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9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亚国家民主选举面临挑战


中亚国家的民主选举促进了当地的政治变革,同时也带来了更多的挑战,在这方面,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这两个中亚邻国显得格外突出。

观察人士指出,吉尔吉斯斯坦在选举中发生动乱,那场动乱导致吉尔吉斯斯坦的长期领导人阿卡耶夫被推翻。由于担心可能出现类似的动乱,哈萨克斯坦最近修订了它的选举法,反对派批评人士说,这是为阻止一场人民革命而采取的行动。

*哈萨克斯坦新法禁选后集会*

哈萨克斯坦从未举行过被西方认为是自由或公正的选举。哈萨克斯坦最近颁布了一项新法律,禁止人们在选举期间及其选举之后在大街上集会。

这项举措刚好是在哈萨克斯坦选民按计划前往投票站选举总统的8个月之前出台的。现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反复表示,他将为一个为期7年的新总统任期而竞选连任。

纳扎尔巴耶夫夸口说,哈萨克斯坦不存在吉尔吉斯斯坦存在的普遍的不满情绪。他说,在他的领导下,哈萨克斯坦这个拥有丰富资源的国家完成了迅速的市场改革,与苏联解体后成立的其他国家相比,哈萨克斯坦相对繁荣。

*反对派政党不满新法*

可是,这项新的选举法却立即招致反对派政党的愤怒。他们说,这项选举法的目的是防止重演过去两年来在乌克兰、格鲁吉亚和吉尔吉斯斯坦发生的大批选民造反的事件。

卡内基莫斯科中心的阿列克谢·马拉先科也认为,采取这项举措的时机选择是令人怀疑的。马拉先科说,哈萨克斯坦的经济状况比吉尔吉斯斯坦好一些。据信,吉尔吉斯斯坦的抗议活动的部份原因,是由于人们对贫困不满而引起的动乱。可是他说,仅仅靠经济繁荣是不会让人民保持沉默的。

马拉先科说:“无论如何,反对党派、地方企业有更多的要求。人们梦想能实现真正的民主,也许不只是实现民主,而且还包括争取让他们的生意更加兴隆。而现在,他们认为,纳扎尔巴耶夫政权是一块绊脚石。它不会使社会向前发展,不能改善经济状况,不能搞社会改革以及其他活动。”

马拉先科说,正是这一类的情绪可能引起了官方对即将开始的选举的担心,并且导致了政府推出新的选举法,以期防患于未然。

刚刚从哈萨克斯坦访问归来的马拉先科说,他发现吉尔吉斯斯坦发生的迅速变化,使哈萨克斯坦的反对派胆量更大了。他说,哈萨克斯坦的反对派中存在一种真正的乐观情绪,他们认为有可能在下届选举中推选出自己的人。可是马拉先科说,如果反对派想要对现任领导层构成真正挑战的话,他们就必须保持团结。

*吉尔吉斯斯坦7月选总统*

吉尔吉斯斯坦定于7月10号举行总统选举。这个国家面临的挑战稍微复杂一些。马拉先科说,7月10号的选举将是一场人们从未见过的角逐:“我们在后苏联时期还没有两个对立的领导人之间进行竞争的这种经历。显然,在代总统巴基耶夫和另一位总统候选人库洛夫之间存在着分歧,但是与此同时,他们并没有竞选纲领和计划。因此我认为,7月10号举行的下次选举将会是他们两个人物之间的竞争。”

吉尔吉斯斯坦代总统巴基耶夫和反对党领导人库洛夫商定,要举行自由和公正的选举活动。他们还保证在落选的情况下,不让自己的支持者上街抗议。

他们的协议被认为很可能缓解人们的一种担心,那就是,吉尔吉斯斯坦可能会分裂成为北方库洛夫的支持者和南方巴基耶夫的支持者之间的两大派别。

*变革成地区新潮流*

莫斯科的卡内基基金会主任叶夫根尼·沃尔克对美国之音说,吉尔吉斯斯坦最近发生的政治示威和抗议者提出的问题及担心,突显了中亚地区全新的思维方式:“这次动乱表明,甚至在中亚地区那些有顺从上级习惯以及很少发生革命的最传统的社会,人们开始明白必须进行某些变革。他们认为,执政的精英是腐败分子,这些人不能给国家找到出路,为了建立一种新的政治体系,他们急需进行某种激进的变革。”

与此同时,美国继续对中亚地区的安全局势感到关注。美国国务院说,有情报显示,中亚地区的恐怖组织可能计划在该地区发动袭击。美国呼吁人们保持谨慎,因为在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边境地区,最近发生过绑架人质和小规模冲突等事件。

美国和欧洲已向中亚国家发出呼吁说,自由和公正的选举有利于该地区实现和平与稳定。

XS
SM
MD
LG