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53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美议员批政府对华政策不重民主


美国一些国会议员批评美国历届政府在与中国和其它非民主国家发展外交关系的努力中没有真正把促进民主作为外交政策的中心。国会议员正在争取以立法的方式确保行政当局把推广民主作为美国外交政策的中心。

在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星期四举行的听证会上,来自两大政党的议员纷纷表示,在世界各地推广民主符合美国人的价值观,同时有利于美国的国家安全。但是,一些议员和非政府组织的代表说,在促进民主和人权方面,行政当局仍然在高喊口号,却缺乏行动。

共和党众议员弗兰克·沃夫说:“在过去几年中,我们有几位国务卿到美国驻中国大使馆里会见了中国持不同政见的人士呢?我想大概一位也没有。我知道中国有许多勇敢的持不同政见人士会应邀到大使馆去见我们的国务卿。”

*议员称布什言行不一*

一些议员说,虽然布什总统在第二任就职演说中表示,要在全球范围内推展民主,但是他在递交给国会的2006年财政预算中却削减了一些相关的重要项目的开支。

民主党众议员亚当·谢夫说:“我对削减在亚洲、欧亚和东欧地区推行民主的一些项目的经费特别感到忧虑。比如,行政当局打算把亚洲基金会的经费从1300万美元减少到1000万美元,使我们针对印度尼西亚等地展开的一些项目面临危险。2006年政府财政预算还把美国的‘全球民主和人权基金’削减了25%。”

曾经为美国五届行政当局做过外交官的马克·帕尔默也在听证会上说,美国难以在世界各地推行民主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国务院内部在如何促进民主的问题上存在严重分歧。

*国务院每天内部争论*

帕尔默说:“我在国务院工作了26年。对我以及任何在那里工作过的人来说,很清楚的是,国务院每天都在经历一场内部争论。争论的一方是在负责世界不同地区事务部门从事常规外交工作的人,另一方则是在‘民主、人权和劳工事务局’工作的人。”

共和党众议员罗拉巴克对本台说,美国的外交政策受商业利益的影响太大,需要做适当的调整。他说:“我们驻中国的外交官会听到我们的声音。现在他们知道,他们不能只因为来自商业利益团体的压力而自行其是,他们也将感受到来自我们这一方的压力。”

弗兰克·沃夫议员也对本台说,从现在起,美国的外交官必须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促进民主和人权的工作上。沃夫说:“我认为美国驻中国大使应该更多地走出去,与中国持不同政见人士接触,到他们的教堂去,跟他们一起祈祷,到他们的家里去跟他们会面。跟被压迫的人民站在一边,这样才能给他们提供最大的帮助。”

*议员提出2005年促进民主法案*

为了规范美国政府向世界推广民主的工作,沃夫和兰托斯两位众议员与利伯曼和麦肯恩两位参议员联合推出了“2005年促进民主法案”,内容包括在美国国务院设立专门负责推广民主工作的办公室,协调美国政府在这方面的工作。

美国国务院主管全球事务的次卿葆拉·多布里昂斯基在听证会上说,促进民主已经是美国外交政策的中心,美国政府为促进中国民主制度的发展所做出的不懈努力,已经取得了一定的进展。她还说,布什行政当局原则上支持国会正在审议的“2005年促进民主法案”,并且期待着与国会合作,消除分歧,确保新的法案能使美国政府最有效地帮助促进世界各地的民主进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