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22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普京似有意竞选第三任总统


俄罗斯总统普京两个星期前似乎表示他可能竞选第三任总统任期,这使人们感到吃惊,并且引发了政治辩论。俄罗斯宪法禁止任何人连续竞选三任总统。不过普京指出,宪法并没有禁止隔过一任后再竞选第三任总统。


*普京的说法令人难以捉摸*

普京总统两星期前在德国汉诺威参加一个贸易展览会时排除了修改俄罗斯宪法以便维持权力的可能性。许多独裁政权的总统,例如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都使用过这个办法。普京指出,宪法并没有禁止他隔过一任后再竞选第三任总统任期,但他一直表示他还不确定是否会竞选第三任。普京的说法与他的个性一样,难以捉摸。

*求任期结束后继续控制权力*

俄罗斯著名政治分析家、莫斯科卡内基中心的李普曼说,她认为这只有一种可能性,就是克里姆林宫的精英分子正在想办法在2008年普京任期结束之后继续控制权力。

李普曼说:“我们面对的情况是,权力和财富十分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因此统治权的转移也意味着有大规模财富重新分配的隐忧。同时,天知道,可能有人在失去权力之后会被送进监牢,或面对严重的问题。所以这里面利害攸关。尽管距离下一次总统选举还有三年的时间,但是看来克里姆林宫的精英分子正在考虑的只是2008年的问题了。”

李普曼说,这种忧虑引发了大量的猜测,认为目前正在进行某种运作,设法找到让普京总统继续留任的方法。

*变通:普京任总理,掌实权*

独立政治分析人士克雷施塔诺夫斯卡娅说,克里姆林宫可能把普京留下来的一个办法是让他担任总理,这样可能需要修改宪法,创造一个议会制的共和国,而俄罗斯的总统就基本上成了礼仪性职位。

克雷施塔诺夫斯卡娅说,这个变通方式可能对克里姆林宫的精英分子很有吸引力。近来在格鲁吉亚、乌克兰、吉尔吉斯斯坦等国发生的选举暴动事件,推翻了长期执政的苏联式领导人,使克里姆林宫的精英分子感到警觉。

克雷施塔诺夫斯卡娅说,议会制共和国没有必要每四年选举一次。她说,这种选举是前苏联共和国眼下面临的一个巨大的压力。

*普京留任,正当性减少*

李普曼也认为任何情况都可能发生,但是她说,在她看来,即使普京长期受到俄罗斯百姓喜爱,但留下普京还是可能在未来惹起麻烦:“即使普京找到方法留任,他的正当性也会减少。在一次不是世界上最公平、仅仅是勉强说得过去的选举中获得多数支持是一回事;在宪法明文规定不可以继续留任的情况下还这么做,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李普曼说,克里姆林宫的精英分子在下一次选举之前面对的另一个大问题是两派人在克里姆林宫的长期权力斗争。一旦某一派人掌握优势,那么将会发生许多政治和财务上的损失。不过,如果说普京总统在为克格勃和其继任的国外情报局工作的日子里学到了一些东西的话,那就是让人们不断地猜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