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19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新教皇难题:如何应对伊斯兰教


离梵蒂冈不远,在罗马郊区,一座用沙特阿拉伯石油利润新修起来的清真寺闪闪发光。对梵蒂冈许多人来说,这座清真寺象征着伊斯兰教在罗马天主教传统的欧洲心脏地带的影响越来越大。

*欧洲天主教基督教信徒锐减*

欧洲现在大约有一千五百万穆斯林,他们对自己宗教公开效忠,令天主教领导人羡慕。尤其是目前在欧洲,天主教和基督教新教教会的人数都在大幅度下降,人们对宗教越来越漠不关心。约翰·阿伦是美国出版物《全国天主教报导》的梵蒂冈记者。

他说,西方已经失去了伊斯兰教在其信徒中所激起的那种宗教和道德上黑白分明的东西。阿伦说:“在当今的英国,星期五到清真寺的穆斯林人要多过星期天到教堂的圣公会教徒。毫无疑问,天主教会和其它基督教教会的许多高层人士担心,不出一代人,欧洲这个基督教文明的摇篮也许会成为伊斯兰教的一个前哨。”

*基督教面临伊斯兰教挑战*

随着老一代人的过世,欧洲的教堂正在变得越来越空;基督教在非洲等地正在面临来自伊斯兰教的强烈挑战。教皇传教研究所的伯纳尔多·切尔维莱拉说,伊斯兰教和天主教都在中非积极争取信徒。切尔维莱拉说:“事实上,沙特阿拉伯在中非出很多钱宣讲伊斯兰教,修建清真寺。”

*主教辩论与伊斯兰教关系*

如何面对伊斯兰教的挑战也许不是选择新教皇时最决定性的一个问题。但是在梵蒂冈应该和穆斯林建立一种更和解的关系还是更对抗的关系的问题上,枢机主教们已经辩论了一段时间。在这场辩论进行的同时,欧洲还面临其它问题,如越来越世俗化的倾向,以及欧洲穆斯林人口的增长。

*保罗二世避免和伊斯兰对抗*

刚刚去世的教皇约翰·保罗二世避免了和蒸蒸日上的伊斯兰教进行对抗。他选择接纳和适应,希望和穆斯林联手反对堕胎、计划生育以及西方和世界其它地方日益严重的享乐主义。

一些地位显著的枢机主教,如尼日利亚的弗兰西斯·阿林兹,遵循约翰·保罗二世的路线,认为不管是什么宗教的信徒都有责任站在一起,反对世俗主义。他认为世俗主义吸干了基督徒的精神力量。影响力很大的意大利的米兰枢机主教迪奥尼吉·泰塔曼兹和威尼斯枢机主教安杰罗·斯科拉都倡导改善基督徒和穆斯林之间的接触,为欧洲以及伊斯兰世界的和平出一份力量。

*前教皇强烈反对伊战*

约翰·保罗二世强烈反对伊拉克战争的立场在阿拉伯天主教徒中得到回应。黎巴嫩神父沙菲齐·阿布扎伊德说,教宗不仅试图保护阿拉伯世界中越来越少的基督教少数派教徒,而且还发出了明确的信息,表明他希望和穆斯林建立桥梁,进行沟通。

阿布扎伊德说:“他们从西方看到了什么?他们看到了入侵。他们看到了战争。他们看到了军队。他们看到了毁灭。所以我认为人们必须去理解伊斯兰教。去讨论它。我们必须和他们对话,相互理解。”

*新教皇视伊斯兰教为竞争者*

但是梵蒂冈的一些高级教士,包括新教皇本笃十六世在内,则怀疑约翰·保罗二世和伊斯兰教的接触是不是走过头了。新教皇本笃十六世曾经反对土耳其加入欧洲联盟,说土耳其代表着和西方不同的传统。虽然他曾经写道,和穆斯林接触也许有一定的用处,但是重新激发基督教的活力才是更好的办法。

本笃十六世的著述还显示,他把伊斯兰教和基督教看作是竞争者,而不是夥伴。

*天主教不满阿拉伯限制基督徒自由*

罗马天主教在寻求和伊斯兰教进行更深入对话的同时,也更明确地抗议一些穆斯林国家、特别是沙特阿拉伯限制基督徒宗教自由的做法。

分析人士约翰·阿伦说,许多梵蒂冈官员抱怨说,这些国家对伊斯兰教的待遇使它们缺少了公平的竞争环境。阿伦说:“当它们的公民来到西方的时候,他们总是要求法律认可,要求公平,要求修建清真寺的能力。但是基督徒移民到阿拉伯世界的时候,他们就没有同样的待遇了。”

*对抗还是合作?*

很难说枢机主教们在开会选举新教皇的时候在多大程度上考虑了教会对伊斯兰的政策。但是约翰·保罗的继承人必须决定伊斯兰教是否对基督教构成威胁;在争取根除这两个宗教共同确认的现代世界的邪恶时,是和伊斯兰教对抗更好呢,还是和它接触与合作更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