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0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专家讨论中国民众反日情绪


主持人:“中国已经制止了反日暴力游行,许多人说,这些游行是中国政府策划的。亚洲的两个大国日本和中国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呢?本台请来两位专家探讨这一问题,一位是华盛顿智囊机构布鲁金斯研究所的访问学者伊藤友彦,另一位是从新泽西跟本台连线的《中国即将崩溃》一书的作者章家敦。首先请问伊藤友彦,中国当局是否鼓励了这些抗议游行活动?”

伊藤友彦:“看上去是这样。有一些证据显示了这一点,比如说,警察给抗议者瓶装水喝,警察甚至向抗议者提供大轿车。”

主持人:“章家敦,你的感觉呢?这类的抗议活动在没有当局许可的情况下有可能发生吗?”

章家敦:“当然不会。中国政府一向都是镇压各种抗议活动。而过去一个月来,中国政府却一直采取旁观态度,甚至鼓励抗议活动,这不是偶然的。我们所看到的是一种想要借用历史问题来抢占上风的做法,因为中国和日本是竞争者,我们固然希望他们不是竞争者,但是这两个国家对立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数百年前,甚至更久远。所以我们必须把中日目前的关系放到千年历史当中的大背景去看。”

主持人:“伊藤友彦,你认为中国爆发反日情绪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伊藤友彦:“为什么发生在现在呢?这是一个很有合理的问题,因为日本历史教科书问题并不是一个新问题,已经是几十年的陈年旧事了。但是新出现的现象在于,在中国人眼里,日本突然之间不仅是一个经济超级大国,而且还是美国的一个很有能力的防御夥伴;这就是不同所在,日本和美国现在看上去好象在结成一夥,不说是‘遏制’吧、但至少是‘软性包围’中国。这可能是中国领导人目前的看法。”

主持人:“请问章家敦,你在这个问题上怎么看?”

章家敦:“中国的崛起当然带来了问题。美国以及中国的亚洲邻国希望中国成为一个更正常的国家。谈到日本,人们就常用‘正常国家’这种说法,我们希望中国在向世界迈进的过程中也成为一个正常国家。所以我们能够看到,接触政策是华盛顿以及亚洲其他国家的总体对华政策。但是问题在于,中国改变的不象我们需要中国改变得那样快,这样一来就出现了问题。当然,美国是个民主国家,自然地和日本这样的民主国家比较容易合作,因此,中国也许视美日在联手围堵中国,但是美国却认为这是要在一个很容易失控的地区恢复秩序。”

主持人:“伊藤友彦,中国似乎在试图扩大在亚洲的角色,印度以及其他国家加强关系。那么,亚洲其他国家是如何看待日本二战时的罪行的?之所以抬出日本的历史问题,是不是因为它能够在其它国家引起回响?”

伊藤友彦:“我不得不说,这个问题确实在某一个国家引起了回响,那就是韩国。韩国和日本一直很合作,但是最近因为一个小岛发生了争执。这是一个长期性的领土纠纷。中国似乎试图在利用这个纠纷,试图把韩国人再次拉到他们的阵营里去。但是你如果看一下其它东南亚国家的话,他们虽然怨恨日本在战争时期的所做所为,但是并没有像中国那样愤愤不平。”

主持人:“章家敦,你觉得中国的反日情绪在多大程度上和国内原因有关?你觉得中国在多大程度上试图把这个问题变成一个可以联合亚洲其他国家抗衡日本的工具?”

章家敦:“当然了,中国人对日本在二战期间的侵略行为仍然余恨未消,但是我认为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抗议活动,其实跟人们由来以久的情绪没有太大关系,而是和亚洲现在的地缘政治竞争,特别是东北亚的竞争密不可分。如果我们看一下中国和韩国发生的事件,我们看到,上街的不是日本当年侵略的受害者,而是一些年轻人。所以我认为我们看到的是,政府出于自己具体的目的,试图煽动起的确存在的情绪,但是如果不是政府鼓动的话,这些情绪肯定不会高涨到这种程度。”

主持人:“伊藤友彦,中国政府是否需要在中国国内推行民族主义呢?”

伊藤友彦:“我认为他们有这样的需要,因为我在中国的时候,那时候正是伊拉克战争爆发的时候,世界上到处都在举行反美集会,但是我却没有看到中国人有任何反美游行,也没有看到活动分子向行人散发传单。所以说中国当局只允许反日游行和示威,这么看来,反日抗议显然符合中国政府的目的。”

主持人:“章家敦,你对中国的民族主义怎么看呢?”

章家敦说:“中国共产党基本上已经不再把马克思主义作为他们的合法性基础了,也就是说他们可利用的合法基础已经不多了,而这其中就包括民族主义。所以,特别是在毛泽东以后,中共一直试图把共产党与中国国家的象征划等号。这构成了一个问题,因为我们看一下教育,看一下过去一个多月来的一些具体举动,我们可以看到一个趋势,也就是历史虽然离二次世界大战已经越来越远,但是人们却更多地盯住过去不放,而不是放眼未来,这是个长期性的问题。中国必须采取一种向前看的姿态,否则不会有它所需要的那样进步。”

主持人:“伊藤友彦,说到过去,我们就来谈谈过去。日本在教科书中、在学校教育中是否企图淡化二战历史呢?”

伊藤友彦:“日本有七、八种不同的教科书,地方校董会可以自由选择课本,日本的学校成千上万,但是只有一所学校采纳了这一有争议的教科书。所以说,‘有些学校’采用了这部教科书的说法是不符合实际,因为只有一所学校采用。在日本,人们的观点从极左到极右,什么都有,也许现在的观点有一点向右倾,但是日本仍然有许多许多左倾的观点。”

主持人:“章家敦,日本存在着这一对历史的辩论,那么中国有没有类似的历史辩论呢?比如说有关文革历史教科书的辩论?”

章家敦:“人们对中国共产党如何展示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有所讨论。当然不象日本或者其它有历史问题的国家辩论那么激烈。但是,海外学者当中显然在更多地讨论比如说大跃进、文化大革命以及毛泽东发动的所有运动。由于中国提出了日本历史教科书的问题,这些学者也在更多地讨论中国自己是怎么叙述历史的。所以现在不仅中国内部有辩论,中国境外也有辩论。”

主持人:“伊藤友彦,最后想请问,你怎么看待中国和日本未来的经济关系呢?中国的反日抗议破坏了许多在中国的日本商业,日本经济产业大臣随后说,中国是个可怕的国家。这对投资和贸易来说意味着什么?”

伊藤友彦说:“中国是一个可怕的国家吗?也许是吧,但是,中国也是一个巨大的、日益发展的国家。中国的消费能力几乎每天都在增长,比如说,中国的汽车市场在大约十年后将成为世界第一大市场,所以说,日本和中国的经济关系从来没有这么好过。中国已经是日本的第一贸易夥伴,超过了美国。上一回中日贸易进行得这么火热的时候,大约是在1856年。在当今时代,这是一个重大的现象。所以说,就贸易和投资而言,我敢肯定中日关系会十分的好。”

主持人:“好,我们只能谈这么多了。谢谢两位嘉宾,华盛顿布鲁金斯研究所访问学者伊藤友彦和在新泽西的作家章家敦参加我们的讨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