过历史教科书篡改历史之前,我们首先要面对我们自己被中共所扭曲、所篡改的历史。还有,我们在批评日本人参拜靖国神社之前,我们要清醒地认识到,在我们国家中间,在我们的首都北京,又一个比靖国神社更加邪恶的地方,这就是毛泽东纪念堂。”

余杰说,在毛泽东的统治下,毛泽东所杀害的中国同胞的数量远远超过日本侵略军杀害的中国同胞的数量。毛泽东通过发动一次一次的政治运动,包括从1958年开始的大跃进导致的人类历史上规模空前的人造饥荒,以及延续10年的文化大革命运动,造成至少几千万中国人死亡。余杰说,中国人不能一方面对日本人参拜靖国神社表示愤慨,另一方面却对毛泽东纪念堂按之若素。他说,中国人不能纪念被日本人杀死的中国人,却无视被毛泽东政权杀死的更多的中国人。

据中国官方的新闻媒介报导,过去几个星期中国各地民众的反日抗议示威的一个主要导火线,是日本政府拒绝为二战期间在中国犯下的暴行道歉。日本舆论则认为,中国官方媒介的这种说法,完全是煽动反日情绪,是不实之词,因为日本政府已经反复多次表示了道歉。

*中国官方的宣传不符事实*

本星期二,中国外长李肇星发表讲话说,“二战后,日本政府抱着反省和道歉的态度,表示理解和尊重受害国的民众感情。”观察家们认为,李肇星的这种新说法,一方面是为有失控危险的中国民众反日情绪降温,另一方面也是间接承认,中国官方先前的宣传不符合事实。星期五,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再次为二战期间的侵略行为表示明确的道歉。

*中国人死于非命共产党从未道歉*

在另外一方面,中国问题观察家普遍认为,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到今天为止,从来没有为造成几千万中国人死于非命表示过一次道歉。中国官方的正式说法是,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发动的那些给中国人民造成的巨大生命财产损失的政治运动,是“前进中的错误,”是“为探索社会主义建设而付出的学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